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 > 第1077章 魏延要挑戰王燦
    魏延目光如電,眼中充斥著沸騰的戰意。

    不論勝敗,只求一戰。

    同樣的,龐德也拋卻了心中其他的想法,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到這一戰上面。剛開始的時候周圍的聲音令他熱血沸騰,現在好似一切都平靜了,只剩下兩個人。

    所有的焦點,都聚集在龐德和魏延身上。

    兩人的精氣神,都已經到了巔峰狀態,都集中到這一戰當中。

    “駕!!”

    龐德和魏延同時大喝,立刻策馬沖鋒。

    眨眼工夫,兩人便相遇了。

    烈日下,兩道銀白色的刀光在空中一閃即逝。旋即,龐德和魏延都已經錯開了,兩人撥轉馬頭,相對而立。

    龐德騎在馬上,神情波瀾不驚,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中。

    “嚓咔!!”

    龐德胸前的鎧甲發出清脆的聲音,上面迸裂出一條半尺長的口子。刀刃僅僅是劃破了鎧甲,并未傷到血肉,甚至于連龐德的內衣都沒有劃破。單從這一點看,足以證明魏延的刀法嫻熟精湛,妙到毫巔。

    魏延看著龐德,臉上露出歡喜的笑容。

    看情況,他已經取得了勝利。

    下一刻,魏延臉色大變,因為頭盔上的紅纓掉落了下來,落在馬背上。

    兩人比拼較量,魏延一刀劃破龐德的鎧甲。即使加大力量也只能重傷龐德,想要一刀殺死龐德近乎不可能。相反,龐德一刀把魏延的頭盔削掉,而且魏延沒有一點感覺,這已經很恐怖了。若是龐德刀鋒往下一點,魏延的腦袋就要搬家了。

    終究,還是龐德勝了一籌。

    魏延贏得起,也輸得起,抱拳說道:“龐兄,你贏了!”

    龐德淡然一笑,抱拳回答道:“承讓!”

    頓了頓,龐德又說道:“魏延兄弟,主公是當世明主,文韜武略,值得你效忠,我很期待與你共事。”話音落下,龐德已經撥轉馬頭,迅速的跑回陣中。蜀軍的士兵們見龐德取得了勝利,紛紛舉刀慶賀,非常興奮。

    城樓上的守軍沉默下來,但他們同樣敬重魏延。

    即使不敵,魏延也敢提刀拼殺。

    這,才是真爺們兒。

    王燦看向魏延,喝道:“魏延,你被我麾下大將所敗,可愿意歸順?”

    魏延目光看向王燦,表情驟然嚴肅起來。他掄轉長刀,刀柄的末端砰的一聲插在地上,喝道:“蜀王,你麾下的大將雖然取勝,卻不是你取勝。若是你敢和我一戰,不論勝負我都死心塌地的歸順。但若是你被我殺了,別怪我心狠手辣。”

    言語中,透出無盡的強勢。

    魏延住在義陽縣,知道王燦的名聲,也知道王燦舌戰劉表的文武重臣。然而,魏延對于王燦的情況卻不怎么了解。

    就像是孫策一樣,兩人都礙于消息閉塞,不知道王燦的具體情況。

    后世有網絡,哪一個位置發生了丁點事情,可以搞得全國皆知。

    三國這樣的時代消息閉塞,多數百姓通過口口相傳,知道王燦的大概事跡,詳細的情況卻難以摸清楚。況且和王燦動手的人,被殺了的人不可能說出來,沒有被殺的人也不會主動宣傳自己被王燦打敗了,王燦也不會到處宣傳他武藝高強。

    如此一來,王燦的底細只有典韋等老將知曉,外人無從得知。

    魏延仗著一身武藝,大言不慚的恐嚇王燦。他心想王燦若是真的敢迎戰,就得冒著被殺的危險,涉及個人的安危,王燦恐怕要仔細考慮,是命更重要,還是其他。

    魏延目光灼灼的盯著王燦,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龐德是武將,王燦總不會如此吧。

    王燦聽后,臉上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不僅如此,張繡、典韋、龐德等人都是如此,龐德甚至微微搖頭,替魏延感到悲哀。

    挑什么人不好,竟然挑選王燦,這不是找虐嗎?

    孫策能擊敗龐德,王燦能一刀重創孫策,足以看出王燦的實力。

    魏延距離王燦的距離還有些遠,雖然傳過來的聲音聽見,臉上的表情卻模糊不清,無法看清楚王燦、典韋、龐德等人的情況。見王燦不說話,魏延擺手說道:“蜀王,若是不敢應戰,你直接退回去吧,我寧死也不會歸順你。”

    “哈哈哈……”

    王燦朗聲大笑,說道:“魏延,本王是再考慮你和龐德一戰,體力消耗過大,精神疲憊,即使打敗你也勝之不武。這樣好了,我們明日再戰。”

    “噗嗤!!”

    魏延咧開嘴笑了笑,好像聽見了捧腹大笑的笑話。

    他掄起長刀指向王燦,大喝道:“蜀王,縱然剛才消耗了不少的體力,對付你不過是眨眼工夫的事情,來吧!”

    他昂著頭,眼中閃過輕蔑的神情。

    王燦雖然身材頎長,長得卻不是無法三粗,也沒有龐德、典韋那種身為武將的鋒芒畢露的氣息,這更讓魏延不把王燦放在眼中。

    事實上,王燦也不可能不像典韋、龐德那樣。

    試想一下,若是王燦召集麾下文武大臣議事的時候,透出兇戾的煞氣,給人一種冰山的感覺,肯定是不好的。居高位者,當沉心靜氣,當喜怒不于形色,所以王燦不可能像典韋、龐德、張繡他們那樣的鋒芒畢露。

    基于如此,魏延覺得勝算十足。

    王燦想了想,最后說道:“魏延,我不占你便宜,先讓你休息半個時辰,養好精神。等你休息好了,再戰不遲。”

    魏延聽后,沒有推辭,直接點頭應下。

    時間轉瞬即逝,半個時辰悄然溜走。

    魏延站起身,提著一丈兩寸的長刀,麻利的翻身上馬,大聲后道:“蜀王,盡管放馬過來,讓我看看大名鼎鼎的蜀王有什么底氣敢上陣廝殺。”

    龐德聽了后,臉上露出憐憫的神情。

    叫得越兇,結果越悲慘。

    王燦嘿嘿冷笑兩聲,鏗鏘一聲拔出六尺長的龍雀刀。刀刃在空中一偏轉,陽光照射在光滑如鏡的刀刃上,立刻反射出刺眼的光芒。光線對著魏延的視線,讓魏延眨了眨眼,覺得有些刺眼。他恢復過來的時候,王燦已經策馬沖鋒了。

    “喝!!!”

    王燦低吼一聲,手中的龍雀刀掄起后,迅猛霸道的劈下。

    刀光落下,銀白色的光芒像是銀河倒卷,又像是湍急奔流的瀑布從萬里之上沖下,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蠻橫霸道。

    魏延掄刀抵擋,感覺王燦的一刀比龐德更兇猛。

    那感覺,好像是不管前方有什么東西擋住了龍雀刀的去路,都會被摧枯拉朽的破掉。一刀之威,如同遠古兇獸,霸道兇狠。

    這一刻,魏延知道輕敵了。

    ps:三更之二;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