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 > 第419章 倒霉的王商
    王燦盯著王商,神色冰冷,淡淡的問道:“王商,可有話要說?”

    王商呸了聲,神色堅毅,大喝道:“王燦,成王敗寇,一死而已,要殺便殺,何必婆婆媽媽的,哪來這么多廢話?”

    王燦搖頭一笑,問道:“可愿降?”

    王商哼聲道:“決不投降!”

    說出這番話,王商也是迫于無奈。

    他幫助趙韙設下圈套,讓王燦入城接受趙韙投降。在宴席上,王商更是和趙韙一唱一和,降低王燦的警惕性,而且趙韙之所以能夠伏擊王燦,還是由于王商假裝醉酒,去調兵遣將,帶著士兵來州牧府圍攻王燦。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他的謀劃,才會讓王燦這般狼狽。

    或許,沒有殺死兩個黑衣武士,沒有重創裴元紹和周倉,王燦也沒有被弓箭射傷,王商還可能有投降的打算,可他設下一環接一環的計謀,不僅令王燦受傷,連下屬都死掉兩個,還有兩員大將重傷。

    出現這種情況,王商心中揣測王燦肯定要殺他,以安撫麾下將士的怒火。

    殺死他,用他的血安慰死去的人。

    王商的骨子里面料定王燦必定要殺他,因此沒有做無謂的掙扎,沒有向王燦卑躬屈膝,祈求饒命。

    大丈夫,死則死矣,不能夠卑躬屈膝,受王燦侮辱。

    郭嘉站在一旁,見王燦和王商針尖對麥芒,眉頭微微蹙起。他望著王燦,微微搖頭示意。其用意,是請求王燦饒王商一命。

    王燦看見郭嘉的動作,笑而不語。

    沉默片刻,王燦問道:“王商,你真不怕死?”

    王商哼了聲,朗聲說道:“太史公曾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商設下連環計謀,降低你的警惕性,更是在大廳派兵圍攻你,險些就要成功,只可惜功敗垂成。如此大事,足以令王商死而無憾,死而無憾啊!哈哈哈……”

    說完,王商朗聲大笑,聲音高亢凄涼,有些悲壯。

    王商話雖如此說,可真正面對死亡的時候,誰又能熟視無睹,坦然面對呢?

    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說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這樣的境界,已經上升到令人難以企及的境界,甘愿赴死是為了心中的理想,心中的抱負,為了驚醒世人才甘愿受戮。

    王商才華淵博,見識廣,卻無法直面生死。

    說到底,不過一書生耳!

    王燦聽著王商的語氣,感覺到王商心中的不舍。不過,王燦本就沒有殺王商的打算。沉默了片刻,讓說道:“王商,本太守不殺你,饒你一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本太守奪下益州,只要本太守在益州一日,就永不錄用你。”

    旁邊幾人聽了,都是神情震動。

    永不錄用,意味著王商絕無可能在益州出仕。

    當然,王商也可以選擇離開益州,去其他的地方出仕為官。然而,王商是益州人,世代居住在益州,誰愿意離開故土,去過那種漂泊無依的日子呢?

    王商聞言,露出驚詫的神情。

    王燦竟然不殺他?

    雖然王燦的條件苛刻,可對于王商來說,經歷了趙韙的事情后,心中也有些心灰意冷,不想出仕為官。他忍著小腹處傳來的疼痛,挺直身體,撩起衣袍跪在地上,朝王燦拱手揖了一禮,拜道:“商,叩謝王太守不殺之恩。”

    說完后,王商雙手撐在膝蓋上,緩緩站起身,亦步亦趨的離開州牧府。

    背影凄涼,令人頗為嘆息。

    所謂成王敗寇,便是如此,一場戰斗,總有人扼腕嘆息,總有人歡欣鼓舞。

    王商離開,呂蒙心中不服,他不等王商離開州牧府,立刻站出來,拱手回稟道:“主公,王商設下計謀,使得保護主公的兩個武士被殺,又有裴將軍和周將軍身受重傷,而且連主公也被弓箭射傷,王商此人,罪不容恕。”

    王商聞言,腳步也停下來,等候王燦說話。

    他并沒有一下加快腳步,迅速離開,反而是等待著王燦的反應。

    王燦搖頭說道:“阿蒙,王商之事,本太守自有主張,不必再說。況且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說出口的話豈能反悔。”王燦見王商駐足停下,說道:“王商,你盡管離去便是,本太守說不殺你,就絕不殺你,無須擔心。”

    王商這才緩步離開,再也沒有回頭。

    呂蒙嘟囔著嘴,非常不高興。

    對于王商這樣的敵人,呂蒙覺得就應該殺了除掉后患,他撓頭搔耳,想不通王燦為什么放走王商。郭嘉看見呂蒙的模樣,笑說道:“阿蒙,主公放走王商,一方面是憐惜王商之才,另一方面卻是不能夠殺死王商,你要好生揣摩主公的用意啊!”

    呂蒙眉頭微皺,問道:“郭先生,這是為何?”

