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豐乳肥臀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談話
    奇書網 www.wujcju.live,提供真正已完結全本小說免費閱讀!

    “你的話很深奧,我笨,聽不明白。”錢碧晴原來這么會說話,張少楠以前沒發現,而且她還那么深沉,冷面菩薩那種是不怒而威,怒起來天塌地陷,錢碧晴則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笑里藏刀,隨時取人命。

    “那就是恨,你不用裝。”

    “我裝?”張少楠哈哈笑了幾聲,一步步走近錢碧晴,站在她身后兩米遠的地方,“你是說我裝?我們到底誰裝?是你裝吧?你從一開始就在我面前裝,我以為你很善良,我還幫著你。可笑,原來我一直被操控,我還以為你這么好心幫我寫方案,原來你是用我的電腦發貼,而且你還有很多事情是利用我的,我敢肯定,只是我不知道,我現在也不想知道了,是這樣嗎?錢董事長?”

    “我喜歡你,那不是假的。”

    “誰知道?你這樣的人有什么事干不出來?你連自己都敢搭上。”

    錢碧晴飛快站起來,抬手就是一掌打在張少楠臉上,張少楠愣愣看著錢碧晴,有點不敢相信,說的話是過份了一點,但那是事實,錢碧晴居然動手,哈哈,憑什么動手?

    錢碧晴的目光慢慢變柔弱,輕輕伸出手想撫摩張少楠的臉,張少楠躲開了,沒有讓她碰到。

    “痛嗎?”

    “痛你媽啊?你是問我的臉還是我的心?”張少楠把心里的怒火壓下,他語氣冷的不帶一絲情緒,“如果是臉,一點都不痛,相比被人用刀砍的時候感覺好多了,還不用流血、不用擔心生命的安危。如果你問心,我的心早就死了,被追殺的時候已經死了,更沒有任何痛苦可言。”

    錢碧晴臉色有點發白,但很快又恢復正常:“你心里充滿了怨恨。”

    “是。”張少楠毫不猶豫的回答,“我恨你們。”

    “你不該這樣。”

    “你沒試過那種凄慘,被人追殺的如喪家之犬,幾乎把命丟了,你會懂嗎?憑什么啊?憑我是個小人物嗎?是小人物就該這樣嗎?如果我是個大人物呢?我至不至于弄到這么慘淡?”

    “你還是沒有接受規則,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

    “食個屁,與這個世界無關,世界是干凈的,就是你們這些自視的強者到處欺凌人,最骯臟就是你們。”

    “或許你說的對吧,但是你不欺負別人就會被別人欺負,你選擇前者還是后者?你現在沒有實力所以認為不公平,但是當你擁有了實力,你一定不會那么想。有時候人面臨許多選擇,你被欺負過了你就要欺負回來,如果有一天你的實力足夠去討回公道你一樣會欺負別人。不說未來,就說你在高科的期間,你不是仗著皇冠撐腰欺負別人弱小嗎?”

    “至少,我沒有主動去招惹別人,即便是你們,我要討回公道也是被逼的,我沒有對不起你們。”

    “性質一樣的,你無法逃避接受,你自己也知道,你換個角度去想,還是拿你在高科期間來說,決戰的時候中間出現一個小人物,這個小人物可以助小王打敗你,或者可以助你打敗小王,你會不會利用?會吧?如果是前者,你會千方百計滅了他,讓他失去戰斗力,如果是后者……你也會狠下心腸,最多事后補償一下,對嗎?”

    張少楠不知如何回答,好像錢碧晴說的很有道理,換了是他也會這么干,但如果小人物換了是他,他受不了,根本就不是錢碧晴說的那么一回事。

    “想明白了?”

    “重要嗎?”張少楠已經不再去想對與錯,在想錢碧晴的目的,為什么和他說這番話,可是沒找到答案,但很肯定錢碧晴是有目的的,否則她不會在這里浪費時間。

    “不重要,我說了,這是規則,是你覺得重要,我解釋給你聽而已。”

    “好吧,你的解釋我一點都不同意。”

    “你自欺欺人。”

    “隨便你!”

    “我也是,我明明喜歡你,可是……我不知道為什么,其實那時候我也很難受,我也害怕你把命丟了,非常害怕,那幾天我甚至沒有睡,捧著電話在祈禱,我痛恨自己,我為什么要這樣,但是我沒有任何選擇,只有這樣……幸好你什么事都沒有,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安心。”錢碧晴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是悲傷的,仿佛是真的一樣,可惜張少楠已經不相信她,她不值得張少楠相信。

    “哈哈,你說的很好聽啊!”張少楠脫掉自己的風衣,很冷,他堅持著把上衣脫光,“你看,我是什么事都沒有嗎?你看看這些傷痕,砍的不單單是我的皮膚筋骨,還有我的心,傷疤會好,心無法縫補你知道嗎?你讓我充滿了對你的仇恨,你說你沒有選擇,可是你剛才說什么?你說人面臨許多選擇,你選擇了么?我呢?你給我過選擇嗎?我有選擇我不逃命嗎?我有選擇過我必須要被你們利用嗎?我不是人?你們才是?”

