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白色口哨 > 第79章 裴致煦番外
    從小學開始他的課桌里就會有情書, 字跡笨拙并且行文內容簡單明了:裴致煦,我喜歡你。し

    他同桌是個話特別多的小姑娘,動不動和他就劍拔弩張,嚷道:“你手臂碰到我的地方了!”

    其余小姑娘在邊上看著, 眼里流露出幾分羨慕。

    同桌畫了條三八線, “以后你不準超過這條線。”

    裴致煦看了眼繼續低頭看書, 沒理睬, 而同桌則像個打了勝戰的戰士驕傲的抬著下巴, 目光卻始終流連在他身上。

    第二天, 裴致煦坐在了講臺邊上的位置。

    那原本是給差生坐的,但他想坐那里班主任喜歡他, 自然就同意了。

    他的原同桌愣愣的看著, 中午大哭了一場。

    除了她,全班的小姑娘都在笑。

    夏清隨他一起參加小學同學會聽說了這件事情,回去的路上掩不住笑意。

    她說:“你情商真低。”

    裴致煦單手扶著方向盤,另一手肘靠在車窗邊上, 神情淡然。

    夏清又說:“你當時不知道她喜歡你嗎?”

    裴致煦:“沒在意。”

    “你真的情商好低哦。”

    他轉過頭看了她一眼,狹長的眸子深邃清亮,“真的低嗎?”

    短短的幾個字讓夏清想起他們交往后他的所作所為。

    她臉一紅,“你不正經。”

    裴致煦勾了勾唇。

    裴致煦第一次看片是高二的時候, 同寢室的男生發給他的, 他知道是什么但還是看完了,很安靜的看完了,并且沒有起任何反應。

    “你你你你不會那里有問題吧?”同寢的人問道。

    他把手機一關, “這片里有什么值得我起反應的點嗎?”

    也不知道是誰走漏的風聲,都在傳校草是個性冷淡,那些男生正想看好戲的時候沒想到全校的女生都瘋了,明著暗著說:“啊啊啊啊好想做那個讓他起反應的人!一定特別幸福!”

    于是在他們婚禮上,高中的語文課代表暗戳戳的問夏清:“咱們校草不是真的性冷淡吧?”

    夏清似懂非懂。

    課代表把那事說了一通,夏清說:“他還行。”

    課代表:“他這樣的人,光棍這么久就栽你手里,你真幸福!祝福你們!”

    婚禮的夜晚總是讓人沉醉,而他一頭扎進去不可自拔。

    這是他們的第一次,整整七年,兩人保留到現在。

    他翻來覆去弄了三次,像是不知疲倦的機器,夏清對他的身體不陌生,他哪里她都碰過,但是他進來的那一剎那她還是止不住的顫抖。

    事實證明他不止還行。

    夏清問他哪里學到的這么多花樣,他一邊摘套一邊答道:“片里。”

    他說:“我不是重欲的人,所以看那些沒什么感覺。”

    “咦”夏清的眼里充滿不信。

    這還不重欲。

    他干咳了兩聲,“當然,以后難說,我畢竟是個男人。”

    夏清第一次見他是在飛機上,飛往澳大利亞的飛機上,他就坐在她斜對角,一襲干凈的灰色衛衣和黑色牛仔褲,帶著細邊金絲眼睛正在看書,長得很網紅,意思就是很精致好看,夏清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他貌似和自己一樣白。

    意外的是在校門口下車的時候又遇見了他,這才發現他個子很高,陽光下,他的皮膚更顯白,兩條大長腿筆直如樹。

    更意外的是兩個月后參加一個項目的時候在辦公室里又遇見了他,他穿著白襯衫和黑色西褲,儼然有幾分業界精英的味道,正在用流利的英文和客戶介紹。

    夏清想,事不過三,再不上她就是傻子。

    一個月接觸下來,夏清已經被他迷得神魂顛倒。

    談完合作案的周日晚上,老天爺助攻,下起了暴雨,那雨水感覺可以把人沖進泥里。

    夏清收起傘,站在樓底下躊躇,她知道他等會會出來,他每天都是騎自行車回公寓的,是的,他自己租了個公寓,就前幾天,她很心機的也在他邊上的樓房租了屋。

    沒想到,他也站在樓底下躊躇了。

    兩人面面相覷,夏清說:“你有傘嗎?”

    “沒有。”

    “”

    過了很久,夏清從包里掏出傘,“我送你回去吧,正好順路。”

    “謝謝。”

    他推著自行車,她站在邊上打傘,走了有半個小時,一把小破傘能頂什么用,兩個人照樣淋成落湯雞。

    他的屋子是黑白色調的,東西很少,屋內干凈整潔。

    夏清真不是裝,真真切切連打了五個噴嚏。

    裴致煦給她倒了杯熱茶,他一時看愣了,竟然覺得她有點可愛。

    后來夏清問他,你喜歡我什么呀。

    裴致煦:你當時打噴嚏挺可愛的。

    夏清:???

    夏清為了拖時間斷斷續續喝了六杯熱茶。

    裴致煦問:“要一起吃晚餐嗎?”

    “嗯嗯嗯!”

