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豐乳肥臀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預感
    奇書網 www.wujcju.live,提供真正已完結全本小說免費閱讀!

    張少楠突然說不出話。同意嗎?如果同意,那么皇冠到底屬于何巧巧還是屬于冷面菩薩?那不單單只是皇冠,還涉及到許多方面的生意,大華、高科、小王都包含在其中,還有別的一些子公司。何巧巧同意,那是盲目的同意,基本上冷面菩薩說什么,何巧巧都是不會有意見的。

    冷面菩薩又問了一次:“你到底同意不同意?”

    “我不知道,既然何巧巧都同意,按理說我也應該同意的,但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上市后皇冠屬于誰?”

    “屬于我。”冷面菩薩語調有點冷,她不高興了,“何巧巧已經同意,你只需說同意或不同意,別的問題我不想跟你多說,你給句話吧!”

    “要不要把天麟酒店、蘇喬、云禾都拼進去?你自己做上市是你的事情,你干嘛得要拉上皇冠?”

    “第一,為了救回皇冠,輔助皇冠回歸正軌。第二,為了以最大的力量去賺錢。你滿意沒有?”冷面菩薩哼了聲,“你不相信我。”

    張少楠說:“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那天不跟我說,你甚至不提起,你現在才跟我說,把我叫來這里再說,我連個心理準備都沒有,如果我不同意……大家都白來了,整個計劃也失敗了,你這不是趕鴨子上架么?”

    “你猜對了,我就是逼你。”冷面菩薩干脆承認了!

    張少楠瞪著她,不說話,說不出話,不知道說什么,她那么干脆承認了,故意氣人還是真的那么想?

    馮律師說:“我看,我是不是該出去一下?”

    “不用,坐著等,我也是,張總需要時間考慮。”說完,冷面菩薩看著張少楠,等待著答案。

    整個空間都凝固了,張少楠和冷面菩薩對視著,思考著、等待著,最后,張少楠主動放棄了,嘆了口氣說:“冷星蕊,隨便你吧,我不管了,反正是何巧巧的。”張少楠站起來,轉身走人,開了門又停下來轉過身道,“何巧巧是對你最好的一個,我希望你不要欺負她。”

    冷面菩薩說:“你呢?你對我好嗎?你懷疑我,而且你欺負我欺負的還少?”

    張少楠無言以對,走了出去,按電梯,離開皇冠……

    往后的幾天,張少楠都沒有再去黃泥崗,因為冷面菩薩在黃泥崗,開了個現場的新聞發布會,把上市的消息高調地公布了出去,皇冠集團即將在香港上市。冷面菩薩幾天都在忙那些事情,把所有企業都拼入到皇冠集團,包括黃泥崗,那原本就在她的名下,她愛怎么弄就能怎么弄,沒人敢干涉。

    凌嘯風說冷面菩薩日以繼夜研究和實施上市計劃,給人一種很倉促的感覺,這點張少楠也發現到,,說做就做雷厲風行雖然是冷面菩薩一貫的風格,但未免走得快了點,反正張少楠覺得好奇怪,卻無法問,問也沒用,冷面菩薩絕對不會說。

    又一個探訪日,張少楠獨自去見何巧巧,和何巧巧聊了許多,發泄般把心里所有的不滿通通對何巧巧傾吐出來,其中大部份都因為冷面菩薩,張少楠不滿,之前他自己沒有發現,原來已經嚴重的不滿。何巧巧沒有發表什么意見,只是沉默,張少楠說冷面菩薩時她沉默,張少楠說蘇素凝時她更是沉默。

    張少楠有點抓狂了:“何巧巧,你倒是說句話啊,你怎么看?”

    何巧巧說:“我不知道說什么,如果冷總,要皇冠,那就給她吧!”

    “你呢?那是你的,在你的名下,你知道多辛苦才弄回來嗎?你竟然……”

    “那是我的了,不再是你的。”

    張少楠語塞。

    從看守所里出來,張少楠又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他近來很浮躁,是那種很奇怪的,仿佛沒有了安全感一樣的煩躁,事實上他真的感覺很沒有安全感,除此之外還感覺到空虛、寂寞,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經常醒了就無法再入睡,孤坐到天明。

    另一個令張少楠煩躁的事情是,蘇素凝給他打電話的次數一天天在減少,而且時間一次比一次短,有時候剛接通說了幾句,算上沉默的時間,兩分鐘不到就已經掛斷。掛斷以后想想,說的都是些很無厘頭的話,上個廁所就能把它忘記,再也想不起說過些什么內容,反正張少楠感覺一切都在飛速變化,是他所害怕的一種無法掌控的變化。

    星期六,是蘇素凝去蘇格蘭的第二十五天,這二十五天張少楠過得迷迷糊糊,什么有建設性的事情都沒有做成,發生在身上的多數不是好事,不過開始時來運轉了,林沖說何巧巧那邊已經準備妥當,三天后可以放出來。兩個月啊,漫長的兩個月時間,何巧巧失去了自由,她終于可以恢復自由,張少楠發現自己熱淚滿腔,像個脆弱的小女人一樣哭個稀里嘩啦。

