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 > 第697章 北邊的情況
    王燦前腳撤離,袁術和呂布后腳就得到了消息。

    不過,王燦撤離上庸的時候,袁術和呂布都沉默下來,沒有出兵。

    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上一次王燦故意撤離上庸,引誘兩人出兵,結果略施小計,打得兩人狼狽逃竄,潰不成軍。

    事到如今,兩人仍然是心有余悸。袁術和呂布害怕中了王燦的計,哪敢去捋王燦的虎須,干脆瀟灑的任由王燦領兵離開上庸。等兩人得到了王燦是真的撤退,而且還留下了士兵留守上庸城,心中又后悔不迭。

    王燦離開,袁術就坐不住了。

    袁術派人找來呂布,等呂布抵達后,袁術神情焦急的說道:“呂將軍,王燦都已經撤離長安了,我們怎么辦啊?”

    呂布白了袁術一眼,他是一個大老粗,哪知道該怎么辦?

    袁術見呂布沒有任何表示,心中連連嘆息。

    袁術能力不怎么樣,可身為世家子弟,城府卻頗深。他當然知道呂布是一個莽夫,可他說話的意思并不是讓呂布出主意,而是想讓呂布把陳宮找來,才好商議事情。畢竟陳宮呂布的下屬,袁術若是呼來喝去,顯然不合適,所以得由呂布說話。

    可惜,呂布二愣子一個,不懂其中的意思。

    袁術心中無奈,只得直接說道:“呂將軍,不如將陳先生找來,商議一下對策?”

    呂布一聽,頓時覺得有道理,立刻派士兵去請陳宮。

    等陳宮來了后,袁術也不客氣,直接問道:“陳先生,我們得到王燦離開上庸城的消息,斥侯也確認了王燦是真的領兵離開,而且王燦還留下了一部分士兵駐守上庸,如今上庸城沒有王燦坐鎮,我們該怎么辦?”

    陳宮聞言,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袁術話里面的意思,是想要出兵了,可袁術能行么?陳宮笑了笑,問道:“袁大人,我們的士兵不足五千人,您認為能攻下上庸城么?”

    袁術連連搖頭,表示無法攻下。

    上庸城是益州東面的門戶,城池堅固,以呂布和袁術的兵力,肯定無法拿下。

    陳宮接著說道:“王燦精通兵法,麾下有無數的文臣武將,即使王燦離開了上庸城,也肯定會留下猛將鎮守,有王燦麾下的大將,我們想攻下上庸城,恐怕是難如登天。”

    袁術嘆息道:“誠如先生所言,的確是難如登天!”

    陳宮說道:“既如此,為何要攻打上庸城呢?”

    袁術頓時不說話了,他和陳宮說話,經常都這樣自討沒趣,可呂布又是一個二愣子,根本不上心,所以都是他說話。

    袁術深吸口氣,繼續問道:“陳先生,王燦都已經離開了上庸,而我們卻還要繼續東躲西藏的,實在是……敢問先生,可有辦法攻克上庸城?”袁術心中憋屈得很,若是繼續躲藏起來,而不敢和上庸城的守軍交鋒,他快要瘋掉了。

    陳宮笑說道:“辦法不是沒有,卻不知道能否成功!”

    呂布眼睛一亮,問道:“公臺,有何辦法?”

    此時,袁術心中非常不爽,他剛從陳宮嘴巴里面撬出點東西,就被呂布搶先了,太可恨了。袁術望了呂布一眼,暗暗握緊拳頭,旋即又松開了。

    陳宮正色道:“辦法只有一個,外結諸侯,攻打王燦!”

    袁術說道:“我們路過汝南、南陽,劉備和張繡都不同意,如之奈何?”

    陳宮冷笑兩聲,說道:“袁大人和主公想攻打上庸,本就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事情,既然如此,為什么不勸說兩人呢?尤其是劉備,此人麾下有關羽和張飛兩員虎將,這兩人雖然名聲不顯,卻也是武勇過人之輩,有大用處。”

    呂布聽說要請劉備,神情有些不愉快。

    他直接奪了劉備的徐州,如今卻要請劉備,恐怕不合適!

    陳宮瞥見呂布的表情,嘆息呂布難成大事,勸說道:“主公,此一時,彼一時,劉備占據汝南后,已經騰出手穩定了豫州的局勢,肯定愿意出兵的。”

    呂布心中有些不情愿,卻沒有說話。

    袁術哪管這么多,直接說道:“既然陳先生有此計謀,就以陳先生為使節,前往豫州勸說劉備領兵來會盟。希望陳先生此去汝南,能成功的說服劉備。至于張繡,有了劉備之后,已經不重要了,看情況吧!”

    說完后,袁術看向呂布,示意呂布說話。

    呂布無奈,只得象征性的點了點頭。

    陳宮見袁術和呂布都同意讓他作為使節,心中冰涼冰涼的,他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他只是提出這樣的建議,卻成了真正的使節。

    此去汝南,肯定坎坷不平。

    ……

    城固縣,位于漢中盆地中部,北靠秦嶺,南依巴山,毗鄰漢中郡治所南鄭縣。

    王燦領兵抵達城固縣,并沒有繼續趕路,而是停留下來休整。正當王燦在縣府休息的時候,典韋稟報說成都有信使來了。

    大廳中,王燦正襟危坐,下方坐著徐庶、呂蒙、甘寧、張遼和龐德等將領。

    王燦看著從成都趕來的信使,問道:“史阿讓你傳達什么消息?”

    信使并不是口頭傳話,而是從內衣里面摸出一封信,然后交到王燦手上。王燦見信封的封口完好,才擺手讓士兵退出去。王燦拆開信封,閱讀信上的內容,可入眼的信息讓王燦呆住了,連信封都掉在了地上。

    旋即,王燦一下反應過來,又伸手撿起信封。

    大廳中的文武見此,心中都升起不妙的感覺,能讓王燦如此失態,事情很嚴重。

    王燦又拿著信,仔細的將信上內容看完。

    他的眉頭微微皺起,但一會兒后又舒展開來,可下一刻,神情又凝重了起來,他的神情變化不定,到最后才恢復了平靜,臉上凝重的神情也消失不見。王燦的變化,牽動著所有人的心,大廳中的文武都想知道信上的事情。

    王燦看完后,平靜的將信交給了徐庶。

    徐庶看完,又將信傳了下去,等眾人看完后,大家都變了臉色。

    徐庶見沒有人說話,主動說道:“主公,賈詡和李儒連連敗退,被袁紹打得沒有還手之力,而黃忠、典滿、徐榮也連戰連敗,我們是否連夜北上,增援賈詡和李儒?”

    信上的內容,是關于賈詡和李儒的,至于郭嘉和荀攸也略有提及。

    賈詡和李儒連戰連敗,節節敗退,而郭嘉、荀攸和曹操交戰,互有勝負。

    甘寧接著說道:“主公,北方局勢危急,末將愿為先鋒!”

    王燦見徐庶擔憂的神情,以及甘寧蠢蠢欲動的表情,微微一笑,然后搖了搖頭說道:“暫時不動,靜觀其變!”

    一句話,眾人臉色大變。

    局面已經是岌岌可危,為何還要等待呢?

    ps:四更之三,來點鮮花吧。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