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豐乳肥臀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放下
    奇書網 www.wujcju.live,提供真正已完結全本小說免費閱讀!

    何巧巧哦了一聲,眼眶內眼淚在打轉。

    “至少你還能夠恢復過來,追殺你那些更慘,好幾個殘了。”郭曉婷白了張少楠一眼,“我就沒看出來啊,你還挺兇狠,膽子夠大,不過幸好沒涉及到警察,當你們黑吃黑,警察懶的管。”郭曉婷用這種方式告訴張少楠警察那邊沒有問題,不用擔心警察找麻煩。

    “老婆,你話不對,兇狠,不兇狠命就丟了告訴你。”

    “不殺人是明智,殺人性質就變了!”郭曉婷說,“如果是想坐牢,那倒是可以試一試的。”

    為了不讓這對極品再次吵起來,張少楠插話道:“我們去哪里?”

    蘇決然說:“回家。”

    開車到了小區,停好車,張少楠連車鑰匙都不拔,迫不及待打開車門往樓上沖,可是沖上去以后才想起自己沒鑰匙,只能狠狠拍門。門在不久后打開,是何瀟瀟,張少楠把她拉出來,抱住。張少楠很想她,這個傻傻的女人已經為他受了兩次傷,他還說保護好她、照顧好她,然而卻沒有,他覺得愧對陳母……

    忽然,張少楠肩頭一痛,被莫名其妙咬了一口。

    放開何瀟瀟,張少楠以為何瀟瀟看見他會哭的死去活來,會說想他什么的,但是錯了,何瀟瀟只是瞪大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他,隨后說出一句令他幾乎昏倒的話:“你個死色狼,你誰啊?為什么抱我?”

    張少楠看著何瀟瀟,認為何瀟瀟在開玩笑,但何瀟瀟不是這樣的,而且神情不似開玩笑,而是真的不認識。張少楠想也不多想,立刻轉身往下跑,跑了兩層,看見走前面的蘇決然,他立刻拉著蘇決然往回沖,沖回家,何瀟瀟那會兒正準備關門,張少楠飛快用腳頂住,轉身抽著蘇決然的衣服問:“告訴我,瀟瀟到底怎么了?”

    “沒事啊,這不是很好嗎?”蘇決然笑了下,“真的沒事,你都能看見。”

    “好?好你媽啊,他都不認識我。”張少楠罵的很大聲,控制不住。

    “失憶了,不記得你。”張少楠身后的郭曉婷回答道,“我們給她說過去,看照片,什么方法都試過,沒用,但她知道我們之前認識,就這樣,沒有別的情況了!”

    “怎么會這樣?”何瀟瀟失憶?不就是撞到了腦袋嗎?自己的腦袋也撞了很多次干嘛不失憶?張少楠感覺無法接受。

    郭曉婷沉默。

    “醫生怎么說?告訴我,醫生怎么說?”

    蘇決然說推開張少楠的手:“有可能恢復,給點時間吧!”

    何瀟瀟一直看著他們,發現張少楠在看她,她瞪大眼睛看張少楠,然后露出一個笑容:“原來你不是色狼。”說著,把門打開讓張少楠進去。

    張少楠的家依然是那么熟識,收拾整潔,一塵不染。

    張少楠回了房間,撲在自己的床上,不理會所有人的奇怪在床上胡亂翻滾。他們不明白的,那種如喪家之犬一樣逃亡的日子,期間所受的不是人受的苦難,張少楠今天能站在這里一切都值得慶幸,唯一悲哀的地方是,一切都變了,冷面菩薩失去蹤影,何瀟瀟失去記憶,皇冠不再是皇冠。

    不知什么時候,門關上了,張少楠一個人在房間里,想許多事情,抽煙,嘴巴辛辣,抽到麻木了,想到麻木了。最后有人敲門,是何巧巧,她心情和張少楠一樣,極差,她把一切表現在臉上:“吃飯了!”

    “何巧巧。”張少楠叫住她,“來,給我笑一個,就一個,簡簡單單就可以了!”

    何巧巧愣了一下,她真的笑不出來。

    “笑嘛,沒什么的,你不爽誰我把她劈了!”其實張少楠想說的是,失去了什么必須要搶回來,可是失去了什么?冷面菩薩?皇冠不是他的,他沒資格說這種話。

    他已經有點想明白,錢碧晴計劃很陰險,追殺他是為了讓冷面菩薩妥協,他算不準,龍銘天也算不準,冷面菩薩居然會放棄皇冠,他奇怪為什么錢碧晴會打電話讓自己走,告訴他只有一個半小時時間,她想他走,如果他死了她什么都得不到,但是……追殺他的人很真實,真想他死,這又是為什么?這個問題張少楠想了許久,沒結果。

    飯是何瀟瀟弄的,她失去了記憶,卻沒有失去做菜的天份,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只是吃飯氣氛極其糟糕,無論蘇決然與郭曉婷怎么一唱一和去調節氣氛都改變不了,張少楠稍微還能笑出來,何巧巧笑不出來,何瀟瀟則因為有張少楠這個陌生人存在,話特別少。