    哭完了,張少楠迫不及待打電話把好消息告訴大家,第一個給蘇素凝打,剛說幾句蘇素凝就說要去告訴郭曉婷,飛快的掛斷了,理由好合理,但張少楠總覺得蘇素凝故意躲他。接下來,張少楠告訴凌嘯風、告訴何瀟瀟、告訴馬寧燕、告訴梅玲玲,告訴何云玲以及何云文,至于蒙蕓,關機。

    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是對的,郁悶了那么多天,張少楠總算恢復活力,能夠帶著笑容走出家門,去和何雅吃飯。

    飯是在一個高檔的西餐廳里吃的,何雅近來在籌備演唱會,要在本地開演唱會了,新聞滿天飛,才剛開始籌備已經鬧到街知巷聞。何雅說話算數,之前張少楠幫了她,她守承諾,給張少楠一千張演唱會的門票,張少楠用來送人也好賣也罷那是張少楠自己的事情了……

    張少楠說:“一千張門票……能賣多少錢?”

    何雅笑道:“給你的都是前座,大概……七八百那種吧!”

    “哦,算七百塊一張,一千張是七十萬,呵呵,你挺大方的。”

    “演唱會主要賺錢的不是門票……哎,我跟你說這個做什么?喝酒,這瓶紅酒我自己帶來的,別人送的我。”何雅笑道,笑的還蠻甜。

    “就沒人送我,不過我不太喜歡喝紅酒,我覺得啤酒更好。”

    “犯賤呢,你已經那么有錢。”

    “我沒錢,我還欠別人很多錢沒還,都以億為單位那種。”

    “欠一億的是富翁,欠一千塊的才叫窮鬼。”何雅又給張少楠倒了一杯紅酒,“干杯吧,富翁。”

    傍晚,蒙蕓終于回電話,她和冷面菩薩一起去香港辦上市的事情,張少楠上午給她打電話那會兒剛好在坐飛機,下機后一直忙,剛忙完回酒店,幾分鐘后還要出去,說上市的事情已經基本落實,那是一個值得高興的事情。

    正聊著,忽然蒙蕓那邊傳來一聲尖銳的尖叫,電話斷線了,再打過去,沒人接。

    過去一個小時,蒙蕓不回復,最后甚至關機,打冷面菩薩手機一樣,亦是關機,張少楠腦海里萌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覺得她們出事了,否則蒙蕓不會那么沒交代,不會不回電話。

    又等了半個多小時,實在不想再等,張少楠給凌嘯風打電話說,凌嘯風告訴張少楠,冷面菩薩的助理有一起去香港,讓張少楠打過去問。拿到電話號碼,張少楠立刻撥打,接通時松了口氣,可說幾句之后又緊張起來,因為助理說冷面菩薩住的酒店被劫匪了,她出去給冷面菩薩買藥才逃過一劫,現在酒店被警察團團圍住,一時三刻無法解決,而冷面菩薩很需要藥,否則很危險。

    掛斷助理的電話,張少楠立刻給林鳳陽打,讓林鳳陽火速帶上護照到機場匯合。

    張少楠駕駛著車子飛快的往機場而去,到了機場沒幾分鐘,林鳳陽也到了,一起去買票,接下來是漫長的一個半小時的等待,期間張少楠急如熱鍋上的螞蟻,登機廣播響起才松口氣。

    晚上十點多,張少楠和林鳳陽到了香港。

    一出機場,張少楠立刻給一個熟人打電話,萬先生,上次幫忙找郭曉婷那個牛逼的家伙,他會幫忙,哪怕已經很晚。

    電話響了許久才接通,而且一接通就聽見一陣吵雜的音樂聲,張少楠很用力喊,對方都說聽不到,讓張少楠等等。好幾分鐘后,音樂聲才消失,能清晰地聽見萬先生的聲音,于是張少楠簡潔地把事情說了一遍。

    聽張少楠敘述完,萬先生說:“我立刻趕來接你。”

    張少楠說:“不需要,那樣太費時間了,我自己趕去酒店,我們在酒店匯合。”

    萬先生說了聲好,隨即掛斷了電話。

    張少楠和林鳳陽截了一輛出租車往酒店而去,但到不了酒店,甚至根本進不了那條街,兩邊都封閉了,用警示牌攔起來,整條街一樣,有全副武裝的警察抓著槍站崗,禁止通行,連看熱鬧的民眾都驅趕。不過看熱鬧是每個人都有的情緒,怎么驅趕都驅趕不完,仍然許多看熱鬧的人,在另一條街對面。

    張少楠和林鳳陽下車,剛走幾步手機就響了,正是萬先生,他說:“張總,你在什么地方?”

    張少楠看了看四周的環境,迅速說出了具體位置。

    五分鐘后,萬先生到了,從一輛商務車走下來,那會兒冷面菩薩的助理也找到了張少楠,她一臉焦急的問張少楠怎么辦?張少楠沒有回答她,才剛來,那有那么快想到辦法。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