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123章 內心
    “你感覺活動受影響嗎?”云易坐在病床對著身邊的小飛問道。

    小飛自從手臂被打斷到今天已經過了快一個月,石膏今天早上已經敲碎,云易還是有些擔心,小飛是練武之人,手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小飛在云易眼前,隨意的活動了幾下手臂,低聲道:“沒有什么問題,就是前幾天特別癢,敲了石膏,好受多了。”

    云易看著他,心里很愧疚,如果不是自己,他也不會受傷,沉聲道:“這幾天別使勁,等徹底好了再練武,知道嗎?”

    小飛點點頭,看著云易,似乎有什么話想說,卻又有些猶豫。

    云易發現了他的異樣,笑道:“怎么了?有事要和我說?”

    小飛有些臉紅的搖搖頭,然后低下頭不吭聲。

    云易心里微微一嘆,看著小飛,從他蘇醒到現在,很少看見小飛笑,本來他是很開朗的,可是現在,沉聲道:“小飛,在我面前,沒什么不能說的,有事你就說。”

    小飛抬起頭,嘴唇動了動,卻又低下頭,沒有說出來。

    云易沒有催促,靜靜的等著,只是有些奇怪,小飛到底有什么心結。

    果然,小飛猶豫很久,最終還是沒忍住,小聲問道:“云易哥,有件事,我怎么也沒有想明白。”

    云易看著他,似乎真的很糾結,笑道:“那你說說看,到底什么事?”

    小飛深吸口氣道:“云易哥,那天那些軍人是要你去替我哥報仇嗎?”

    云易的目光驟然一縮,臉色微沉,皺著眉頭看向小飛,沒有第一時間說話。

    小飛看著云易的目光,有些驚慌的低下頭,前段時間云易沒有醒,他心里一直擔心云易,也沒有想那么多。

    可是云易醒了之后,他放下了心,這幾天他總是不由自主的想這個問題,當時他聽的很清楚,雖然不是很懂,但是他聽明白了一點。

    那幾個軍人想讓云易哥去給大哥報仇,可是云易哥不愿意去,他們逼著云易哥去。

    最后云易哥中槍倒地前告訴自己,大哥沒有仇人,可是他大哥確實是被人殺了,怎么會沒有仇人。

    他不是不相信云易的話,而是怎么也想不明白這件事,事關他大哥,他又不能不想。

    從來沒有接觸這么復雜的事情,讓他吃不下睡不著,幾次想開口問,可是卻始終沒有問出來。他總覺得如果問了,就顯得不相信云易。

    可是這個問題卻是一直壓在心頭,越來越重,到今天終于忍不住了。看著云易哥皺起的眉頭,他又覺得自己好像問錯了。

    云易看著小飛,沉默了許久,最終說道:“你大哥的確是在戰場上犧牲的,但是你哥是為了救我而死的,是我欠他的,我沒辦法報答他,我現在需要的不是報仇,而是照顧好你和你爸爸媽媽,這才是你大哥需要的。”

    小飛小聲道:“可是我哥還是在那場戰斗中死的,現在敵人來了,我們不應該殺了他,為我哥報仇嗎?”

    云易的手,微微抖動了一下,張了張嘴想再做解釋,卻什么也解釋不出來,眼中也出現了一絲赫然,小飛的話直接撕碎了他心中那脆弱的保護層。

    云易心里其實很明白,白狼他不是不報仇,而是報不了仇,也許去殺了老B是應該的,可是一旦釋放了他的殺性,他會停不下來,殺了老B他還會殺更多人。

    沒有人能夠阻止他,他一直所痛苦所煎熬所絕望的就是這個,所以他堅韌的意志始終克制著自己。

    最后他只能選擇消失,現在留下的是云易。

    云易知道自己和白狼其實是不一樣的,他繼承了白狼的記憶,白狼的身份,白狼的身手,然而卻并沒有繼承白狼的戰爭綜合后遺癥,而白狼也再不會影響他。

    其實他內心一直很清楚,現在即使去殺掉老B,為戰友報仇,他也不會再犯病。

    白狼那無可奈何的理由,不能成為他的束縛,可是他依然不能替戰友報仇,因為他繼承了那么多,卻沒有繼承的是白狼那英雄的膽魄。

    他從來就認為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他是做不了英雄的,也許在這之前他是敢的,因為那時候他的性格里不只有自己,還有白狼的性格夾雜其中。