    郭嘉解釋道:“王商出身益州,是益州的士人典范,殺死王商,勢必讓主公和益州士人對立,這是主公不愿意看到的。主公剛剛奪下成都,即將成為益州之主,麾下的版圖可謂是擴張數倍,郡縣無數。這地方廣闊起來,自然需要許多人治理,若主公和益州士族對立,對主公大不利!再者,主公對王商永不錄用,已經是很嚴重的責罰了。”

    呂蒙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多謝郭先生。”他臉上帶著慚愧的神情,彎腰朝王燦拜道:“弟子誤會老師,請老師責罰。”

    王燦擺擺手,示意無妨。

    “噠!噠!噠!……”

    一陣馬蹄聲奔馳而來,只見一名破軍營騎兵校尉領著士兵快速沖進州牧府,往大廳沖了進來。校尉見王燦肩胛處被弓箭射傷,趕忙翻身下馬,單膝跪地,拜道:“大人,末將救援來遲,請大人責罰!”

    王燦微微抬手,說道:“起來說話。”

    “多謝大人!”

    校尉神色謙卑,從腰間取下一顆腦袋,放在地上,說道:“大人,趙韙倉皇出逃,已經被末將誅殺,這是趙韙的頭顱,請大人檢驗。”

    王燦看了眼,滿意的點頭微笑。

    趙韙領兵沖出去,卻不想遇到破軍營騎兵,也算是運氣背,走狗屎運。

    此人也算是英雄人物,卻落得這般下場,令人嘆息。

    校尉驕傲的看了眼趙韙的頭顱,又說道:“大人,末將領兵抵達州牧府,看到一個官員鬼鬼祟祟的溜出去。末將懷疑他是敵人,就將他抓了回來,請大人處置。”

    “哦,帶上來看看。”

    王燦和郭嘉相視一望,露出奇怪的神情。

    除了趙韙領兵逃出州牧府,還有什么人逃出州牧府了?

    校尉手一招,喝道:“把人帶上來!”

    只見兩個士兵架著一個中年人走了上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王商。他被兩個士兵托著,神色灰敗,眼中露出濃濃的頹廢,他并沒有出言破罵,而是乖乖的被兩個士兵架著,抵達大廳門口。

    “咦,竟是他!”

    呂蒙看見來人是王商,驚呼一聲,同時心中也暗暗好笑,這王商的運氣,也太背了。剛剛走出州牧府,就被騎兵碰到,被當做敵人抓了回來,幸好破軍營校尉沒有將王商殺了,否則王商死得就有些冤枉,王燦不殺他,卻被王燦的下屬殺死。

    王燦見來人是王商,心中好笑,大喝道:“立刻放開他,此人是我放走的,不必緝拿。”

    “諾!”

    校尉點頭答應一聲,擺手示意士兵松開王商。

    “砰!”

    兩名士兵放開王商后,王商腿一軟,一下摔倒在地上。

    他聽見王燦的話,眼睛亮了一下,可臉上卻露出苦澀的神情。他真的是夠倒霉的,本來都已經被王燦赦免,卻還要被不知情的士兵抓起來折騰一下。王商深吸口氣,緩緩地站起來,搖搖晃晃的離開州牧府,往任安的住處行去。

    王燦目光看向校尉,問道:“校場戰事如何?”

    校尉拱手回答道:“大人勿憂,將軍領兵殺出,正往州牧府方向殺來。”

    王燦思慮一番,吩咐道:“留下五十人保護州牧府的安全,你帶著其余的破軍營士兵殺回去,幫助子龍殺敵!”

    “諾!”

    校尉抱拳大喝一聲,然后吩咐五十個騎兵留下,便帶著其余騎兵離開州牧府。

    大廳中,戰斗結束后,開始清掃尸體,打掃戰場。

    王商離開州牧府,拖著受傷的身體來到任安的住宅門前。因為他和任安是好友,經常往來,府中的下人認出王商,立刻前去通報任安。

    王商倚靠在大門口,等了片刻,望見見任安走出來,心中頓時松懈下來,身體晃了晃,便倒在地上。能堅持到現在,也是王商意志力夠堅強,才能走到任安府上,換做是普通人小腹被弩箭射傷,早已經昏厥在地上,不省人事。

    任安派下人去請醫生,替王商診治。

    等行醫的人給王商診治后,才穩定了王商的情況。

    任安和王商都是益州的名士,私交不錯,相互間關系很好,所以王商才想到在任安府上落腳。他醒過來的時候,睜眼看見任安神色急切的在屋子中來回踱步,說道:“定祖(任安字)兄,多謝了。”

    任安連忙走到床榻旁邊,說道:“文表(王商字),你設下計謀伏擊王燦,已經把王燦得罪,這次僥幸逃過一劫,卻還得被王燦追殺。這樣吧,明日我就送你出城,躲避王燦的追殺。”任安是知情人,知道王商謀劃王燦的事情,卻不知道州牧府發生的事情。

    王商苦笑道:“定祖兄,我不是逃出來的,是王燦不殺我,放我走的。”

    任安神色驚愕,撫須笑道:“如此說來,王燦心胸寬廣,倒也令人佩服啊。”

    王商見任安的神情,試探著問道:“定祖兄,這一次你沒有參與伏擊王燦,看來是準備要出仕王燦,在王燦麾下為官了吧。”

    任安笑了笑,默然不語。

    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ps:三更之二,求收藏、鮮花咯。嗯,pk票好少,求pk票,裝點門面啊。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