    他煮飯她在邊上看,邊看邊崇拜道:“你好厲害,這都會燒!”

    頭一回給女生煮飯,還被這樣夸,裴致煦脖子有點熱。

    他讓夏清去冰箱拿雞蛋,可她站在冰箱前緊繃著身子像是在猶豫什么,裴致煦關小火,幾步走過去,剛想說話她就轉了過來,腦袋撞在他胸口,咚的一下,然后他的心就咚咚咚了。

    夏清被他看的心虛,舔了舔唇,一不做二不休摟上他的脖子獻上她的初吻,就是簡單的嘴唇貼嘴唇。

    鍋里的水咕嚕咕嚕冒泡。

    夏清尿急,憋不住了,又不好意思在他這里借用廁所,現在又吻了他,掉頭就跑了。

    裴致煦摸摸自己的嘴巴,臉后成了番茄。

    他竟然被這么優秀的女生親了。

    隔天夏清早早就到了公司,故意裝作很忙的樣子。

    可他一進門她就知道了,喜歡一個人怎么都控制不住不去關注。

    “夏清,等會黃老板來,你招呼一下。”外國同學用英文說。

    “好的。”

    裴致煦進了自己屋里忙,他坐在椅子上頭一次出神了。

    她穿裙子的模樣為什么這么好看。

    那位黃老板也是華人,手腳不干凈,又是摸她手又是摟她肩,靠近的時候還能聽見他深深吸氣聞味道的聲音。

    裴致煦站在百葉窗后看的一清二楚,他走出去自然的攬過她的肩膀將她護在身后。

    夏清那顆心都快跳出喉嚨口了。

    商談結束,他解了兩粒襯衫扣,問道:“中午要一起吃飯嗎?”

    夏清:“嗯嗯嗯!”

    整頓飯她都在想,該不該問問他要不要和她交往。

    回公司的路上她腳崴了一下,高跟鞋特高,傷的不輕,他一把抱起她去了醫院,和醫生說:“我女朋友腳扭了一下,嚴重嗎?”

    女朋友

    夏清感覺自己跑八百米。

    這個晚上他們進行了友好的充滿科學研究探討的接吻。

    夏清說:“我真的好喜歡你。”

    雖然一開始喜歡的是你的臉。

    第二天,她微腫的唇和他搭在她腰間的手讓全組都知道了他們倆滾到一起去了。

    裴致煦說:“我不喜歡玩什么地下戀情,這樣也省得他們對你有心思。”

    夏清裝作要倒在他懷里,一臉花癡道:“哥哥,你好man。”

    回中國的暑假,假期很短,因為他項目整個核心都在澳大利亞,他回來一個星期,陪父母吃飯逛街,隨即就飛回了澳大利亞,而夏清因為家里奶奶過世留的時間比較長。

    可她卻在處理完后事的那天在小區門口看見了他。

    他說:“還沒正式拜見過你父母,所以不適合在奶奶葬禮上出現。”但她現在需要他。

    夏清抱著他,沒哭,兩人熱得一身汗。

    酒店的空調倒是涼快。

    在澳大利亞她經常往他那邊跑,但他不會留她過夜,除了研究接吻其余的都挺正經的,他們會聊政治話題會聊自然百科會聊投資走向,永遠有說不完的話,當然,還有接不完的吻。

    可是現在,他就裹了條浴巾躺在床上,對著手機和那邊的人在交流,一刻不得停。

    他邊聊邊向她招手,于是夏清就像小白兔一樣安安分分的躺在他懷里,手指在他胸膛上畫圈。

    她看到他滾動的喉結,和被窩下支起的某物。

    他空下來后只是抱著她,兩人看了一集動物世界,隨后換衣服回家。

    夏清去他家拜訪過父母后,一直受到兩老人的催婚,可他總是在拖,說實話,她有點傷心,難不成他不想娶她嗎?

    裴致煦回來后忙著在中國市場打拼,差不多等于重新開始,忙得不可開交。

    她沒有和他一起,她有自己的追求和事業。

    于是那段時間莫名成了冷戰期。

    交往那么多年,沒吵過架,她在想,是不是到了疲憊期。

    周末她不上班,醒來的時候家里廚房里有個人,地上擺著玫瑰花,九百九十九朵,桌上放不下。

    “你”

    “醒了?睡這么沉,小偷進來你大概都不會發覺。”

    “可不是嘛,家里進來了小偷。”

    她湊到邊上看他煎蛋,裴致煦攬過她熱吻。

    他低低的說:“是啊,今天小偷要把你偷回家。”

    他就穿著圍裙掏出戒指求了婚。

    夏清知道他父母當年的求婚方式,不滿道:“你就拿玫瑰花打發我?”

    他給她套上戒指,“我花了兩個月學設計戒指。”

    “啊”

    夏清撲上去抱住他,她睜大眼睛不讓里頭的淚珠掉出來。

    她貼著他耳朵說:“那那你能讓我做一下嗎?”

    裴致煦臉又是一紅,正經道:“不能。”

    婚后的生活一直都很甜蜜,就和當初在一起的時候一樣。

    可夏清每天忍不住問:“你能節制點嗎?”

    他正經道:“不能。”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