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十三刀!
    “快,快攔著他!!!”鬼仨驚恐的叫道,此時他的身上已經被趙鐵柱給開了5道口子,而且都是那種不大不小的口子,不會讓你一下子失去行動力,也不會讓你好受。

    周圍的人自覺的圍在了鬼仨的周圍,三十多個人圍一個,那真的是密不透風了。

    趙鐵柱停在兩米外,看著那三十多個人,輕聲說道,“你們,都想死么?”

    眾人只覺一股寒意直接穿透腳掌,沖向腦門,幾乎在幾個呼吸間,所有人的后背,就已經濕透了!

    趙鐵柱一手拿著西瓜刀,很奇怪的是,已經見血5次的西瓜刀,刀鋒上竟然沒有一點血跡,整個刀鋒泛著慎人的寒光。趙鐵柱緩緩的把刀的一端放在另一只手掌上,嘴角勾起一個迷人的弧度,這一霎那,原本平凡而瘦弱的那張臉,仿佛擁有了無窮的魔力一般。

    “那你們,都去死吧。”趙鐵柱臉上的笑意還沒消去,圍在人群最外頭的一個人,眼睛猛地瞪大,而后翻白,就那么躺了下去。

    “沒你們這樣的啊!!我們可沒殺你們一個人。”鬼仨驚恐的叫道。

    趙鐵柱咧嘴一笑,“所以,我想只殺你一人。”

    “第二個了。”趙鐵柱刀鋒一轉,又是一個人倒下,其冷厲很辣毫不留情的作風,一下子就把周圍的幾個所謂精英的膽子給嚇破了。大家不是沒見過殺人的,也都殺過人,只是沒見過這么詭異殺人的,刀一翻就是一條人命,你當你玩合金彈頭?還是魂斗羅呢?

    “你們給我攔著他!”鬼仨大吼一聲,直接就往旁邊的悍馬跑去,趙鐵柱笑著問道,“你們,還想死幾個?”

    嘩,一陣躁動,周圍的人瞬間就散開了,趙鐵柱一個跳躍,踩在其中一人的肩膀上,而后猛的一用力,身子就彈射了出去,那被踩之人雙膝直接跪倒在地,咔的一聲,膝蓋骨脆裂的聲音。

    “剛才你沒開槍,是明智的。”趙鐵柱的聲音這時候才幽幽的傳了過來。這人渾身顫抖著,一把袖珍手槍順著袖子就掉到了地上。

    “你還想跑么?”趙鐵柱站在悍馬的引擎蓋上面,抓著西瓜刀的手自然的下垂著。

    “我草,你別欺人太甚了!我不過是砍了你們的一個人而已,你也干掉我兩個人了,這筆帳,應該算清了吧!!”鬼仨捂著身上的傷口叫道,臉上的汗水將他那一頭不短的頭發給浸濕了,黏在額頭上,顯得十分的狼狽。

    “我手下的命,比你的命值錢。”趙鐵柱淡淡的說道。

    “好,錢,你想要錢的話我給你,一百萬夠不夠?兩百萬??三百萬!!兩條認命再加我的五刀,再加300萬,換你司機的一條命,很值了吧!!”鬼仨叫道。

    趙鐵柱搖了搖頭,“我說了,十三刀,你要能活下來,我,不殺你。”趙鐵柱輕輕一個跨步,就到了鬼仨的身前,鬼仨的手腳其實不差,要不然也不會有鬼王爺的稱呼了,見趙鐵柱終究不肯放過他,鬼仨心底的一股狠勁兒,也提了上來,出來混這么多年的人了,哪能沒一股殺伐之氣?

    鬼仨的手忙探出,剛一和趙鐵柱的手接觸,那雙手就好像突然變成了一條蛇一般,纏繞上了趙鐵柱的手臂,而后另一只手上一點寒芒閃過,直刺趙鐵柱面門。

    趙鐵柱不屑的單手一用力,那肌肉瞬間緊繃了起來,將纏在自己手上的鬼仨的手給震開,而后另一只手伸出,架住了鬼仨攻向他面門的一只手。

    鬼仨的手瞬間被夾住,鬼仨大喝一聲,“你完蛋了。”

    咻,那寒芒的中央,竟然又噴射出一只細長的黑針。

    趙鐵柱頭一抬,而后緩緩的低下了頭,他的牙齒中間,赫然咬著一根黑針。趙鐵柱將黑針甩到一旁,右手猛地滑落,西瓜刀斜著從鬼仨的鎖骨那,直直劈砍到腰部。

    “第六刀!”

    “啊!!!”鬼仨驚呼出色。

    趙鐵柱又是手起刀落,簡單明快。

    “第七刀”

    “第八刀。”

    啪。鬼仨倒退幾步,坐到了地上,雙眼驚恐的看著趙鐵柱,竟已說不出話來。

    趙鐵柱搖了搖頭,又是五刀,而后直接轉身,走向了張大炮這邊。

    “你!!!”鬼仨看著身上的刀口,這后面的五刀,十分之快,只是鬼仨竟然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難道這人放過自己了不成?只是一個你字還沒喊完全,鬼仨的身上猛地發出一陣咯咯的響聲。

    “啊!!”鬼仨大叫一聲,直接就癱軟在了地上。

    古時候,人家說,劊子手刀夠快的話,犯人是感覺不到痛苦的,甚至頭離開身子的時候,還能有知覺。

    趙鐵柱把西瓜刀往旁邊一扔,如閑庭信步一般走到了張大炮身邊,輕聲說道,“讓人過來善后吧。”

    “好的。”張大炮神色凜然的點了點頭,原本他投靠趙鐵柱,也不過是因為趙鐵柱背后的勢力,今天,他才算是真正的見識到了趙鐵柱的強橫無比,一人一刀,殺進殺出,竟無人能觸及其分毫,這樣的猛人,放在古代,想必也是趙子龍關云長一樣的人物了!

    趙鐵柱對張大炮如何善后,一點都不關心,他只是安靜的走回了醫院,那輛撞的幾乎不成樣的奔馳還停在醫院門口,奔馳的后座是一整灘一整灘的鮮血,趙鐵柱走上二樓,露西正坐在椅子上,搶救室的燈一直沒有熄滅。

    “回去休息吧。”趙鐵柱摸了摸露西的腦袋,說道。

    “鐵柱,晚上要不是我要求出來看電影,也許那人就不會受重傷了。”露西的臉上帶著一絲淚痕。

    “傻女人,那群人是專門伏擊這輛車的,你得說,今天虧了是咱們坐了,不然那人,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了。”趙鐵柱坐到露西旁邊,一把摟過露西,“你就不要自責了。”

    “真的么?”露西抬頭看著趙鐵柱。

    “當然了。”趙鐵柱認真的點了點頭。

    “剛才那些人,就是這次你來xx市的目的么?”露西突然問道。

    “是的。”趙鐵柱點了點頭。

    “鐵柱,你能跟我說說,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么?”露西盯著趙鐵柱的眼睛說道。

    “我?呵呵,我只是你的房東,你安心的做我的房客,這樣就行了,我保證,這樣的事情,以后不會再發生了。”趙鐵柱笑著說道。

    “嗯!!等你酒吧好了,我就去幫你管理。”露西堅定的說道。

    “沒問題,我給你開工資。”趙鐵柱閉上眼睛,笑著靠在椅子上,只是露西卻沒發現,趙鐵柱的眉毛,在不時的顫抖著。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