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三百三十章 釣魚執法打秋風
    “喂!你憑什么收我營業執照啊!”李姐一臉怒氣的叫道。

    “根據消費者保護法第xx條第xx款,你們已經涉嫌欺壓消費者了,違反了公平原則,我們先收了你的營業執照,在三個工作日內,你必須到xx區工商局報道。”大蓋帽的臉上一直是一臉的嚴肅。

    “剛才人家可是污蔑我呢,要發生在你身上,你會怎么做?”李姐叫道。

    “污蔑不污蔑的,你得拿出證據,但是你欺壓消費者,是大家都看到的。”大蓋帽語重心長的說道,“我們決定對你這店,采取停業整頓措施,還有罰款,這些你自己看著辦吧,趕緊去工商局交了。”

    “這……”李姐無奈的看了看大蓋帽,柔聲道,“我這停業整頓的話,一天就得損失好多呢,你看是不是我多交點罰款,我一定會好好整頓的。”

    “哼,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既然犯錯了,就得接受懲罰,這是罰單。”大蓋帽在說話期間,就已經把罰單給開好了,直接遞給了李姐。

    “這……”李姐只得接過罰單,在神州,天大地大,政府官員最大,李姐雖然性格比較豪邁潑辣一點,但是碰到政府官員,也只得認慫。

    “什么!罰我30萬!!”等李姐接過那罰單看了一下后,驚訝的叫了出來,她是知道這陳一刀的名頭的,這附近很多人都知道,這陳一刀,最喜歡宰人一刀,雖然是國家工作人員,但是卻沒有一點國家工作人員的樣,釣魚執法,是他最擅長的,李姐基本上已經能判斷出了,這陳一刀八成是看上了自己這火爆的生意了,剛才那幾人,十有八九是陳一刀一伙兒的,而且這人說的30萬,差不多就是自己半年的利潤了,自己有能力給的起,但是卻也是大出血!陳一刀,果然夠狠!

    “這是根據你店的規模和你違法的程度定下的,3日內到xx區工商局交錢,然后停業整頓,如果沒有交這個罰款的話,那么你這店,就別開了。”大蓋帽說著,就想往外走。

    “我草!你們肯定是一伙的!”李姐終于確認了,人家這肯定是向著自己來的了,按理說這不過只是一件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事情了,竟然開出了30萬的罰單,這要不是沖著自己來的,說出去都沒人信。

    “你說什么呢,我這都是有法可依的。不服的話,你可以去申請仲裁。”大蓋帽說著,就走向了門口。

    “我說,你這罰款30萬,是哪條法律來著?”趙鐵柱這時候卻是開口了。

    “自然是有法律可依的!我們作為執法者,是不可能騙你的,不是么?”大蓋帽看到有圍觀群眾質疑了,說不得語重心長的說道,“大家要相信我們。”

    “我只想知道,哪條法律說了,可以罰款30萬?”趙鐵柱平靜的問道。

    “這……具體的條款很多,要一一說明的話,現在也說不清楚。”大蓋帽皺著眉頭說道。

    “那就是你說不出來咯?”趙鐵柱走到李姐旁邊,拿過了那張罰單。

    “只是其中涉及到的東西很多,說出來你也不懂。”大蓋帽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切,別以為我不知道啊,出來打秋風了不是?30萬,你好意思開這罰單,我們都不好意思去交了,這店一年的利潤也才那么點,你一下子就把人家半年的利潤抽走了,還不給個正當的理由,這……不是土匪么?”趙鐵柱笑著說道。

    “我說小同志,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大蓋帽盯著趙鐵柱,“這家店欺壓客人,是事實!”

    “但是被污蔑,也是事實。”趙鐵柱笑著說道。

    “污蔑不污蔑的,我們會調查的!我們不看過程,只看結果!”大蓋帽說道。

    “那欺壓不欺壓的,你們也得調查,不是么?”趙鐵柱說道,“只憑一個人的片面之詞,你就開出這樣的罰單,是不是說明,你很急著把這罰單開出去呢?”

    “誒,我說你說什么呢?我們這是執法,你少在這湊熱鬧啊!”大蓋帽旁邊的另一個大蓋帽叫道。

    “唉。這年頭,怎么走到哪都能碰到這種鳥事。”趙鐵柱搖了搖頭,直接就把手上的罰單給撕了。

    “你這是妨礙公務!”大蓋帽叫道,“竟然藐視政府機關,給我帶走。”

    旁邊幾個同樣穿著藍制服的工商局的人答應一聲,就抓向了趙鐵柱。

    “喲?還想動手?哦!我忘了,貌似偉大的城管,也是隸屬于你們工商局的吧!果然是同一類人啊!”趙鐵柱笑著躲過一個人的悶棍,反手一推,這人就莫名其妙的飛出了店門,然后趙鐵柱又是幾拳幾腳,就讓這一群所謂的工商局的人都飛到了店門外。

    “鐵柱……”李姐在一旁想要制止,只是這發生的快,結束的更快。

    “沒事的。”趙鐵柱搖了搖頭,走出了炭烤吧,他手上的力道都放的十分小,所以這群被扔出來的人,也沒受到什么大傷。

    “竟然敢暴力抗法!”帶頭的那個大蓋帽拿起手機,直接就打了出去。

    “把第五大隊的人給老子拉過來!”大蓋帽叫道。

    趙鐵柱抱著雙臂在一旁好笑的看著對方,等到對方把電話都打完之后,趙鐵柱才幽幽的開口了,“剛才吃飯的那幾個人,也是你們的人吧?”

    “說什么呢你?我跟你說,這件事沒完!你今兒個要是能囫圇著離開這,我陳一刀就白當這城管大隊大隊長了!”領頭的大蓋帽大聲的叫著。

    趙鐵柱驚訝的看了看這人,“陳一刀?這名字有點武俠風范,只是做的事就只是下九流的了,還是城管大隊大隊長呢?好大的官啊!”趙鐵柱笑著說道。

    就這么一會兒,蘇格拉也出了包間,來到了趙鐵柱身邊。

    “怎么回事?”蘇格拉問道。

    “幾個不開眼的人要來李姐店里打秋風,切,這都什么年代了,還干這事兒。”趙鐵柱不屑的笑了笑。

    蘇格拉哦了一聲,竟也沒再提問,直接又走回了包間。

    不多久,兩輛皮卡車就飛快的沖到了炭烤吧的門口,一二十個個穿著城管制服的人從皮卡的車斗上跳了下來,看起來十分的熟練,平日里沒少訓練的樣子。

    “老毛,給我把這個人給我抓起來。”陳一刀叫道。

    一個有點胖的男人應和了一聲,就要上前。

    “你確定,你要聽他的話么?”趙鐵柱淡淡的笑道。

    這胖男人一愣,旋即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趙鐵柱淡淡的說道。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