    可是現在,他不敢,他很確認自己不敢,他所用來推脫的理由,都是白狼的理由,而不是他的,那只是用來掩飾自己內心深處的膽怯。

    他一次次的告訴自己,自己繼承的是白狼的另一份信仰,家人,事業,這才是他的責任。

    他貪戀著白狼曾經得到的功勛,那塊守護者勛章,他不愿意隨著白狼的逝去而交出。

    盡管他知道,在白狼的心中,那塊勛章代表的更多的是責任,正因為這份責任,才走上了絕路。

    他強勢保留這塊勛章,也只是為了這塊勛章所帶來的榮譽,和能夠給他和云家帶來的優勢。

    并且為了這個,繼續用病情來掩飾自己,他用政客的頭腦去算計,不是英雄的心胸去爭取。

    他成功的保留了榮譽,可是他卻沒有膽量來繼承這份責任,這是他們十個人共同闖下的榮譽,他繼承了這些,應該去殺掉老B。

    可是戰場不是說說而已,他怕死,他已經在這里留下了烙印,父母,穆琳,這些都成了他的一部分,如果一旦上了戰場,他舍不得就這樣離開。

    皺起的眉頭漸漸松開,看著正不解看向自己的小飛,那眼睛深處有著為大哥報仇的渴望。

    “小飛,你大哥死在戰場上,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那不是仇恨,他最后希望的是你能好好的活著,代替他孝順父母!”云易聲音很是低沉地說道。

    小飛想了想,似乎還想問,可是看著云易的眼神,最終還是點點頭道:“云易哥,我知道了。”

    云易看著小飛笑了,笑的很勉強。

    穆琳端著餐盒走進來,看了一眼云易和小飛,首先拿起舀出一碗湯,對小飛道:“小飛,過來喝湯。”

    小飛走過去坐下端起湯碗,又是魚湯,這段時間他每天都是這個待遇。

    云易看著穆琳的身影,眼神之中重新泛起神采,日子終究是要過下去的。

    云易自己起床走過去,他已經能夠下地了。

    穆琳又打出來一碗,遞到云易手上,卻沒有理他。

    穆琳已經去彩排一次了,卻因為云易擅自做決定,正鬧著別扭。

    “你吃過了嗎?”云易問道。

    穆琳看了他一眼,就算是答復了。

    吃完飯,小飛去休息,穆琳收拾碗筷,云易再次開口問道:“媽今天怎樣?”

    “好多了,今天的湯就是媽煲的,她下午會過來。”穆琳說完端起餐盤出去。

    母親的身體一直很虛弱,這段時間他的身體逐漸好轉,父母就搬回家住了,也讓母親能夠好好修養。

    可是母親隔天就會過來一趟,云易想了想還是決定早些出院好了,總是讓他們兩頭跑,也挺不方便的。

    腦海里又想到剛才小飛的話,臉色又沉了下去,內心的負擔會讓一個人感覺很沉重。

    “我相信你,你不相信我!”

    云易拿起電話,接通道:“木杉!”

    “云總,您的身體恢復的還好嗎?”木杉的聲音傳來。

    “恢復的很好,謝謝!公司最近怎么樣?”云易道。

    “《金粉世家》已經拍完,正在做后期,過段時間我們會派人到央視談上映,王婧的專輯。下個禮拜發售,歌曲已經打榜!《想唱就唱》還在籌備之中……”木杉依舊向以前一樣,一件件事的匯報。

    云易靜靜的聽著,公司按計劃發展,聽起來還是不錯的,木杉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對了,還有一件事,秦若去了香港,親自擔任王婧的經紀人。”木杉突然想起來說道。

    云易微微一愣,隨即嘴角掛起一抹笑容道:“她挺有眼光!”

    掛斷電話,云易長長的嘆了口氣,他有他的生活,家人,事業,這些夠他忙的了,其他的事還是交給有能力的人去處理吧。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