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時機剛好
    趙鐵柱選擇在這樣一個時刻現身,其實不止是因為他現在現身不現身都對**虎的行動沒有任何影響,更大的深意在于,趙鐵柱多少還是想給那些背叛了自己的人一些機會的。

    因為,在自己生死未知的情況下,如果還要讓一個人保留對自己的忠誠,那確實可以算做是挺難的,雖然現在看著有八十多個人保持了對趙鐵柱的忠誠,但是趙鐵柱相信,這次自己要真的死了,那這八十多個人,也是會有人背叛自己的,說穿了,一個死人而已,他再輝煌再牛逼,也只是一具尸體了,很多人都得為自己的將來做打算和考慮,誓死守衛固然可敬,但是如果**虎成功上位,自己有從龍之功,那輝煌騰達也不是問題。

    所以,在這樣一個情況下,趙鐵柱選擇現身,就是給那些站在自己這邊,但是還飄忽的人一個強心劑,也是給對方的一個沉重的打擊,這些東西,都可以歸到心理戰的范疇,這些東西道道很深,這里就不多說了,反正簡而言之,就是現在趙鐵柱出現的時機,剛剛好,早了,**虎箭沒上弦,大可一走了之,晚了,那些飄忽的人眼見自己確實杳無音信,那只能擇優而選!

    趙鐵柱沒死的消息,在趙鐵柱的對頭里,趙昆侖可以算做是第一個知道的,因為趙鐵柱和鐵手等人分開后,就去找自己所在的學校的大部隊匯合了,而趙昆侖,正是在大部隊里頭。

    趙昆侖的臉上沒有過多的驚訝,甚至于還帶著一絲的欣喜,而陳紹則是一副死了老婆一樣的神情,本以為趙鐵柱應該已經成了大白鯊的盤中餐了,自己這幾天可是得瑟的很啊,對陳靈珊李靈兒等妹子那是瘋狂的攻勢啊,沒想到現在看來,這趙鐵柱竟然完好無損,好像就臉色有點白而已,要是讓趙鐵柱知道自己這幾天的所作所為,陳紹還真擔心趙鐵柱對自己做出點什么事來呢,所以看到趙鐵柱之后,陳紹一直是一副戰戰兢兢的神情,甚至于多少有點躲著趙鐵柱的意思。

    至于教導主任,那是要多開心就有多開心啊,開心的好像又娶了一個老婆似的,因為這次出來,他可是負全責的,趙鐵柱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其實倒不怕學校能對他怎么樣,他怕的是趙鐵柱的那些朋友對他怎么樣,雖然那鯊魚不是教導主任家里養的,但是人家要是想遷怒教導主任,教導主任也只能無奈不是。

    “鐵柱同學,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教導主任滿臉的喜色,“我就說嘛,鐵柱同學一定福大命大的!”

    “呵呵,這次也很危險!”趙鐵柱感慨的說道。

    “能跟我們講一講你的經歷么?”周魚好奇的問道。

    “也沒什么神奇的經歷,那只鯊魚突然就放開了我,然后我就浮上了水面,然后剛好有船只經過,我就被人救了,就這么簡單。”趙鐵柱說道。

    “哎呀,也沒有什么奇遇么?人家小說電視里可經常有這種東西呢!”周魚的求知欲明顯是十分強的。

    “哈哈,哪能有什么奇遇啊,生活又不是電影。”趙鐵柱隨口說道。

    趙昆侖就在這時候走到了趙鐵柱的身前,“你能安全回來,我想趙老一定很高興的!”

    “呵呵,我也覺得是。”趙鐵柱深深的看了趙昆侖一眼,說道,“那天,好像你是第一個浮出水面的。”

    “我對那些東西,其實并沒有多大的興趣。”趙昆侖的臉色不變,說道,“也許是我運氣好點吧。”

    “運氣好?也許吧。”趙鐵柱說著,對旁邊人人說道,“各位老師同學,我要回去休息了,咱們明天該上什么課接著上!我已經完全的沒事了,多謝大家關心了。”

    在和眾人道別完了之后,趙鐵柱跟著李靈兒回到了兩人之前一起的那個沙灘屋,陳靈珊也跟著進來了,因為之前趙鐵柱不在的時候,這個房間是陳靈珊陪著李靈兒住的,所以陳靈珊的很多行李還是放在這里的,要過來拿一下。

    “不在這多住一晚?我睡地上也是可以的嘛。”趙鐵柱猥瑣的說。

    “還是不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了。”陳靈珊調皮的笑了笑,說道,“小別勝新婚啊,今晚,可是你們兩人的世界哦,鐵柱哥,靈兒這幾天,可是成天晚上做夢都夢到你哦!我都聽到好幾次她說夢話說你的名字呢!”

    “哎呀,靈珊,作死呢?”李靈兒害羞的瞪了陳靈珊一眼,陳靈珊笑著就帶著行李離開了房間。

    “喲呵?靈兒,你半夜喊我名字,干什么呢?”趙鐵柱雙手抱胸,壞笑著問道。

    “誰喊你名字拉?我干嘛喊你名字啊,你又不是賈君鵬,我也不是你媽媽。”李靈兒哼了一聲,躺在床上,拉過被子就要睡覺。

    “你睡覺都不脫衣服的么?”趙鐵柱問道。

    “不脫,你在這里,我怎么脫啊?反正這里也熱,就蓋一個毯子就夠了。”李靈兒轉了個身子,背對著趙鐵柱。

    許久沒有聽到趙鐵柱的回話,李靈兒還奇怪趙鐵柱在干什么呢,突然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李靈兒轉頭一看,發現趙鐵柱竟然在脫衣服!

    “啊!鐵柱哥,你在干什么!”李靈兒驚恐的叫道。

    “我可不習慣穿著衣服睡。”趙鐵柱說著,將上衣給脫了下來,露出了精壯的皮肉,那縱橫交錯的刀疤槍眼,讓李靈兒眼神霎那間就出現了一絲凝滯。

    趙鐵柱脫了上衣,手就放在了褲腰帶上,看著像是要脫褲子的樣子。

    “啊!鐵柱哥,褲子不要脫!不要脫!”李靈兒騰的一下坐了起來,跑到趙鐵柱身前,一把抓在了趙鐵柱的手上,那速度,簡直比之一般的龍榜高手都不差啊。

    所以說,人的潛力,很多時候是逼出來的。

    “干嘛啊,你這樣子,很猥瑣知道不?”趙鐵柱不滿的看著李靈兒那抓在自己褲腰帶上的手。

    “不管,你不準脫褲子!”李靈兒瞪著鳳眼說道,“你要敢脫,我就叫你非禮了!”

    趙鐵柱無奈的說道,“那好吧,我不脫,不脫。唉,真是別扭,我都不習慣穿著東西睡覺的。”

    “嗯,這就好!”李靈兒放下心來,松開手,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