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 金色的血液
    滴答。

    水滴輕輕的打在下方的洗手池里頭,發出一聲輕微的響動。

    這是一個實驗室。

    只不過,這不是化學實驗室,看這實驗室的東西,更像是某種生物實驗室,因為在這個實驗室的周圍放著很多瓶瓶罐罐,而在瓶瓶罐罐里頭,又有很多的生物標本,甚至于還有一些小孩的標本,只不過都是畸形的,看著讓人覺得慎得慌。

    實驗室的燈光并不是很亮,不是說燈壞了,而是開的少,就開了最中央的一個無影燈。

    在無影燈的下方躺著一個人,那人的手上腳上都被一條灰色的帶子給綁著,整個人呈大字型躺在一張桌子上,這桌子看著,有點像是手術的時候病人躺著的那種桌子。

    葉詩詩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時候穿上了一件白色的袍子,頭發也被一個藍色的無菌帽罩了起來,臉上更是戴上了一個口罩。

    趙鐵柱安詳的躺在手術臺上,就好像一個被人打了麻藥的病人一樣,等待著人家開刀治療,又好像一個尸體一般,等著人家去解剖。

    葉詩詩的手上拿著一個針筒一樣的東西,走到趙鐵柱的身側,然后拉過一張椅子,坐在了趙鐵柱的旁邊。

    坐定之后,葉詩詩伸手將趙鐵柱的說給拉了過來,然后從一旁又拉了一個架子過來,在架子的上面放著一些七七八八的裝著液體的小瓶子。

    “先抽點血。“

    葉詩詩自顧自的說著,拿起其中一罐像是裝著酒精的瓶子,然后拿起一個棉花球,沾了沾里頭的液體,隨后將棉花球在趙鐵柱的中指上擦了擦。

    擦好之后,葉詩詩拿起針管,將針頭對著趙鐵柱的中指的之間,扎了一下。

    卡。

    那針頭竟然沒有辦法扎破趙鐵柱的皮膚。

    葉詩詩的眉頭微皺,但是很快舒展開,眼里竟然閃過一絲絲興奮的神色。

    “這皮膚,已經硬化到了接近一般金屬的程度了,看來,這人身上,真的有我所需要的東西!”

    葉詩詩自語了一聲之后,竟然伸手從自己的后腦勺出摸出了一根十分細小的銀針。

    隨后,葉詩詩將銀針頂在了趙鐵柱的中指上面,然后微微吸了一口氣。

    進!

    那銀針噗的一下就扎進了趙鐵柱那已經硬化了的手指頭。

    咻。

    葉詩詩快速的將銀針拔了出來,然后往腦袋后一抹,銀針又消失了。

    一滴微微有點深紅色的血點,出現在了趙鐵柱的中指之上。在那深紅之中,竟然隱隱的有著一絲絲的金色。

    “這是!!”

    即使一直云淡風輕的葉詩詩,在看到這血液里微微的金色的時候,也震驚了。

    人的血液,從來就只有一種顏色,那就是紅色,頂多就是深淺不一樣的問題,除此之外,就絕對不會再有任何其他的顏色,不只是人類,包括其他的動物,只要是哺乳動物,血液就絕對是紅色的,像這種紅中帶著一點金色的血液,葉詩詩做了這么多年研究,從來就沒有見到過!

    當然,葉詩詩也聽說過一個藍血人的傳說,傳說地球上存在一種叫做藍血人的人類族群,他們有著跟人類一樣的外表,情感,智商,幾乎跟人類沒有任何的不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們的血液是藍色的,也正是因為他們的血液是藍色的,所以他們就會有一些超脫這個世界上人類所認知的技能,比如說什么飛啊之類的,當然,這些都只是傳說,葉詩詩本身是不信的,但是,當看到趙鐵柱血液里微微的金色之后,葉詩詩覺得,也許藍血人是傳說,但是這金色血的人,卻是實實在在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為什么他的血液會是金色的?

    葉詩詩腦子里閃過這樣一個疑問,隨即連忙拿過一張試紙一樣的東西就要去將趙鐵柱的這滴血液采集下來。

    就在這時。

    原本躺著跟尸體一樣的趙鐵柱,突然動了一下,隨后,趙鐵柱的拳頭,猛的握緊了!

    那滴血,也消失在了葉詩詩的眼前。

    “我草!”

    趙鐵柱睜開眼睛,大叫一聲,然后手臂猛的一用力,往上一提。

    撕拉

    那綁住趙鐵柱手的帶子,幾乎只是瞬間就被趙鐵柱給拉斷了,而趙鐵柱的一雙腿也是拉扯了一下,將那些袋子給拉斷。

    “葉詩詩,沒想到你竟然這么猥瑣!”

    醒過來并且掙脫了束縛的趙鐵柱,怒視著坐在自己旁邊一臉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的葉詩詩,說道,“給我下藥不說,竟然還拿我做實驗,真當我趙鐵柱是沒有脾氣的么?”

    “你的血,為什么會有金色顏色的?”

    葉詩詩臉色平靜的問道。

    “你還敢問?我怎么知道,貌似現在不是你問我的時候吧?你別跟我裝無視啊,你惹惱我了,現在你要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復,這件事,我一定跟你沒完,哼,可能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吧?告訴你,得罪我的女人,一般都會死的很慘很慘的!”趙鐵柱瞪大雙眼說道。

    “難道是金屬元素?還是更簡單點的黃金?”葉詩詩自顧自的說道,“但是,那些東西在分解之后,是不會有這樣讓血液帶金的現象的!”

    “你還裝傻充愣?”趙鐵柱直接伸手,一把抓在葉詩詩的領口處,然后一用力,將葉詩詩整個人給提了起來。

    “告訴你,妹子,我生氣了,后果很嚴重!”趙鐵柱說道。

    “你想學古武術么?真正的古武術?”

    葉詩詩在看了趙鐵柱一會兒之后,突然說道。

    “真正的古武術?”趙鐵柱愣了一下,錯愕的看著葉詩詩。

    葉詩詩的手輕輕一抬,在趙鐵柱的手腕上摸了一下,隨后就聽到咔的一聲。

    趙鐵柱的手一軟,松開了葉詩詩的領子。

    “我草!”

    趙鐵柱看著自己那攏拉著的手腕,再看了一眼葉詩詩,就這么一下,自己的手腕就脫臼了?敢不敢不要這么神奇啊!

    “古武術,博大精深,我能教你的,很多很多!”葉詩詩說著,微微往前跨了一小步,然后,沒有任何生息的,一只手就出現在了趙鐵柱的手臂旁邊。

    又是一抹。

    咔。

    “我草!又脫臼了!”

    趙鐵柱連忙用另外一只手將那已經脫臼了的手腕跟手臂給按了回去,隨即戒備的看著葉詩詩。

    “這只是簡單的挫骨手,而我,會的東西,很多!”葉詩詩平靜的說道。

    趙鐵柱的怒火,瞬間就沒了。

    (葉詩詩很霸氣有木有。子怡會不會比她霸氣?)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