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最可怕的是習慣
    “樂樂,今天怎么想著來巴巴克玩,這檔次有點不夠哦!”

    玄遠一走到那開大黃蜂的年輕男人身邊,笑著問道。

    “隨便玩唄,其他地方都玩膩歪了,誰看到你都認識你,每一桌都得喝過去,多無趣,還是這種地方好,沒多少人認識咱們,咱們也能放開了玩,至于安全問題,你不用擔心,我身邊,有人跟著的。”那叫做樂樂的男人笑著說著,將手伸到身旁女人的腰上,然后往酒吧門口走去。

    玄遠一看了一下身旁的女人,說道,“等一下你那些什么姐妹,進去之后記得把氣氛帶起來啊,只要讓樂樂高興了,什么都會有的。”

    “我知道的,玄哥。”

    如夢低聲陪著笑臉說道。

    “嗯。那就好。”

    玄遠一的臉上也露出一個笑容,伸手在如夢的翹臀上摸了一把,說道,“今晚你是我的。”

    “人家知道的,不過…不過玄哥你可要好好疼人家哦!”如夢羞澀的說道。

    “那是自然的。”

    說著,玄遠一轉頭看了一下跟在自己身后從cc里頭下來的人,說道,“吹子,走吧。”

    說完,玄遠一也走向了巴巴克的大門。

    幾個人魚貫進入了巴巴克酒吧。

    這幾個人的出現也就是稍微的帶來了一些震動,然后也就自然而然的被人遺忘了,大黃蜂跟gtr都是豪車沒錯,但是也就是一般豪車的效果,剛一看到可能會震撼,但是這邊附近多的是酒吧,豪車也多的是,看多了,也就成自然了。

    人潮在繼續往前涌,二十分鐘后。

    酒吧門口一個紅色的燈亮了起來,幾個壯碩的保安往門口一站,然后將一個條子拉了出來,說道,“現在場子里已經滿員了,大家耐心等候吧。”

    那些排隊的人也沒人說什么,此時大概是晚上九點多左右,而在sh,這個點兒一般有點檔次的酒吧都滿人了,當然,也有沒滿人的,但是那要么就是沒什么意思的酒吧,要么就是檔次太高的酒吧。

    人滿了,那自然就得等人走了,這邊才能再進去,在fj的血色流連里頭,也同樣是這樣的規矩,任何有腦子的酒吧,都不會無限制的放人進去,一來人太多的話,位置就緊張,女人也緊張,二來,人太多也不安全,到時候著個火什么的,要跑也來不及。或者說發生什么踩踏事件,那也不好。

    在神州,公共安全事故往往是最難處理的,這也是為什么每次碰到什么公共安全事故,死的人都會那么少的緣故,因為死的人一多,就會對當地的官員采取追責制度,而當地官員就得費心去壓傷亡人數,而死者家屬肯定就不會同意就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給弄的沒死了,所以,這種事情處理起來,真是渾身帶刺,一個不好就容易造成不好的影響。

    所以,很多酒吧都很自覺的控制了進場的人數。

    就在這邊的人排隊的時候。

    一陣轟鳴聲從遠處傳來。

    一輛不怎么看的清楚樣子的車不算快也不算慢的開了過來,那低沉的馬達聲幾乎讓人的血液沸騰起來。

    “我草,阿斯頓馬丁。”

    自然有懂車的人認出了車子的牌子,“這款車上次車展我記得好像賣到了八百多萬,沒想到這里竟然有,而且看樣子,還改裝過了,我草,真是有錢人啊!”

    “八百萬?沒搞錯吧?”

    有人問道。

    “當然,這還只是底價呢,后面的稅啊什么的七七八八的加起來,少說也得將近九百萬,這輛車有改裝,那至少一千萬是沒跑了!”

    有人解釋道。

    嘶。

    周圍的人無一不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般正常情況下,一輛蘭博基尼裸車也就兩百萬左右,再加上配置啊什么的,三百萬也就夠了,如果買好一點的,限量版的什么的,四五百萬那也買的下來,這就是屬于非常豪華的車了,在徐匯區這邊基本上都難以見到,更別提這只是一個中檔的酒吧的門口。

    可是今天,竟然來了一輛據說價值大概近千萬的阿斯頓馬丁,這讓一眾沒怎么見過世面的男吊絲女吊絲好一陣的喧嘩,更有無數人拿起手機拍了起來。

    趙鐵柱在人多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裝13了,所以,趙鐵柱將車緩緩的停好之后,就一臉騷包的戴著一個從駕駛座旁邊一個小屜子里頭找出來的墨鏡,走下了車。

    趙鐵柱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有的只是淡漠。

    而張龍則是一臉跟班樣的從副駕駛上走了下來。

    趙鐵柱拿出報警器,騷包的就想要按一下,讓車滴一聲,結果卻發現,怎么也滴不起來。

    “這是感應報警的。”張龍小聲提醒道,“只要我們離開,他就會自動上報警器,這只是開車的鑰匙而已。”

    “你以為我不知道么?我只是隨便按著玩的。”

    趙鐵柱老臉一僵,把鑰匙給收了起來,然后說道,“我也不是沒開過這車,不過好像沒什么感應報警的啊。”

    “這是我這車才有的,其他的,有的有,有的沒有。”張龍解釋道。

    “哦!”

    趙鐵柱點了點頭,走向酒吧的門口。

    那負責攔著人的幾個保安眼見著趙鐵柱來,直接就將條子給拉到一旁,等趙鐵柱走進之后,笑著說道,“歡迎光臨。”

    趙鐵柱點了點頭,剛想說買個票啥的,結果人家賣票的愣是不賣,讓直接進去就可以了。

    “鐵柱哥,咱開的那車,可不是一般人能開的了的。”張龍解釋道,“人家開門做買賣的,多的是心思玲瓏的人,開的起咱那種車的,他是絕對不會要咱們門票的!”

    “哦!”趙鐵柱點了點頭,看了一下后面排隊的人群,然后轉身走進了酒吧。

    后面排隊的人就這么看著趙鐵柱跟張龍進去,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現如今,階級,特權的存在,早已經讓人們見怪不怪了,也可以說是,很多人已經麻木了。

    趙鐵柱的腦子里突然出現了一個念頭。

    人,最可怕的就是習慣。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