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兩千二百二十五章 尷尬
    其實。

    趙鐵柱很想跟劉若惜說。

    每一個人,都是會有生理需要的。

    那個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也不管你是年輕還是年老。

    只要你是一個人,就不可能沒有生理需要。

    十五六歲的小男生就學會擼管了,你這個三十歲了還是孤身一人的女人,玩玩跳蛋,其實也是沒什么的。我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眼下趙鐵柱是絕對不可以這樣說的,因為雖然大家都知道,但是知道歸知道,你說出來,那就又是另外一種意思了。

    趙鐵柱覺得,自己要真的說出來的話,估摸著劉若惜要么就是干掉自己,要么就還是干掉自己。

    “這個…”

    兩個人之間沉默了許久,沉默的都仿佛是變成了一出啞劇一樣。

    所以,趙鐵柱果斷的先開口了。

    但是在說了這個之后,趙鐵柱又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難道說其實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而且就算是我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但是這東西又不一定是你用,也許你正在研究跳蛋對經濟發展的影響呢是吧?你看人家小日本,哪一部愛情動作片里頭沒有用到這玩意兒呢?要是廣東能夠拿下向日本出口跳蛋的單子,那得多賺錢對吧?那得創造多少雞滴屁,對吧?那得有多少政績,對吧?

    既然如此,那你身為市長優先試驗一下這玩意兒的效果,那也是無可厚非的,對吧?

    當然,趙鐵柱腦子里這樣想,但是同樣是不可能說出來的。

    “那個…那個是…”劉若惜很想說那個其實只是一個打蛋器什么的,你別看他小,但是震動起來能夠很快把蛋打散,但是很明顯趙鐵柱不是白癡也不是弱智,而且趙鐵柱這貨一看就是花花公子類型的,怎么可能不認識這玩意兒?

    所以,劉若惜雖然想要解釋掩飾一下,但是卻不知道從何開始解釋,而且她覺得,這種東西,真的是越解釋越黑。

    趙鐵柱尋思著要再這么下去,估計菜都涼了,所以就將手上的那個跳蛋往旁邊一扔,然后說道,“你房間,倒是挺…挺可愛的啊。”

    “這個,還好。對了,趕緊出來吃飯吧,不然飯菜就得涼了。”劉若惜紅著臉說道。

    “嗯!”

    趙鐵柱點了點頭,直接走出了劉若惜的房間,而劉若惜卻是走進房間,然后砰的一下把門給關了。

    趙鐵柱心驚膽戰的走到桌子旁,看著桌子上的菜肴,尋思著這劉若惜會不會在里頭下個毒什么的,轉念一想,劉若惜也沒有未卜先知的功夫,要下毒估計也來不及,所以也就放下心來。

    劉若惜不多久之后就走出了她的房間,只是一張臉難得的粉紅粉紅的,而這一粉紅,直接讓劉若惜那銷魂的鎖骨看起來更加的銷魂,在銷魂里頭還隱隱的有一絲可愛。讓人忍不住就想要好好的親一親…

    趙鐵柱搖了搖腦袋,將自己的目光從劉若惜的鎖骨上移除,然后眼觀鼻鼻觀心,整個人安靜的坐在位置上,就跟一個小學生做錯事被老師訓了一般。

    “這個…吃飯吧。”劉若惜深吸一口氣,雖說自己的閨房神器被人給看到,但是你要是老這么尷尬著也不是一回事兒,所以,劉若惜只得將碗筷什么的給趙鐵柱擺好,然后強自鎮定的說道,“那個,我這些菜你試試味道。”

    趙鐵柱點了點頭,拿起米飯,然后扒拉了幾口,再夾了菜,繼續扒拉了幾口。

    “味道怎么樣?”劉若惜有點緊張的問道,任何人在自己的勞動成果被人檢驗的時候,都會緊張。

    “嗯嗯,很不錯,特別是這蛋,很好吃!”

    趙鐵柱夾著一塊炒蛋,說道。

    這趙鐵柱不說蛋還好,一說蛋,劉若惜就想到了自己房間里的東西,然后就覺得趙鐵柱這是故意影射自己了,說不得有點不滿的說道,“其他東西就沒好吃的了?”

    “有有有,都很不錯!”趙鐵柱連忙多夾了點菜放進嘴巴里,然后說道,“沒想到若惜你做飯也這么有一手啊,看來以后誰要是娶了你,那就是誰的福氣了。”

    一聽到趙鐵柱說這個,劉若惜卻是嘆了口氣,說道,“唉,都三十歲了。”

    趙鐵柱覺得自己今天晚上的表現弱爆了,絲毫沒有了當初自己看到妹子時候的風范,也不知道為什么,趙鐵柱現在就覺得特別的尷尬,反正就是看著劉若惜就覺得尷尬。

    趙鐵柱的表現倒是讓劉若惜有點詫異,這平日里比誰都浪的趙鐵柱,怎么眼下卻是跟一個什么都不動的小男生一樣呢?

    劉若惜的心里不由的升起了一股好奇,然后,劉若惜就想到要逗逗趙鐵柱,因為自從趙鐵柱來了這廣州到現在,貌似每次劉若惜跟趙鐵柱有什么交鋒的時候,都是劉若惜吃虧,這讓女強人性格的劉若惜一直心存怨念,而眼下這趙鐵柱竟然會害羞,這時候不報仇,那什么時候報仇?

    想到就做。

    劉若惜一只手撐著下巴,身子微微前傾了一點,看著趙鐵柱,說道,“你…有沒有什么好的人選,介紹一個給我呢?”

    “啊?”

    本來正在埋頭吃東西的趙鐵柱,聽到劉若惜的話,就抬頭看了一下,而前面說了,今天劉若惜穿的是一件比較低領的連衣裙,本來如果是直著身子的話,那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而眼下劉若惜身子前傾,趙鐵柱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那銷魂的鎖骨下面那一抹觸目驚心的粉白色。

    咕。

    趙鐵柱將嘴里的米飯給咽了下去,然后說道,“這個…你要什么條件的?”

    “至少得比我強,壓的過我的。”

    說到這壓字的時候,劉若惜的腳,微微的前伸了一下,在趙鐵柱的小腿上,輕輕的碰了一下。

    趙鐵柱整個人就跟觸電了似的,猛的打了個顫栗。

    隨即驚訝的看著劉若惜。

    這女人,莫不是想勾引老子?

    可是,我除了帥點,有錢點,人好點,身體好點,勢力大點,體貼點,小jj大點之外,也沒什么優點了啊!

    趙鐵柱苦惱的想著,卻不知道,劉若惜只是想要逗他一下,只是,這是否會引火燒身呢,誰都不知道。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