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同床共枕了
    “鐵柱,干嘛喝的那么醉。”露西皺了皺鼻子,問道。

    趙鐵柱將座椅調的平一點,舒服的躺在車上,笑道,“男人間的事,你不懂。”

    “那個蟲子,喜歡你。”露西突然開口說。

    趙鐵柱的鼾聲隨之而起。

    到了別墅已經是半夜了,客廳的燈還亮著,露西將車停好,扶著趙鐵柱就進了別墅。蘇雁妮正坐在沙發上,不時的看一下時鐘,聽到門口有響動,忙往那看去。

    “雁妮,過來搭把手。”露西的聲音傳來,蘇雁妮看到趙鐵柱整個人幾乎半掛在露西身上,渾身酒氣,忙也走上前,將趙鐵柱扶著,兩人一起將趙鐵柱扶上了二樓。

    砰,將趙鐵柱直接扔在了床上,兩女氣喘吁吁。

    “沒想到他看著那么瘦弱,這么重啊!”蘇雁妮從房間里拿過水杯,喝了口水。

    “好了,咱們去睡吧,我都困死了。”露西對蘇雁妮打了個招呼,回了房間。蘇雁妮看著躺在床上睡的一塌糊涂的趙鐵柱,有點不放心,看了看露西的門,又跑過去將自己房間的燈和門給關上,走進了趙鐵柱的房間,將趙鐵柱的房間的門也緩緩的關上了。

    蘇雁妮就跟一個要偷香竊玉的采花大盜一般,輕手輕腳的,拿著趙鐵柱的毛巾,去打了一盆水來,趙鐵柱不時的嘟囔著,也不知道在說著什么。

    蘇雁妮拿著毛巾,將趙鐵柱的臉給擦了一變,感受著手上的溫度,蘇雁妮的臉微微發紅,雖然她喜歡趙鐵柱,但是做這么親昵的動作,還是第一次,當然,得將那些以前發生的意外排除掉。

    “喝的這么醉,喝死你。”蘇雁妮惡狠狠的看了一眼趙鐵柱,只是趙鐵柱此時都睡的沒有一絲感覺了。

    “唉。”蘇雁妮直接坐在床邊,看著趙鐵柱,趙鐵柱原本有點白的皮膚因為喝了酒,顯得一陣的粉紅,由于此時是夏天,趙鐵柱本能的感覺到了熱,不安的動了動,“熱死我了。”

    下意識的,趙鐵柱直接將上身的衣服給拉了上來,蓋在臉上的時候,手上就仿佛沒了力氣一般,垂在了床上,搞的那衣服整個將他的臉給蓋住了。

    “真是的。”蘇雁妮看著趙鐵柱身上精壯緊繃的肌肉和那一條條的刀疤,臉上更紅了。伸手將那衣服給整理好,趙鐵柱又將衣服給拉了起來。

    “熱啊。”

    “你!!!你沒醉吧?”看到趙鐵柱這樣,蘇雁妮疑惑的看了一眼趙鐵柱,看著不像沒醉的樣子啊,那看來真的是熱了。

    蘇雁妮干脆直接伸手將趙鐵柱的上衣給脫了下來。這短短的幾秒鐘時間,讓蘇雁妮的臉更加的紅了,額頭上更是出現了絲絲的汗水。

    “子怡,你別走啊。”趙鐵柱突然叫了一聲,蘇雁妮嚇了一跳,隨即心里又馬上一陣酸,“哼,凈想著子怡姐了。”

    “唔,還有靈兒,你干嘛也走嘛,要走雁妮走就是了。”趙鐵柱接著嘟囔了一句,這句話就有點傷人了,蘇雁妮的臉一下就白了,眼里瞬間就出現了陣陣水霧,“原來在你心里,我就是可有可無的角色。”蘇雁妮咬著嘴唇,努力讓自己的眼淚不留下來。

    “哇,雁妮,我開個玩笑而已,你不要走,來,哥哥抱抱你。”也不知道趙鐵柱夢到了什么,竟然翻了個身,做了個擁抱的動作。蘇雁妮的臉又一下子陰轉晴空萬里。

    “流氓。”蘇雁妮笑罵一聲。

    “哎呀,你們都別走,來,哥哥抱你們啊,嗯,靈兒你給我捶背,子怡,喂我吃東西,要嘴對嘴哦,還有還有,你,雁妮,給我錘腿,用點力啊,露西,你去跳舞,快點,不然我不疼你哦。”趙鐵柱又是一陣胡言亂語。

