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 > 第615章 慘烈廝殺
    箭如雨下,一支支弓箭脫弦而出,鋒利的箭頭帶著凄厲的刺耳聲,射向破軍營士兵。

    “叮!叮!”

    箭頭射在鎧甲上,發出叮叮的聲音。

    一陣箭雨密集的射下來,不可能全都射在鎧甲上,而沒有射中士兵。有的弓箭射中了戰馬的腦袋,一箭將戰馬射死,使得騎兵從戰馬上摔倒在地上。三千破軍營騎兵策馬快速奔馳,一旦騎兵落在地上后,面臨的就是千軍萬馬的踩踏,立刻就要被踩成肉泥。

    慘烈的殺戮,不僅對于敵人,對于自己人也是如此,這就是戰場。

    因為三千人快速沖鋒的時候,戰馬和戰馬之間有一定的距離,但也不會太大。

    一旦前方騎馬奔馳的士兵從戰馬上摔倒在地上后,后面的騎兵不可能在戰馬快速奔跑的時候勒住戰馬,或者是立即撥轉馬頭從另一個方向沖鋒。若是如此,隊伍很可能發生混亂,一旦兩匹正在奔跑的戰馬碰撞后,波及范圍會更廣,損失將會更大。

    因此,一旦有騎兵從戰馬摔倒在地上,遭遇的情況非常慘,運氣好的士兵能躲過去,運氣稍差的只能被踩踏而死,再無活下來的機會。

    “啊!啊!!”

    慘叫聲,不斷響起。

    密集的箭雨射下來后,許多的弓箭依舊射中了士兵。

    趙云策馬奔跑,揮舞著手中的龍膽亮銀槍,將射來的弓箭撥開。他一馬當先,怒吼道:“破軍營,殺!”

    遭遇到這樣的情況,不能膽怯,更應該殺過去。

    唯有殺戮,才能發泄心中的怒火。

    “破軍營,殺!”

    “破軍營,殺!”

    ……

    近三千騎兵,大聲回應著。

    頃刻間,如滾滾雷聲般的怒吼聲在戰場上響起,令人聞聲而色變。曹操聽見后,臉上露出驚詫的神情,好家伙,這才是一支精銳之師啊!面對危險的時候,臨陣不退,反而越戰越勇,對于這樣的軍隊,曹操也是見獵心喜。

    騎兵嘶聲吼叫,揮舞著手中的鐵槍,將射來的弓箭磕飛,快速往前面沖去。

    “噠!噠!……”

    轟隆隆的馬蹄聲越來越大,騎兵沖鋒的速度越來越快。

    弓箭用于遠程射擊,當兩邊的距離逐漸縮短,就會失去威力。不過,戲志才已經有了充分的安排,根本不懼趙云率領的騎兵。他望著快速沖鋒的騎兵,嘴角閃過一抹冷笑,王燦的破軍營,今日便要留在這里,成為過往的歷史。

    只是,戲志才的笑容還沒來得及斂去,就臉色大變。

    “主公,快,往后退!”

    戲志才大吼一聲,趕忙和曹操一起往后撤去。

    夏侯淵看見前方的情況,也是臉色大變,他大吼道:“豎起盾牌,豎起盾牌!”夏侯淵大吼的時候,快速從士兵手中奪過一面盾牌,一手持槍,一手拿著盾牌。

    以趙云為首,所有的騎兵竟然從戰馬的兜囊中取出一桿短小鋒利的標槍,標槍長約四尺,槍尖鋒利尖銳,透著一絲冰冷的寒意。自從趙云率領破軍營以來,由于遇到的對手并不強,所以很少用標槍殺敵,都是選擇直接沖殺。

    曹操有對付騎兵的辦法,他也得反擊吧!

    趙云身體微微后仰,猛地將手中標槍往前投擲出去,竭力嘶吼道:“殺敵!”

