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一百零五章 見義勇為
    又過去了一段時間,眾女各自上去跳了舞,趙鐵柱則是坐在位置上,不時的看一下歐陽浩那邊,不多久,眾女也玩的差不多了,喘著氣坐到趙鐵柱旁邊休息,李靈兒和蘇雁妮更是香汗淋漓,兩人搭檔在舞池中跳舞,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

    琳達一直在一旁和一些同學聊天,只是眼神不時的看向趙鐵柱,趙鐵柱自然無謂的反擊回去,用眼神qj她。琳達好像也看懂了他眼里的意思,一陣羞惱,但也不再看趙鐵柱。

    唉~都說食髓知味,趙鐵柱自從那日破了處以后,到現在可是都還沒解放過小鐵柱,晚上被琳達把這火一勾,發現竟然很難消的下去,只得心中默念毛主席語錄,這才慢慢的消了火。

    就在這時,趙鐵柱突然看到之前那個陳輝煌向著門口走去,趙鐵柱眉毛一挑,對眾女道,“我出去一下。”

    眾女不疑有他,也就不管趙鐵柱,聚在一起不知道說著什么。

    趙鐵柱慢慢的也出了門,那陳輝煌在前,他在后。陳輝煌也不知道要去哪兒,好像哪里偏僻去哪里。趙鐵柱神色玩味兒,也不急,就那么緩緩的跟在身后,直到陳輝煌到了一片小樹林。

    陳輝煌突然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不遠處的趙鐵柱。

    趙鐵柱不屑的看了一下四周,不錯,都懂玩埋伏了。

    “你干嘛一直跟著我!”陳輝煌叫道,好像不知道周圍有人一樣。

    “哈哈,你碰了我的女人,還想走的這么瀟灑?”趙鐵柱笑著說,這一下就將露西歸為自己的女人了,當然,我們可以把這理解成他為之后的動手找借口。

    “不是都說了,我是無意的,你何必苦苦相逼。”陳輝煌做出一副委屈狀,目的就是讓這邊埋伏的人等一下動起手來能占住理。現在這年頭打架斗毆,不像九十年代那樣,拿起刀槍,不問緣由,看你不爽就上,現在文明人,都講究一個師出有名,這樣可以避免很多的麻煩,而且更顯得咱文明不是。

    “哈哈,委屈不?哥哥最不待見你這樣的人。”趙鐵柱聳了聳肩,陳輝煌做夠了委屈,覺得這下自己終于占理了,對著一旁招了招手,突然幾個身影從旁邊的草叢,樹后走了出來。

    看著大概得有10人左右,手上都拿著棍棒,這十個人看著十分的魁梧健壯,雖然沒有拿刀,但是那威懾力也是十分大的,在大學里打架,動刀子是死的最快的,即使是歐陽浩,也不敢在學校里公然動刀子,那是對整個學校的挑戰,即使是他老子,也不好保他,用棍子就簡單多了,這玩意兒在哪都有,打起人來又痛,也死不了人。比之板磚來的高檔,比之砍刀來的實用,實乃居家旅行,打家劫舍之必備物品啊。

    “喲?這么多人?歐陽浩也太看的起我了吧。”趙鐵柱裝作驚訝的說。

    陳輝煌卻不會上當,他大叫一聲,“這關歐陽浩什么關系,這些同學都是看不慣你的行為,見義勇為來了。”

    “好吧,見義勇為……”趙鐵柱搖了搖頭,“見義勇為也得量力而行,別把自己搭進去了。”

    “干嘛跟他那么多廢話。”十個人中的一個不滿的看了一下陳輝煌,也不待陳輝煌發號施令,直接就沖向了趙鐵柱,其他人也緊跟在后。

    這人揮著木棍,直接就打向趙鐵柱的肋下,有人說了,怎么不打頭啊,打頭不是最有效的么?這樣想的人就錯了,打架最不能打的就是頭,一個人的頭,那么重要,又很脆弱的地方,最容易打出事,有可能你一巴掌過去,就能把人給打死,打死了人,你爸又不是x剛啥的,最少也得是死緩,你看,打又打的不爽,還把自己搭上,多不值,打肋下是最好的,那里肉多,也沒什么臟器,最不容易打死人,打起來很過癮,被打的人也會很疼,何樂而不為呢?

    這一棍來勢洶洶,趙鐵柱站著不動,好像被嚇傻了一般,但趙鐵柱可能被嚇傻嘛?他只覺得這些人的動作實在是太慢了,慢的讓他都沒有提前做動作的想法,等到棍子離他的肋下只有幾厘米的時候,趙鐵柱看似隨意的一抓,直接將那木棍抓在了手上,一動不動!

    那人大吃一驚,就欲收回棍子,趙鐵柱單手一折,木棍應聲而斷,也就這么一會兒,另外的木棍也到了,趙鐵柱伸手成掌,咔咔咔幾聲,幾個人的木棍竟然都被趙鐵柱給從中間打斷!

    這是什么手?難道是傳說中的鐵砂掌?陳輝煌有點秀逗的想到了這句話,只是鐵砂掌不是電影里的么?什么時候電影也這么寫實了?

    趙鐵柱手下不停,將所有人的木棍打斷后,幾個簡單的踢腿,十個大漢全部跪在地上唱征服了。趙鐵柱搖了搖頭,語氣好像有點無奈,“看吧,沒那本事還學人見義勇為,把自己勇為進去了吧?

    這些大漢里還真有幾個硬骨頭,聽到趙鐵柱的調侃,大罵道:“見你妹的,草,別讓老子逮著機會,老子搞死你。”

    還真有不怕死的,趙鐵柱嘆息了一聲,在嘆息聲還沒消散的時候,那開口大罵的人已經飛了出去,直接撞在了樹上,震得樹枝亂晃,那人也沒有了剛才的氣勢,歪著脖子昏了過去。

    “你說,還會有人來對你見義勇為么?”趙鐵柱慢慢的走向陳輝煌,一邊走一邊笑。這笑容看在陳輝煌眼里,就如惡魔的微笑一般,趙鐵柱仿佛化身成了地獄來的惡魔,邪惡的揮著鞭子向他走來。

    “你……你要干嘛!!這里是學校!!你敢動手,我去教務處告你去!”陳輝煌很不給力的叫出這種只有小朋友打架才會出現的句子,趙鐵柱更是無奈,要不是這小子吃了露西的豆腐,他還真沒那興趣虐這種人,真的有點跌分。

    走到陳輝煌跟前,趙鐵柱又是一腳踹過去,陳輝煌跌倒在地,趙鐵柱腳下不停,跟了上去,又是一腳踹了上去。

    “你在干什么!!!”一聲大喝突然從旁邊傳來,只見歐陽浩帶著一幫人從身后趕來!臉上帶著那種好人看到壞人做壞事時候的義憤填膺。

    “有意思。”趙鐵柱嘴角勾起一個幅度,看著歐陽浩,不語。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