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 > 第126章 賠償的問題
    王燦一捧一壓,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袁術一張臉鐵青,恨不得宰了王燦。

    袁紹聽了之后,心中舒坦無比,又回頭望了一眼垂頭喪氣,似丟了魂一般的袁術,心中的愉悅更是無限的放大了起來。他笑說道:“為先,公路雖然有錯在先,但是公路也是阿瞞邀請來會盟的朝廷官員,若是將公路的軍隊打散,恐怕影響大局,你看……”

    說到這里,袁紹話音一頓,不說話了,等待著王燦的反應。

    目光停留在王燦身上,漆黑的眼眸中閃爍著點點寒光。

    這句話,才是袁紹特意說出來考校王燦的。

    雖說袁紹、王燦兩人相互吹捧,王燦更是表露心跡說讓袁紹扛起重任擔任盟主。然而袁紹心中卻還沒有放下戒備之心,諸侯聯軍的盟主之位,袁紹是勢在必得的,王燦一席話不可能打消袁紹心中的戒備之心。

    而袁術這件事情,便是最好的磨刀石。

    通過袁術,袁紹能夠看出王燦的想法。盟主,那是能號令諸侯群雄的,既然王燦遵袁紹為盟主,自然要聽從袁紹的命令。若是袁術這檔子事情,王燦都不給面子,袁紹就得懷疑王燦是否另懷心機了。

    王燦心思通明,袁紹的伎倆他看在眼中,卻沒有戳破。

    沒有絲毫的猶豫,王燦的目光轉向不遠處的趙云、裴元紹,大聲命令道:“趙云、裴元紹,將袁公路麾下的兩員大將放了,不得有誤……嗯,那些投降的士兵也遣散了,讓他們自己回到袁公路軍中。”

    “諾!末將遵令”

    趙云、裴元紹抱拳喝道,然后執行命令去了。

    趙云拎著龍膽亮銀槍,也不言語,直接朝麾下的四百破軍營士兵行去。裴元紹卻砸吧砸吧嘴,不知道呢喃著說些什么話,不過看裴元紹一臉忿忿之色,顯然是對于王燦放掉張勛、楊弘感到不高興。

    王燦見此,笑而置之。

    命令下達之后,王燦才說道:“本初,我這樣處理袁公路的將令士兵,你看可好?”

    “好,好,好!”袁紹見王燦如此聽話,一連說了三個好字,心中也是放下了戒心,連連點頭,撫著頜下短須笑說道:“為先不過是蔡大家的弟子,心胸氣度,非一般人能比擬,紹佩服,佩服。”

    對于袁紹的面子話,王燦直接過濾掉了。

    擺擺手,王燦沉聲說道:“本初,你說錯了,我雖然放掉袁公路麾下的張勛、楊弘兩員大將,但是這不過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掉兩人。”

    “我王燦從來不是什么大度之人,講究以德報怨,相反,我睚眥必報,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可不是什么善茬,人有人欺負的。這一次攔路的事情,純粹是袁公路一人挑起的,與袁公路一戰,我麾下士兵損失慘重,這些損失,袁公路必須作出賠償。否則,我是不會讓袁公路輕易離開的。”

    “什么?你損失慘重?”袁術如同被火燒了屁股一樣,跳起來指著王燦大聲問道。

    袁術率領六千余士兵,如今只剩下四千人,損失了兩千多士兵。這還不算受傷的士兵,但是死去的就有兩千人,如此結局,受到損害的是袁術才對。可是王燦居然還讓袁術賠償,使得袁術憤怒不已。

    王燦淡淡一笑,伸手指著自己麾下的士兵,朗聲說道:“袁公路,你看看我的士兵,滿臉血跡,渾身浴血,這不是受傷了么?你再看看戰馬、兵器、鎧甲,這些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損傷,難道不應該由你負責么?戰事是由你挑起的,就該由你負責。”

    “王燦,你欺人太甚。”

    袁術猛地抬起頭,喝道:“我的士兵被你殺傷無數,你還好意思讓我賠償,不賠償,絕對不賠償……”

    說完話,袁術梗著脖子,怒視王燦。

    那模樣,好似說你殺了我吧,殺了我也得不到賠償。

    王燦見此,冷冷一笑,道:“袁術,這么說你是死豬不怕滾水燙了?”

    目光轉向袁紹,王燦攤開手,無奈的說道:“本初,你看,我已經將袁術的將領、士兵都放了,但是這次交戰,我的士兵、兵器、戰馬都受到損傷,這一切都是因為袁術自己造成的,讓他賠償這也是理所應當的,然而他卻做出這種神情,你說我該怎么辦?”

    說話的時候,王燦的臉色頓時陰冷了下來。

    袁紹見此,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不過,袁紹心中卻又升起一抹興奮,這才是真正的王燦嘛。

    王燦也是一方諸侯,堂堂漢中太守、蔡邕弟子,怎么可能因為他的一句話而徹底的丟了面子,王燦這樣死纏爛打讓袁術賠償,袁紹感覺這才是真是的王燦。

    想到這里,袁紹緊繃的心又放松了下來。

    糧食、兵器、鎧甲,袁紹有的是。

    他連忙拉住王燦,笑說道:“為先,不用擔心,不用擔心……你的損失公路不賠償,我替他賠償,誰讓我是他的兄長呢?嗯,這樣吧,我給你一萬石糧食、一千套鎧甲、一千柄鋼刀,一百匹戰馬,這樣的賠償,你看如何?”

    王燦愣了愣,臉上浮起一抹喜色,旋即驚呼道:“本初,這怎么可以,你也需要糧食、兵器、戰馬,給了我,你的軍隊怎么辦?”

    袁紹大手一揮,一臉的不在乎,說道:“無妨,無妨,不過是小數而已。”

    袁紹嘴上如此說,心中卻心疼得緊,自己的東西,卻要白白的給王燦,袁紹當然不舒服了。只是想到能夠拉攏王燦,袁紹覺得還是物有所值的,有了王燦這樣的盟友,袁紹盟主的位置也就十有八九能成功了。

    王燦嘆息一聲:“袁公路有本初這樣的兄長,幸甚!幸甚!”

    旋即,王燦又說道:“本初如此仗義,燦就恭敬不如從命,愧領了。”

    “哈哈哈……”袁紹撫掌大笑,說道:“好,好……此事已經解決,為先就隨我回營吧,各路官員都在營中等待呢。”

    “為先,請!”袁紹翻身上馬,擺手說道。

    “本初,你先請!”王燦堅決搖頭,示意袁紹先行。

    至于袁術,則是怔怔的站在原地,看著兩個人滿面春風,緩緩地朝營地行進而去,一臉沮喪的神情,心中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ps:第一更,繼續求收藏,求鮮花。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