    蘇雁妮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鐵柱,你還真的是……極品啊,你都夢的什么七七八八的。”

    趙鐵柱又嘟嚷了幾句,突然一個反身,就抓住了蘇雁妮。

    “來,給大爺抱抱。”趙鐵柱突然一笑,手上一用力,蘇雁妮一個不注意,身子倒了下去,直接壓在了趙鐵柱身上。

    “趙鐵柱你!!!”蘇雁妮剛想大叫,卻發現趙鐵柱只是就那么抱著她,嘴里還嘟嚷著,“嗯嗯,這才乖。”

    不多久,細微的鼾聲又響了起來。

    此時的蘇雁妮下半身坐在床邊,可上半身卻是被趙鐵柱給抱在了懷里,趙鐵柱抱的很緊,蘇雁妮又不敢太過用力爭扎,她本能的不想吵醒趙鐵柱,而且看趙鐵柱這樣子,醒不醒得來還兩說,趙鐵柱懷里的溫度讓蘇雁妮身子已經完全的軟了,此時的趙鐵柱光著上半身,而蘇雁妮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衣,兩個人幾乎可以算坦誠相見了,再加上趙鐵柱那厚重的呼吸,蘇雁妮身子更加沒有了力氣,看著抱著自己的這個人,心里沒來由的一陣甜蜜。被這樣抱著,其實,也挺不錯的。

    蘇雁妮輕輕的將下半身轉到床上,整個人慢慢的動了一下,這下就變成了她和趙鐵柱并排著了,只是上半身被趙鐵柱給抱住了。

    蘇雁妮就這么躺著,心里一陣的安穩,甜蜜,竟然就那么慢慢的睡去了。

    第二天凌晨,趙鐵柱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昨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很美的夢,夢里面,他和眾女在別墅里過著仙人般的生活,一想到夢中的景色,趙鐵柱不由一陣氣血翻涌。只是這睜開眼的一瞬間,多年做殺手的反應,讓他一下子就發現了自己懷里有個人!

    自己側著身,這人面對著自己,頭埋在了自己的胸前,自己一只手正摟著這人的腰,一只手,則是讓這人的頭枕著。

    趙鐵柱一驚!難道有人趁著我喝醉,對我行了那不軌之事!!我的一世英明,就這樣被玷污了么?

    趙鐵柱摟著那人腰部的手微微的動了動,嗯,腰部手感細膩,而且沒有一絲贅肉,十分的柔軟,頭再稍微的低下來,懷中之人的胸部正頂著自己的腹部,往上一點,胸前的那兩團肉被擠壓的快爆了出來。

    再看這女人的頭發。一絲清香從女人頭發上傳來。

    這是!!!蘇雁妮!!!!!!!

    趙鐵柱的心跳陡然加快!!

    昨晚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一點都不記得了?難道昨晚我和她???

    我怎么一點感覺都沒有啊!!!吃虧了吃虧了!!!

    趙鐵柱一陣胡思亂想,懷里的玉人突然動了一下,趙鐵柱忙閉上了眼睛。

    蘇雁妮稍微動了動身子,將一只手環抱在了趙鐵柱脖子上,頭在趙鐵柱胸口蹭了蹭,又緩緩的睡了過去。

    老天爺,你這是在考驗我的定力么?!

    趙鐵柱無奈的看著蘇雁妮。

    只是在看到蘇雁妮那溫柔安詳的臉時,趙鐵柱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幸福,這幸福來的很突然,趙鐵柱也不知道為什么,身上的**一下就消散的一干二凈,呆呆的看著懷里的蘇雁妮,趙鐵柱輕輕的笑了笑,手上微微用力,將蘇雁妮抱的更緊了,蘇雁妮舒服的**了一下,抱著趙鐵柱,一夜好夢。

    (大家都好給力啊,雖然仍爆不了第二的菊花,但是老施我知足了,多謝兄弟姐妹們的支持了)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