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豐乳肥臀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吼什么?
    奇書網 www.wujcju.live,提供真正已完結全本小說免費閱讀!

    “蘇素凝,我們走吧,送你回家。”張少楠說,送完蘇素凝回家,張少楠還得去找米素素借錢,張少楠自己不夠錢拿回黃泥崗,而米素素非常有錢,而且愿意借。有了錢之后,還要去找馮德祥談清楚,馮德祥想收到錢是肯定的,不過張少楠要先保證何巧巧能出來,先給錢沒好處,收完錢不出力找誰哭去?

    蘇素凝用很堅決的口吻說:“我和你一起。”

    張少楠開車往米素素的新家而去,米素素剛從外面回來,所以干脆就在門外等,免了繁復的登記入內程序。

    “蘇素凝,你還好么?”米素素問蘇素凝,她和蘇素凝關系很好,張少楠第一次認識她們的時候,她們就一起出席一個慈善捐款會,而由于關系好,她好激動。

    “挺好的。”蘇素凝反問,“你呢?”

    “我也很好,能再見你,我感覺很慶幸。”米素素語氣憂傷起來,“對不起,是我的錯,我被利用了都不知道,還好你沒事,不然……我每天都會做噩夢。”

    “沒事,我現在沒事。”蘇素凝笑了笑,“就多了兩個傷疤。”

    走到電梯,米素素抱住蘇素凝,眼淚從眼角滑下,她派人到蘇格蘭伏擊蘇妙忠,沒想過傷害蘇素凝,然而蘇素凝幫蘇妙忠擋了一刀,接到消息時米素素很難受,很擔心的。

    電梯門開了,她們分開,拉著手走。

    米素素的新家很簡單,不大,不溫馨,反而有種怪怪的感覺,是個孤獨的家。她老公死了,她無法生育,除非再嫁人,否則只能孤獨終老,或者可以去領養一個,只是那畢竟不是親生骨肉。總之這個女人挺苦的,張少楠甚至想和蘇素凝說說,讓蘇素凝勸她找個男人開始新的生活,一個人不能就那樣對自己的人生蓋棺而論。

    招呼他們坐下后,米素素笑道:“感覺這房子怪怪的對吧?”

    張少楠和蘇素凝對視了一眼,然后都點了點頭。

    “我租的別人的房子,就住一年半載,沒事了就走,去香港幫小影看孩子。”

    張少楠很驚訝:“米小影……她……”

    “結婚了,前陣子的事情,我出來才知道的,她說……”米素素猶豫了一下,看了蘇素凝一眼,“聯系過你,你關機……所以……”

    張少楠好無語,關機?什么時候的事情?難道和蘇素凝去旅游那段時間?當然,現在張少楠只能祝福米小影,希望米小影有個美好的未來,她并沒有別的什么心態。

    “一年半載大概能有孩子吧,然后我可以幫忙去照顧。”

    “你自己呢?想過嗎?”蘇素凝坐到米素素身邊,抓住她的手道,“你還年輕,你難道不為自己打算?”不需張少楠說,蘇素凝知道勸米素素,張少楠能看出來的她也能。

    米素素笑道:“這問題我得花時間好好想想,急不來。”說完,米素素轉向張少楠,“說你找我的目的吧,是不是缺錢?除了這個事情我不知道還能幫你什么,要多少你說吧,我一個女人,什么都沒有了,就窮到剩下錢,哈哈,說笑的,你說吧,我肯定不會拒絕。”

    “具體我也不知道多少,一億以上……吧!”

    “什么時候要?這得找個名目轉給你,需要時間,你急的話我得早準備。”

    “能盡快就盡快。”張少楠用很嚴肅的口吻道,“謝謝你,素姨。”

    米素素笑笑。

    緊要的事情聊完,米素素邀請蘇素凝留下來吃飯,蘇素凝有點猶豫,看著張少楠,讓張少楠做決定,張少楠當然答應,有個人看著蘇素凝會好點,張少楠自己可以繼續去辦事,反正中午約了馮德祥,不方便帶蘇素凝去。

    最后,張少楠自己離開,開車去平山山莊馮德祥的窩點。

    馮德祥愛在平山山莊蹲,之前張少楠不明白為什么,這次終于明白,因為去到時,那個固定的包間內除了馮德祥外,還有個女人,一個很大氣,天生眉骨的少婦,整個香噴噴的,一雙丹鳳眼仿佛會放電。她是山莊的老板娘,而她坐在馮德祥大腿根上,襯衫第一顆紐扣還是解開的,白癡都能看出來,剛剛被馮德祥摸過。

