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內幕
    “哦?難不成還有什么內幕不成?”趙鐵柱好奇的問道。

    陳靈珊將伸出探出廚房看了看,而后走到趙鐵柱身邊,說道,“其實我爸當年和她結婚,也有點迫不得已的意思。”

    “哦?”趙鐵柱聽陳靈珊這么一說,就更加驚訝了,這里頭看來還真有點不為人知的東東啊。

    “當年京城的大動亂,你知道吧?”陳靈珊問道。

    “嗯,十多年前的事了。”趙鐵柱說道,“難道你家的事,和十多年前的動蕩有關?”

    “其實說有關,也有關,說無關,也無關,那一年的動蕩,幾乎影響了整個神州,雖然我們沒有直接卷入那場動蕩,但是卻也受到了波及,有一句古話是這樣說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我們就是這樣,那時候趙錢孫李周五家在京城鬧的天翻地覆,后來趙家被其他四家聯手打壓了,我們陳家那時候是比較親趙家的,自然也被波及了,而那個女人的家族,朱家,則是親其他四大家的,自然被波及的程度沒有很大,那時候我陳家一度幾乎垮掉,后來我爸就帶著人去了朱家提親了,而那朱家雖然沒有傷到元氣,但是卻也需要一個穩固的盟友,然后我爸和她就在一起了,現在雖然家里還是我爸說了算,但是她有整個朱家在后頭撐腰,連我爸都得讓她三分,更別說我了,我想過反擊,可那樣只會讓我爸更加為難,還好那個女人對我也并不敢怎么硬著來,也就偶爾給我穿穿小鞋,至于其他的,倒是都沒怎么管過我。”

    “我現在還真慶幸我老子當年讓我早早的就離開了趙家了,不然要是呆在那種深宅大院里頭,指不定我得活的多累呢!”趙鐵柱感慨的說道。

    “呵呵,我都習慣了。”陳靈珊笑著從一旁拿起圍裙穿好,“我這還得再洗一下碗筷,你去客廳等我吧。”

    “好的!”趙鐵柱點了點頭,離開了廚房。

    陳家大宅子的客廳也如他這幢房子一樣的大氣,那沙發一看就是價值不菲的,還鑲著金邊,趙鐵柱坐上去的一瞬間,頗有一種哥們也富貴了的感覺,雖然他現在確實挺富貴的,但是別墅里頭的物件還都是自己當時買別墅的時候送的呢,趙鐵柱尋思著什么時候得帶著別墅里的妹子一起去買點家具啥的。

    看到眼前有一套茶具,茶具的旁邊還放著茶葉什么的,趙鐵柱也不客氣的拿了點茶葉出來放進茶杯里,然后從一旁的一個飲水機里倒了點水出來,然后燒開,自己給自己泡了壺茶。

    “喲?還真不客氣呢?”一個尖銳的女聲傳來,趙鐵柱循聲望去,只見那陳美麗正站在一旁的一個樓梯口鄙夷的看著自己。

    對于十多歲的孩子,特別是女孩子,趙鐵柱的容忍度一直十分強的,所以在被人鄙視了之后,趙鐵柱笑著說道,“剛好有點口渴。”

    “哼。”陳美麗哼了一聲,說道,“你別看陳靈珊在外頭好像挺有錢的樣子,我們家里的錢,她可是一分錢都拿不到,以后的財產,她也一毛錢都不能分到,你要是貪圖她的錢財的話,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的比較好。”

    趙鐵柱一時之間還真有點佩服現在小孩子那豐富的想象力,有點驚訝的說道,“我怎么貪她的錢財呢?”

    “你看你,一身下來,有一件名牌么?”陳美麗更加鄙視趙鐵柱了,“你知道什么是lv不?知道什么是江詩丹頓不?不知道吧?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就證明你很沒錢,而你很沒錢,那自然需要錢,而你需要錢,那自然就想著我家的錢,你說我說的對么?”

    趙鐵柱被這一套邏輯推理給搞的完全沒有邏輯了,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陳美麗,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點什么。

    “被我說中心事了吧?告訴你啊,你要娶了陳靈珊,你一分錢也別想從我們家拿走,我們家的一切,以后都是我的嫁妝,知道么?”陳美麗威脅的看了趙鐵柱一眼。

    趙鐵柱笑著說道,“那以后你男人要只是貪圖你的財產而不是喜歡你人,你要怎么辦?”

    “怎么可能!我男朋友說了,不管我有沒有錢,都愛我!”陳美麗傲然說道。

    “喲?都有男朋友了?”趙鐵柱神色調侃的說道。

    “那是當然的,我可快二十了,怎么沒有男朋友?這很正常的好不?你們這些農村來的,是不能理解我們城里人的空虛的!”陳美麗一副和趙鐵柱沒有共同語言的樣子。

    趙鐵柱笑著說道,“那你們開房了沒有?”

    “什么?”原本還一臉傲然的陳美麗聽到趙鐵柱這話,一下子就叫了出來。

    “是你說的啊,你們都空虛了,那自然得彼此撫慰是吧?跟我說說,你們開房了沒?”趙鐵柱猥瑣的看著陳美麗。

    陳美麗突然覺得一陣寒風襲來,身上不由的起了雞皮疙瘩。

    “我們當然…當然沒有!”陳美麗猶豫了一下后,大聲說道,“雖然我們空虛,但是我們也是有節制的人!”

    “嘖嘖嘖,小妹妹啊,說謊可是不好的哦!”趙鐵柱認真的說道,“我可是婦科醫生呢!對于你們女性是女孩還是女人,我一眼就能看出來的,你…早已經是女人了,還說你沒跟人開過房哦?”

    “你…神經病!”陳美麗仿佛有點惱羞成怒一般,怒罵一聲之后,昂著頭就上了樓,不再理趙鐵柱。

    “切,小屁孩。”趙鐵柱不屑的撇了撇嘴,拿起茶喝了一口,味兒還不錯,是趙鐵柱喜歡的綠茶。

    就在這時,在客廳的外頭傳來了一陣汽車的發動機成,隨后不久,發動機聲停止,幾個人從外頭走了進來,為首的一個正是陳靈珊的老子陳鑫守。

    陳鑫守微微抬著下巴,臉上是一種十分淡漠的神色,而一個男人則是走在陳鑫守的旁邊,微微彎著腰,說道,“妹夫,我這…最近手頭真有點緊,最后一次!你再借我兩百萬,我保證不再找你借!”

    陳鑫守站住了身子,轉身看了趙鐵柱一眼,然后說道,“你先回去,等會兒我讓陳伯給你打錢,最后一次,如果你再去賭的話,我會親自把你扔進河里。”

    “是是是!”那男人滿連賠笑,然后就跟著那個陳伯離開了。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