    “我給過你選擇,你不肯離開冷面菩薩。”

    “那叫選擇嗎?我讓你離開你爸你愿意嗎……你不要碰我。”錢碧晴想碰張少楠的傷疤,手被張少楠打走了,張少楠穿上衣服,“你愿意嗎?哈哈,虧你說得出來那叫選擇,你那是逼我,逼我背棄信義,你逼我當一個陰暗的壞人,干一些我不喜歡的事情,冷面菩薩就從來沒有這么逼過我,你憑什么?而且,冷面菩薩會讓我抽身,她不會這么對我,她寧愿不要,現在就是最好的證明,她用皇冠換了我回來。”

    “我希望她沒換。”

    “你不是想這樣嗎?你得到了,你應該高興。”

    “我不高興。”錢碧晴吼了一聲,然后又冷靜下來,“因為得到的同時失去的也多。”

    “你省點吧!”張少楠點了根煙,靠在觀望亭的柱子里,冷冷看著錢碧晴,“開始的時候真的不能接受,你居然是這樣的,你知道嗎?我幾乎就相信你了,是你的表演好還是我笨?如果我一早懷疑你或許我會沒那么恨,可是我沒有,這算什么?你知道這種傷害有多大嗎?”

    “我說了,我沒有選擇。”錢碧晴稍微有些憤怒,“而且……你不要拿冷面菩薩和我爸比,我們那是血緣關系,你和冷面菩薩什么關系?當初是什么關系?人家有正眼看過你一眼嗎?你別自作多情了。”

    “我自作多情?你沒有看見結果嗎?現在呢?冷面菩薩用你的皇冠換了我,這什么關系?我告訴你,她是我的女人,現在是,未來是,永遠是,她失去的我會為她拿回來,你給我聽好了錢碧晴,不管你怎么對付我都好,就算你不對付我,只要你在皇冠一天你都會是我的敵人。”

    “要么你趁我弱小的時候滅了我,要么你就等著受死,我說到做到,一年不行兩年,兩年不行五年,我不會放棄,我該那么做,我也沒有選擇,而且這是你們逼我的,我必須要這樣,我要拿回我的尊嚴,告訴你們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淺踏的,你們會付出代價。”張少楠一口氣把自己心里的憋悶通通說了出來,他其實不知道該不該說,說了或許錢碧晴真會先下手為強,以現在的情況相斗起來張少楠肯定是死翹翹的一方。

    “哈哈,可笑,你是誰?你可以嗎?你有雄心壯志好啊,但是你要依照事實去考慮,事實是你沒有那種能力,離開了冷面菩薩你什么都不是,你指望高科能活下去?你的生存空間都掌握在我手里,我只要說一句我就能讓你的高科這輩子都不得安寧。”錢碧晴不以為然,很高傲的口吻,整個人都變了,“你不要覺得我狠心,我只是自保,我和你一樣,你不犯我我絕不會犯你,你今天跟我說了,我會記住,而最好的自保方式是先下手為強。”

    “去吧,隨便你,我不一定就真的輸給你。”

    “實力弱你還準備贏嗎?你如何贏?論智商我皇冠有大把大把人才,論實力皇冠是一個集團,你想用你對小王那一招嗎?打價格戰嗎?那么我先告訴你,無論你降多少我都多降你一兩成,最終你都是要失敗的,你注定了失敗的。”

    “我們走著瞧。”

    張少楠把煙蒂彈于空中,頭也不回往山下走,心里輕松多了,對著一個無可救藥的人或許,該釋懷了,這個釋懷對張少楠來說很重要,意味著無論干什么都不用手下留情,張少楠還是弱小的一方,得無所不用其極。現在,經過了龍銘天、經過了李昌、經過了錢碧晴,冷面菩薩對他說的放下已經變的很淡,甚至失去了效應,張少楠不能放下,必須不能放下。

    張少楠暗暗在罵,憑什么別人不放下而自己要放下?就因為自己弱小嗎?誰的強大不是從弱小慢慢進化過來的?別人可以憑什么自己不可以?老子就讓你們看清楚,你們看錯了,看錯老子了,低估老子了!

    看見只有張少楠一個人出來,那名保安多少有點不安,而張少楠臉色不好,他不敢和張少楠說話,張少楠也不想和他說話,鉆進車子飛快開走。

    開著車,隨便按了首歌聽起來,張少楠又想起了冷面菩薩,錢碧晴說離開了冷面菩薩他什么都不是,或許是吧,她們都了解他,他卻不了解她們,這是他的問題,沒有研究過她們,從來不把她們任何一個當敵人。

    回到冷面菩薩家,張少楠脫光衣服,調好水,躺在浴缸里。

    很舒服,毛孔一分分放松了,可是心里那股怒火卻始終很難消退。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