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豐乳肥臀 > 第一百零四章 平靜的令人失望
    奇書網 www.wujcju.live,提供真正已完結全本小說免費閱讀!

    馬寧燕笑。

    “我說真的。”

    “我沒說是假的。”

    “你表情說了!”

    馬寧燕給張少楠做了一桌子好吃的,還有啤酒,仿佛知道張少楠要走似的。張少楠確實要走,他已經想清楚,不能留在這里,留在這里連街都不敢上,沒理由一輩子過著地老鼠一樣的生活。而且,張少楠還害怕連累馬寧燕,必須離開,而且宜早不宜遲,沒有別的選擇。

    “馬寧燕,我要離開了,謝謝你對我的照顧,你是個好人。”

    “什么時候走?”

    “今晚。”

    馬寧燕淡淡哦了聲,很平靜,平靜的令人失望。

    和馬寧燕喝了三瓶啤酒,張少楠不再喝了,他需要保持清醒,馬寧燕也沒有逼張少楠再喝。搞笑的是,菜他們都沒怎么動,都放涼了,然后隨便吃了一點,坐著聊天,一直到十點多。

    “我要走了!”張少楠把自己的東西放進背包,把用剩的藥物也放進去,然后進廚房偷偷摸了柄削水果的小刀放進背包,出來時發現馬寧燕提著一袋東西在門口看著他,他說,“防身用的,以備不時之需。”

    馬寧燕哦了聲,把那袋東西遞給張少楠:“這個給你。”

    張少楠打開看,袋子里面有面包、有水,雖然不多,但足夠吃兩天。

    張少楠離開了,馬寧燕沒有送他出門,張少楠相信她肯定在窗子后面看著自己漸行漸遠的背影,然而張少楠沒回頭,覺得沒回頭的必要,相處過大半個月,如果有緣,一定會再見面。

    天氣很冷,街上人不多,張少楠把頭埋在大衣里面,不緊不慢往前走。他已經研究過地圖,知道應該往什么地方走。走了兩個多小時左右吧,張少楠走到了一個小山頭,下面是隧道,然后是火車道。這條火車道是南下的,地圖指示的方向是這樣,除非地圖出錯。

    張少楠打算跳火車,汽車不安全,而且走不遠,雖然事情過去那么多天,張少楠不相信那些人已經放棄找自己,因為自己重傷跑不遠,一定躲著,只要他們守住各個車站碼頭,自己插翅難飛,他們肯定這么想,雖然跳火車危險,但至少還有希望,留下來卻沒有任何希望,遲早會被找到。張少楠現在心里想的是,但愿不要等到天亮都等不到一班火車……

    點了根煙坐在一塊石頭上面,張少楠從包里摸出那炳小小的水果刀,掂了電刀鋒,很利。張少楠笑自己,還想跟人拼命嗎?

    不想,一直都不想,覺得那樣很殘忍,但別人追殺他,沒辦法,只能比別人更殘忍,才能生存下去。想著想著,張少楠想起了錢碧晴的話,錢碧晴說他沒有接受這個世界的規則。

    張少楠開始有點明白,錢碧晴說的不完全是錯的,自己過去活在一個簡單的世界,沒有沖突,沒有危險,沒有非得不可,所以生活一直都很純潔,偶爾有點兒小吵小鬧小打架,但不至于要跑路。后來不一樣了,自從幫冷面菩薩做事起,生活就變的復雜,而自己沒有去想規則的問題。

    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張少楠等了一小時,很遺憾沒有看見火車。不過第三個小時,等到了,張少楠聽見遠處傳來轟鳴的聲音,他立刻往身后的隧道出口跑,找了個最低矮的位置。他沒有跳過火車,只是在電視上看見過,看那些人跳很容易,火車也很慢,但當自己真正跳的時候,才發現火車很快,非常快,瞬間就過去一截。

    張少楠有點退縮了,但是他必須跳。

    找準位置,張少楠閉上眼睛往下跳。

    轟一聲,張少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撞在一堆帆布上面,最后撞上廂節的鐵板,很痛,痛的冷汗淋漓,不過因為重要的關節部位都包了層布塊,腦袋也戴著帽子塞進了一些布塊,張少楠并沒有傷到,只是痛,短暫的痛,很快就搖晃著站了起來。

    張少楠割開那些帆布,看見一片片紙皮,拿刀挖了一下,紙皮下面是大理石,還有圖案。張少楠找了個位置坐下,掏出一支礦泉水喝了幾口,然后點了根煙抽著,抽了幾口,他忽然大笑起來,哈哈大笑,沒有人聽見,他的耳邊只有呼呼的冷風吹過的聲音。

    媽的,老子終于離開這個鬼地方,終于離開了,這個鬼地方幾乎讓老子丟命。

    再見了,溫州……

    很冷,天蒙蒙亮的時候最冷,張少楠鉆進帆布里面,把割開的口子拉緊,縮著身體。很快,天完全亮了,然后火車慢了下來,過站,張少楠聽見廣播。過完以后火車又開始加速。

    就這樣時快時慢跑了一整天,張少楠在火車里呆了一天一夜,坐累了站起來蹦兩下,餓了吃面包,喝水,抽煙,也攀上去看一下風景,一片平原,張少楠不知道火車到了什么地方,但是卻可以確定已經離開了很遠。