    瞬間,所有騎兵先后將手中的標槍投擲出去。

    標槍長約四尺,并不重,但是相比于弓箭來說,標槍的威力完全強過弓箭,甚至是弓箭的幾倍。兩千多名騎兵將標槍投擲出去,這樣的景象讓曹操都為之色變。

    “咻!咻!……”

    這一次,輪到趙云反擊了。

    一桿桿標槍投射出去,鋒利的槍尖在烈日的照耀下,散發著刺眼的冷光。

    密集的標槍快速劃過天際,呼嘯而至,往夏侯淵率領的弓箭手陣營中落下。這時候,四百名盾牌兵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個個盾牌兵將盾牌舉起來,頂在身前。盾牌高大六尺多,接近七尺,寬近四尺,足以保護幾個士兵。

    四百盾牌兵舉起盾牌,立刻就聽見叮叮的聲音響起。

    雖然有盾牌兵抵抗,能夠擋住標槍,可盾牌終究有限,不能保護所有的士兵。

    “噗!噗!”

    標槍的力道非常大,比弓箭厲害很多。弓箭密集射出的時候,并不像單一的射向某個士兵,它的力道勢必要削弱很多,所以射在鎧甲上很難穿透,即使穿透鎧甲也難以射死沖鋒的騎兵。然而,標槍卻不同,射下來后,只要是射中士兵,瞬間破開鎧甲,刺入血肉中。

    密集的標槍落下,就聽見連綿不斷的悶響聲傳來。

    一個個士兵躺在地上,不停地翻滾嘶吼著。

    他們神色猙獰,有被射中臂膀的,又被射中大腿的,甚至有被射中面頰的,總之被射中的士兵非常痛苦,情況慘淡。

    一輪標槍過后,趙云率領騎兵沖了上來。

    戰馬的速度極快,騎兵不可能連續不斷地投擲標槍。

    雖然標槍的力量非常大,殺傷力也很強,可畢竟和弓箭一樣,都屬于遠程射擊,拋射出去殺敵的,而且標槍要借助戰馬沖刺后,才能蓄足力量投擲出去。所以騎兵投擲一輪后,就已經沖到曹營的士兵中。

    夏侯淵神色冷靜,見騎兵沖來,大吼道:“迎敵,迎敵!”

    話音落下,手持盾牌的士兵快速調整隊形,用盾牌擋在身前,擋住沖來的騎兵。在盾牌上方,還有一柄柄長戈探出,鋒利的長戈耀眼無比,發著森冷的光芒。

    轉瞬間,兩軍交鋒。

    當雙方接觸后,夏侯淵又大吼道:“列陣!”

    命令下達,手持盾牌的士兵分散開來,竟然變成兩個圓陣,一左一右。

    很顯然,這樣的圓陣是早就安排好的,只要夏侯淵審時度勢,看準時機后下達命令,就可以讓麾下的士兵分開來。趙云領兵殺進去,龍膽亮銀槍左右連刺,槍尖閃爍著點點寒星,帶走一個個士兵的性命。

    趙云槍法精湛,能快速磕飛長戈,卻并不代表麾下的士兵都能如此。

    “噗!噗!”

    騎兵沖過來后,盾牌擋住騎兵的沖鋒。與此同時,一桿桿長戈從盾牌縫隙中,或者是盾牌上方戳了出去,長戈戳入戰馬肚腹中,直接殺死戰馬。從盾牌下方戳出去的長戈用鉤鐮形狀的利刃勾住馬腿,猛地一拉,便削斷了馬蹄。

    “吁吁!!”

    戰馬被長戈傷到,不斷地大聲嘶鳴,慘叫連連。

    一匹匹戰馬被長戈戳中身體,或者是被勾斷了馬蹄,摔倒在地上,濺起一地的塵土,戰馬摔倒后,騎兵也跟著摔倒下來。

    當騎兵落地上,面臨的則是一柄柄鋒利的長戈。

    無情殺戮,非常慘烈。

    ps:四更之三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