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兩千四百五十九章 藥?
    “你不會對她有意思吧?”

    在下樓的時候,趙鐵柱看著一臉陰郁的文婷,問道。

    “你再說?信不信我真的在這里跟你打一場?”文婷瞪著趙鐵柱,問道。

    “信,不過,我就問一下嘛,你要真的有意思,我不介意做個月老的,我的思想還是蠻開放的,拉拉什么的,我都是能夠接受的,就像搞基一樣,其實,愛情是不分國界年齡人種跟性別的!”趙鐵柱說道。

    “…”

    文婷無語的看著趙鐵柱。

    “而且,我跟你說哦,那人,叫陳萌,她呢,她有點不一樣的!”趙鐵柱此時就跟一個長舌婦一樣,滔滔不絕的說道。

    “怎么不一樣?”文婷問道。

    “她…她喜歡女人。”

    趙鐵柱低聲說道,“所以啊,我覺得,你們兩個還是十分有可能的!到時候你們倆喜結連理的時候,一定不要忘了請我吃喜糖哦!”

    “你不猥瑣會死么?我只是想要再跟她好好的討教一番。”

    文婷無奈的說道,“不是誰多像你這樣,好不?”

    “好吧!那就隨緣了,她的聯系方式我找個時間再給你。”

    趙鐵柱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要是有需要的話,隨時而已叫我,我在江湖上,人稱月老小郎君,專門給人牽線搭橋的。”

    “去死。”

    離開了這家什么健身會所,三人隨便找了一家附近的酒吧就坐了進去,然后點幾箱啤酒,坐下就開喝。

    有時候,緣分這種東西,還真是很神奇。

    就在趙鐵柱三人進來后沒多久,馬樂樂一群人,竟然也來到了這個酒吧。

    只不過,酒吧里頭人太多了,趙鐵柱三人喝自個兒的,也沒有去看到底誰來了,而馬樂樂幾人也沒有走趙鐵柱這邊過來,所以,這兩撥人都在一個酒吧里頭喝酒,但是彼此竟然都沒有看到對方。

    “萌萌,坐里頭吧。”

    在一個比較偏的卡座里頭,玄遠一殷勤的對陳萌說道。

    陳萌點了點頭,坐了進去,玄遠一直接坐在了陳萌的旁邊,而馬樂樂則是看了玄遠一一眼,然后帶著一個女的坐在了玄遠一的另外一側。

    “晚上出來開心點,這家酒吧,我也沒來過,就隨便找的,也不知道質量如何,大家就將就一點哦!”

    馬樂樂說道。

    玄遠一笑著說道,“沒來過才好,這樣省的到時候碰到這樣那樣認識的人,都不能喝盡興,萌萌,晚上喝什么酒?”

    “啤酒吧。”

    陳萌隨口說道,腦子里卻一直是剛才那個女人的樣子,她的短發,她那矯健的身姿,還有那銷魂的手指頭。

    陳萌喜歡偷女生內衣褲,這是為什么?其實很簡單嘛,陳萌的性取向多少是有點問題的,不然正常人哪會偷同性的內衣褲,而在今天,陳萌在跟文婷大戰過一場之后,突然發現,自己的一顆心,貌似不受控制的開始快速躍動了起來,這種感覺,隱約聽自己的姐姐說過,這叫做戀愛的感覺。

    陳萌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不是戀愛的感覺,只是,她現在覺得,自己好想再看一眼剛才的那個人,再跟她好好的打一場,兩個人的身體能夠更加緊密的貼在一起,甚至于能夠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心跳。

    陳萌的臉,莫名其妙的就紅了起來。

    當然,對于文婷是女人這件事,陳萌根本就無所謂,她能做出偷女人內衣褲的事情,自然就不怕自己愛上一個女人,只不過,對于文婷會不會也對自己同樣的感覺,陳萌沒有多大的信心。

    正在胡思亂想的陳萌,根本就沒有看到,在玄遠一給自己倒酒的時候,一個藥片一樣的東西,被玄遠一給扔進了酒里頭,隨后,那藥片很快的就化開,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來,萌萌,喝酒,晚上玩的開心一點,等會兒我會送你回宿舍的!”

    玄遠一將酒杯遞給了陳萌,陳萌不疑有他,跟眾人碰了一下杯,然后將酒一飲而盡。

    酒吧的燈紅酒綠,映襯著都市男女的空虛寂寞。

    各種各樣的人,在舞池里扭來扭去,各種接觸各種浪蕩。

    趙鐵柱跟蘇格拉還有文婷倒是十分淡定的坐在小卡座上喝著啤酒,文婷的酒量不錯,而趙鐵柱跟蘇格拉也沒有特地想要灌他,所以,一直喝了許久,三人都沒有醉。

    “我跟你說,當年我在西點軍校的時候,那碰到的,可都是超級高手,世界前幾的傭兵,我都碰到過好幾次,你是沒見過他們出手,那真叫一個厲害,鐵柱,我爸說你是什么世界神榜的前五十,我不信,你這身板,看著不像是高手,不如找機會,你用全力跟我打一次吧?”文婷說道。

    “我就一普通男吊絲而已拉。”趙鐵柱喝了口啤酒,說道,“沒你爸說的那么邪乎,不跟你打了,等會兒要是把你打的愛上我,那可就不好了。”

    “切,我不喜歡你這類的。”文婷說道。

    “我也不喜歡你這類的!”

    趙鐵柱撇了撇嘴。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碰了文婷一下。

    文婷皺了皺眉頭,挪了一下身子,結果那碰了文婷的人,突然間整個人就撞向了文婷,幸好文婷是有練過的,所以并沒有被撞倒。

    “怎么回事。”

    以文婷的脾氣,被人連撞兩下,那自然就火了。

    只不過,那撞了文婷的人,卻是踉蹌著往酒吧外跑了出去。

    “咦!”

    看著那人的背景,文婷就覺得一陣的眼熟,只不過,酒吧里頭燈光亂閃,晃的人看不清東西。

    “借過一下。”

    幾個男聲從文婷的身后傳來,文婷剛一轉身,兩個男人外帶著幾個女人就從文婷的身邊跑了過去。

    “都怎么搞的!”

    文婷不滿的嘟囔了一句。

    “還能怎么搞的,有人被灌醉了,有人要被帶走,但是又不想被帶走,跑了,后面的人追唄。”趙鐵柱笑著說道。

    “哦?還有這樣的?這東西,不都得講究你情我愿的么?”文婷問道。

    “是啊,也許上過床之后就你情我愿的了,不過,文婷,我建議你出去看看。”趙鐵柱說道。

    “為什么?”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剛才跑出去那個女的,是你的相好的。也就是陳萌。”趙鐵柱說道。

    “什么!?”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