    第三天的中午,火車徹底停了下來,張少楠決定下車,攀上去看了一眼,是個小站,站后面有高樓,可以確定是城市,但不知道是什么城市,身后是一片農田,種瓜菜的。

    張少楠找了個比較平坦的地方往下跳,由于下著毛毛細雨,農田里一片空無,并沒有人看見他從火車上跳下來,而他,很順利鉆進一條干固的小坑,一直往前走……

    拐了一大段路,張少楠終于拐進了城區,稍微有點臟亂。張少楠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問人嗎?他怕別人當他傻子,想了想后,他去買了一分當地的報紙,韶關日報。

    找了一個餐廳要了一個飯,張少楠開始翻地圖,因為聽見有人說粵語所以翻廣東的部份,終于在湖南交界處找到這個城市,韶關市,廣東最偏北的一個城市,距離廣州還有一段路。

    吃完飯,張少楠打車到汽車站買了張去廣州的票,傍晚他才到了城廣州城,到處都可見廣州某某某等文字招牌。

    下了車,站在這片冬天也顯得很溫暖的土地上,天空是灰暗的、空氣質量是特別差的、別人說話張少楠是聽不清楚的、方向感是沒有的,但張少楠卻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山長水遠,該不會追殺到這里了吧?他們的勢力如果能延伸到這里,自己也認命了,當然認命之前先和他們拼命,殺他十個八個,媽的,死也得死的有價值。

    離開汽車站,張少楠決定先去找個小旅館住下,后面再慢慢考慮,反正暫時不缺錢。然而一摸自己的包,發現被割開了,現金不翼而飛,銀行卡也一樣。銀行卡丟了無所謂,反正里面的錢張少楠不敢動,而且就算被偷去,對方也不知道密碼,錢最后還是屬于他。可是,現金,那是救命的。

    張少楠那個抓狂啊,連什么時候被人家割的都不知道,他唯一確定的是幾分鐘前離開餐廳還是完好的……

    莫非剛剛被人撞那會兒?

    張少楠立刻望向身后,一群密密麻麻的行人,他隱約記得撞他那個人戴一頂圓帽。追過去搜索,一路往回走,沒看見。張少楠很憤怒,那是他的命,沒錢怎么生存下去?現在不是隨便找份工作就可以的,在跑路,都說南下小偷多,為什么就那么不小心呢?

    張少楠繼續搜,忽然在一條大街的巷子里看見了那頂帽子,張少楠立刻快步追進去,那家伙抬頭看見是張少楠,撒腿就跑,跑的非常快,張少楠追不上,眼看那家伙左拐右拐就要消失,忽然看見前面有個三十多歲長的蠻大個的男人,張少楠大聲喊捉小偷,那個男人愣了一下,有點猶豫,最后還是伸出援助之手抽住那個小偷的衣領,無奈小偷很狡猾,翻了幾翻風衣脫了出去,人繼續跑。

    那個男人丟掉風衣幫忙追,追到一個破房子前,小偷喊了幾聲,由于說的是粵語,張少楠聽不懂,不過繼續追了一陣,他知道那家伙剛剛喊什么了,喊幫忙,那破房子內很快蹦出六七個人,一個個兇神惡煞,幫張少楠追那個男人立刻回頭跑,然后拉住張少楠跑。

    對方人多,張少楠只能往回跑,他現在的處境不能弄出大動靜,那點錢沒理由拼命吧?

    “兄弟,對不住啊,幫不了你。”跑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那個男人喘著粗氣說,說的是粵語,看張少楠一臉茫然他才用生硬的國語說了一遍。

    “不怪你。”張少楠看了看這個男人,很真誠的一個人。

    “被偷什么東西了?”

    張少楠翻了翻自己的包,被割開的口子對著他。

    “現金?怎么這么不小心呢?”他嘆了口氣問,“你剛來廣州?”

    張少楠點頭,翻了翻口袋,就剩下一百塊了!

    “走,請你喝水,渴死了。”

    那個男人領著張少楠轉到大街,在一個小商鋪外面的桌子坐了下來,要了兩瓶可樂,把其中一瓶遞給張少楠,還掏出一包煙,分給張少楠一支說:“往下打算怎么辦?你下來是走親戚還是找工作,哦,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向前看,呵呵,很逗的名字,不知道我爸當時怎么想的,給人笑了半輩子。”向前看大笑,“你呢?”

    “我……陳小青。”這是龍銘天給張少楠弄的名字,高科當時有個陳大青給張少楠弄走了,張少楠現在的假名陳小青,這事情挺逗的。

    “你還沒告訴我呢,走親戚還是找工作?”

    張少楠在分辨向前看是好是壞,因為他太熱心,幫忙追小偷或許出于正義,但是追完以后呢?都說廣州這片土地很冷漠,張少楠不得不懷疑一下。可是,怎么看都感覺向前看不是壞人,他的眼神是很豪爽正直那種:“工作吧!”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