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 > 第815章 撲朔迷離的局勢
    興平五年,三月中旬。

    王燦率領大軍從長安出發,征伐西涼馬騰和韓遂。

    王燦出兵的時候,曹操和袁紹也開始死磕,戰斗已經進入了白熱化。與此同時,南方的各路諸雄也是各有打算,都在為自己的將來籌謀。

    大軍離開,高順和黃忠仍然駐守長安。

    所謂兵貴神速,王燦領兵渡過黃河,直奔先秦古都咸陽。

    咸陽處在槐里縣的東北方向,距離有些遠。

    按理說,王燦領兵渡過黃河后,就該直接往西趕往槐里縣。王燦卻領兵卻咸陽殺去,令人心中費解。不僅如此,王燦的大軍抵達咸陽城,補給了糧草后,立刻又繼續往西北方向趕路,朝著槐里縣更北面的武功縣殺去。

    這樣的行軍路線,太出人意料。

    王燦放著槐里縣不攻擊,卻領兵往西北趕路,著實是令人疑惑。

    當王燦的大軍抵達武功縣后,消息也傳到了槐里。

    大廳中,依舊是馬騰和韓遂一左一右的坐在上方,下方則是兩人麾下的文臣武將。馬騰和韓遂得到王燦進軍武功縣的消息,仔細的商議一番,卻沒有討論出具體的辦法。故此,兩人召集了麾下文武,討論應敵之策。

    韓遂看向馬騰,點了點頭。

    頓時,馬騰輕咳兩聲,大廳中立刻安靜了下來。

    馬騰目光掠過眾人,緩緩說道:“斥侯傳回消息,王燦兵出長安后,并沒有直奔槐里,而是先到了咸陽城,現在又到了武功縣。此時王燦正在武功縣駐扎,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么動作?諸位有什么意見,盡管暢所欲言。”

    說完后,馬騰鼓勵的看向自己麾下的文臣武將。

    尤其是馬超,更是受到馬騰的注視。

    馬超被馬騰看著,顯然是馬騰讓他說話,不能墮了馬騰一方的面子。馬超抱拳說道:“爹爹、叔父,我們這樣商議對策,沒有直觀的認識。故此,還是先拿一副地圖來,才好分析王燦的行軍路線。”

    韓遂略有深意的看了眼馬超,點頭道:“好,準了!”

    說完后,韓遂吩咐士兵拿了一副地圖過來。

    地圖掛在大廳中,馬超起身走到地圖面前,在地圖上指指點點。良久,馬超朗聲說道:“爹爹、叔父,孩兒已經猜到了王燦的意圖。”

    馬騰眉頭一挑,問道:“有什么想法?”

    韓遂目光看向馬騰,笑說道:“兄長,你可是生了一個好兒子啊。孟起年少有為,聰明伶俐,武藝也厲害無比,不錯,不錯!”

    馬騰哈哈大笑,捋了捋頜下虬髯,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

    頓了頓,馬騰吩咐道:“孟起,說來聽聽。”

    馬超聽得韓遂的稱贊,又得到馬騰的贊許,心中非常的激動。

    他深吸口氣,伸手指著掛起來的地圖,說道:“以超的看法,王燦從長安出兵,第一次在咸陽城停留,第二次在武功縣停留,接下來很可能前往槐里北面的新平縣。再后來,王燦肯定會聲東擊西,表面上襲擊西涼的后方,等我們領兵去救援,卻派兵攻打槐里。”

    “聲東擊西?”

    韓遂聽了后,捻著頜下長須考慮著。

    片刻后,韓遂說道:“孟起的推測有一定的道理,王燦先前往咸陽,再去武功,如此大費周章的故布疑陣,很可能就是要做出繞過槐里縣,然后攻打西涼的姿態。如此一來,我們的大軍離開槐里,王燦就有機可趁了。”

    馬騰聽了后,連連點頭表示答應。

    韓遂都稱贊他的兒子了,他當然要表示同意。

    馬超說完后,便拱手準備回到坐席上。

    他剛準備轉身,韓遂卻說道:“賢侄且慢,兵法之道虛虛實實,真真假假。我們雖然斷定王燦是聲東擊西,但王燦若是真的攻打西涼呢?”