    而且張少楠這個陌生人還對她好的有點過頭,給她夾菜什么的,老盯著她看,她不自在,甚至有點害怕。

    張少楠內心隱隱作痛,居然是這種結果,不過還好,都沒把小命弄丟。只是,為什么何瀟瀟總是戴著帽子?另外……她似乎并沒有頭發。

    吃完飯,張少楠準備去冷面菩薩家看看,他帶上了何巧巧。途中,張少楠問了許多想要知道的事情,可惜大多沒答案。何巧巧也不知道,唯一能回答的就是錢碧晴一直用他要挾冷面菩薩,開始時冷面菩薩不同意,直到有一天晚上錢碧晴交給冷面菩薩一只信封。

    是通過何巧巧交的,何巧巧猜里面裝的是照片,可以摸出來,那天晚上是張少楠打電話回去的前兩天,第二天冷面菩薩就開始動搖了,準備妥協。第三天他打了電話,冷面菩薩立刻趕去廣州,回去以后馬上與錢碧晴達成了協議。

    隨后兩天時間冷面菩薩給何巧巧交代許多事情,何巧巧只是感到奇怪,卻不敢問,直到離開這個城市前一刻冷面菩薩才對何巧巧說要離開,然后上了一輛出租車,離開的時候穿一件旗袍,拉著一個行李箱,不用想……那件旗袍肯定是張少楠送那件。

    何巧巧是想找張少楠的,但找不到,張少楠買了只新電話,卻沒有打過給她。

    張少楠感覺自己特別窩囊,如果不打電話給蘇決然或許沒跟陳小晴醉酒發生關系,最后結果必然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冷面菩薩絕對不會失去皇冠。他覺得自己害了冷面菩薩,很內疚。

    自己有那么大價值嗎?值得用整個皇冠交換?傻冷星蕊居然為自己犧牲那么大,而她犧牲的那一刻呢?自己在干著什么事情?在和陳小晴鬼混,雖然那是喝醉了酒不是愿意的,但這好像不能做為理由,自己就是犯賤,就他媽不是人,禽獸不如,應該去死……

    自責,深深的自責,因自責而憤怒,張少楠用力油門踩,越踩越深,直到何巧巧說了一句令他可以瞬間平靜的話,何巧巧說:“這是冷總的車,她留下的東西不多,你是不是想弄糟糕了?”

    張少楠放慢了車速……

    到了冷面菩薩住的花園,張少楠在車里找到業主卡,順利開進去。

    大門的密碼沒有換掉,張少楠和何巧巧走了進去。何巧巧顯然已經來過很多遍,對整個房子的結構格局很熟識,她第一時間就可以在這個若大的房子找到廁所的具體位置。

    張少楠進了冷面菩薩房間,關上門,與外面隔絕。開了燈,他在梳妝臺上面發現一封信以及一張照片,照片竟然是他在食品廠照的,照片上的他穿著工作服,蹲在包裝部的某個角落里抽煙。

    張少楠震驚,無比震驚,冷面菩薩居然有這樣的照片?他連什么時候被照的都不清楚,照片她從什么地方得來的?按理說不可能,他打蘇決然電話之前冷面菩薩根本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否則早就已經找來。可是現在他卻在冷面菩薩家里發現了照片,而且是冷面菩薩故意留給他的。

    到底怎么回事?到底什么意思?冷面菩薩要告訴自己什么?

    張少楠有點狀況,立刻去拆信:

    張少楠,你回來了,我卻要走了,原諒我不辭而別,這是命。我總是算計別人,每次都成功,我感到愉悅,事實上我不快樂知道嗎?我只是虛有其表沒有靈魂。這一次,我輸了,輸的徹底,我不悔,因為我輸掉的價值與得到的價值相等,甚至得到的更加重要一些。

    你心里許多疑問恕我不能給你解答了,因為,我要去尋找失去的自己。

    話到此,趕時間,最后送你兩個字:放下。

    冷星蕊。

    以上就是冷面菩薩寫給張少楠的內容,短短幾行,連一個愛字情字都沒有提及,但是那份情意比任何東西都要貴重,幾乎把張少楠弄哭了……

    張少楠小心翼翼把信折好,塞進口袋。躺在冷面菩薩香氣彌漫的大床上,他仿佛還能夠感覺到冷面菩薩的存在,抱著一只枕頭,猶如抱著冷面菩薩看似剛強實質柔弱的身軀,張少楠只能如此去感覺她了……

    忽然,張少楠想起些什么,立刻跳下床,準備翻箱倒柜,可是剛翻完第一只抽屜就放棄了,因為抽屜里有一張紙條,寫給他的:笨蛋,別翻我的東西。

    冷面菩薩,居然連他要做什么都知道,討厭死了!但是他笑了,對她又愛又恨。

    坐久了,想抽根煙,又怕污染冷面菩薩的房間,剛好何巧巧又敲門,張少楠問:“怎么了?”

    何巧巧隔著一道門對張少楠說:“沒有……我只是……看你有沒有問題。”

    “我能有什么問題?”

    何巧巧沒又回話,走開了!

    張少楠開門走出去,看見何巧巧坐在沙發上,他隨即坐到她的傍邊:“何巧巧,能不能問你一些我自己很想知道卻從來沒有問過的問題?”張少楠有許多問題想要問何巧巧,從高科開始積累下來的問題,她和冷面菩薩之間的關系以及她的身世過去之類。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