    “張總,你來許多遍了,我一直沒有招呼過你,這次給你賠罪了!”給張少楠倒茶時,那個女人說,她有個漂亮名字,白荷。

    “說賠罪太嚴重了,呵呵,我沒去拜訪你反而是我禮數不周。”張少楠虛偽的笑著。

    “我們都不要客套了,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喝完一杯茶,張少楠和馮德祥聊開了,先虛偽地說了些無關痛癢的話題,然后上菜,吃飯時說菜式問題,喝茶時說茶葉問題,直到吃完喝完才開始說正事,很惡心,但與官員打交道就是費時費勁,如果是什么救人如救火的事情,跟他們溝通好到行動,都已經歇大菜了……

    馮德祥說:“我那份什么時候過賬?現在事情都差不多了,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張少楠說:“事情……什么叫差不多?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候,何巧巧還在里面。”

    “這個我早說過,沒問題的。”馮德祥有點郁悶,“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只要不出意外,多則兩個月,快則一個月,你還不信任我?”

    “我信你,我只是覺得很多事情,我們越不想出意外越會出意外,抓龍銘天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人生處處是意外,這話沒假,別的事情張少楠可以接受出意外,何巧巧這個事情絕對沒有商量,他知道這樣會得罪馮德祥,可是他根本就沒有其它選擇,指望馮德祥講義氣、講信用嗎?信就有毛病了,交易結束,利益交割完畢之后,馮德祥完全不可信。

    “你還提這個?你弄個爆炸的事情出來你知道影響多大?”

    “我知道,我謝謝你幫我擦pipi,我該給你的不會少一分,這是當初我們的協議,我們對各自的承諾。而現在,麻煩還沒有完全解決,所以……”張少楠深吸一口氣,然后道,“我只能先給你一半,而且你還要再幫我一個忙,黃泥崗計劃我要買回來,賣家好像……有點看我不爽。”

    “我也看你不爽,都已經說好,你今天卻跟我說先給一半?你當我是什么?傻子?”馮德祥兇起來,拍著桌子道,“張少楠,你他媽這是過橋抽板,我警告你,最終吃虧的會是你。”

    “我知道,我明白這點,同時我希望你也明白,我不是逼你,不是耍你,我們是盟友不是嗎?我們合作愉快過不是嗎?我求你,真的,我很誠懇,求你再幫幫我,我需要救何巧巧出來。”是不是覺得張少楠像孫子?其實張少楠自己覺得是,他不適宜直接和馮德祥硬碰,目前的他碰不起,傷不起。

    “我說了他會出來。”

    “我相你,但是也請你信我,我不賴賬,我賴不起。”

    “我說個公道話吧!”白荷說,對張少楠說,“張總,你現在有兩個要求對吧?那什么計劃,還有什么人。”看張少楠點頭以后,白荷繼續道,“兩個要求,你把祥哥要給的東西分成兩份,一件事一份,辦成就可以得到兩份,換言之一天沒辦成就只能什么都得不到對不?這就好像花錢買服務,你害怕花錢了得不到應有的服務。”

    張少楠說:“對,就這個意思,不是要挾,更不是強迫,我只是怕,我害怕。”

    “那……要不這樣。”白荷看了馮德祥一眼,在詢問讓不讓她說,等到馮德祥點頭肯定后,她說,“你換個思維方式想想,你是花錢買東西,你不先花錢,東西肯定不能到你手中對不對?你也知道,有時候花錢很重要,只有花錢才能夠速度辦事,有錢能使鬼推磨,所以張總……你想錯了!”

    這個女人有一套,會說話,事實上她說的也有道理,可是……不行,不行就是不行,所以張少楠搖頭。

    “張少楠你給個話你要怎樣?”馮德祥拍著桌子站起來,怒視張少楠道,“真要過橋抽板是不是?你剛剛說你怕,我看你不是怕,而是……根本就不想給。”馮德祥冷笑道,“不想給沒關系,真的沒關系。”

    “馮德祥,我沒這個意思,你要冤枉我,我無話可說,你要怎么樣就怎么樣。”張少楠也站起來,怒視著馮德祥,“我已經裝孫子,你還想怎么樣?你說的有道理,我一樣有自己的道理,這不是協商解決嗎,你沖我吼什么吼?”

    “別這樣,別傷了和氣。”白荷把馮德祥按回座位里,然后又把張少楠按回座位里,“我看這樣解決,雙方都好,我們找個人,東西先放對方那里,這樣張總你給了出來,表示出了你的誠意,祥哥這邊感受到,會盡心盡力,這樣好不好?”

    “沒問題,但是這個人必須我找,我找的話,可以先付一半。”張少楠頓時明白了,白荷打算當這個人,說來說去還是他吃虧,當然不干,“我處于劣勢,如果由你們找,跟我給了有什么區別?沒區別,這對我沒有任何保障。”張少楠轉向白荷,“白小姐你說對嗎?是不是這樣?辦法是你提出來的,你說個公平話。”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