    馬超抱拳笑說道:“叔父,王燦若是真的攻打后方,那就是孤軍深入,更加不用擔心。我們只需要領兵截斷王燦的后路,就可以派兵將王燦的大軍堵在后方,再領兵逐一的消滅王燦的大軍,讓他來得,卻回去不得。”

    韓遂撫掌稱贊道:“說得好,孟起言之有理。”

    他稱贊馬超的時候,眼光卻看向麾下的謀士閻行。因為馬超一席話,所有的風頭都被馬超搶去了,讓韓遂有些不舒服。

    閻行察言觀色,知道該自己上場了。

    他站起身,抱拳說道:“主公,馬將軍,卑職閻行有話要說。”

    馬騰見閻行站起來,笑說道:“彥明(閻行字),我和文約召集所有人,就是為了商討如何對付王燦?讓你們來,就是為了大家暢所欲言的。你心中有什么想法,盡管說出來。不管對不對,都是一個想法,對我們也有一定的借鑒作用。”

    “諾!”

    閻行抱拳回答,然后朝掛著地圖的地方走去。

    他昂首挺胸,伸手指著地圖,緩緩說道:“剛才小馬將軍一番話,最開始的分析我還是認同的。我也認為王燦抵達武功縣后,接下來很可能會發兵新平縣。”

    韓遂聞言,眉頭微微皺起。

    馬騰看著閻行,嘴角卻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和他兒子馬超一樣的言論,豈不是更加凸顯了馬超的聰明么?這一刻,馬騰對閻行的好感噌噌的往上升,認為閻行應該繼續這樣說話,繼續順著馬超的思路走,才能更加的顯得馬超聰慧過人。

    然而,閻行接下來的話,卻讓馬騰失望了,而且是心中滿是擔憂。

    閻行大聲說道:“卑職認為王燦的計謀并不是聲東擊西,而是在布下天羅地網,圍困槐里縣,準備甕中捉鱉。”

    一句話,將馬超的一件否定了。

    此時,馬超臉色有些難看。

    馬超武藝精湛,槍法厲害,在胡人和羌人中有很高的威望,自己本身也有不錯的謀略。然而,馬超的心胸卻不夠寬廣,他聽見閻行順著他的話說時,心中非常高興。但他聽見閻行否定了他的意見,心中又不高興了。

    韓遂眼中精光閃爍,問道:“彥明,有什么想法?”

    馬騰也是急忙詢問,他聽見閻行說甕中之鱉,心中忐忑,已經顧不得自家兒子的事情,為接下來的局勢擔憂。

    閻行說道:“王燦率領大軍從長安出發,先是在咸陽城落腳,后是在武功駐扎,下一步肯定新平縣,再下一步肯定是漢興縣,最后反攻槐里縣。”

    說著話,閻行用手將這幾個縣練成一線。

    他神色凝重,沉聲說道:“咸陽縣位于槐里東面,武功縣位于槐里東北面,新平縣位于槐里北面,漢興縣位于槐里西北面,這已經將槐里縣的北方囊括了。王燦再借助南岸的黃河,他布下的兵力就成了一個包圍圈,將槐里縣圍了起來。不管是我們往哪一邊突圍,都在王燦的包圍中,如此一來豈不是甕中之鱉了。”

    馬騰聞言,心中咯噔一下,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馬超卻不服,大聲說道:“彥明兄,王燦若是每座城池都留下一部分兵力,他帶來的大軍必然分散開來。如此,我們卻可以逐個擊破,豈不是更好。”

    馬騰聽了馬超的話,臉色又變了回來。

    韓遂眼眸瞇起,也是點了點頭,露出欣喜的笑容。

    韓遂笑說道:“你們兩人各執一詞,都有道理。但具體的情況如何,還得等王燦下一步的動靜傳來,才能確定王燦到底是什么辦法。”

    馬騰也說道:“文約言之有理,再等等看。”

    ps:四更之一;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