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207章 感同身受
    云易很清楚這個問題遲疑不得,重男輕女無疑是每個豪門之中都少不了的問題,女孩也會得到疼愛,但是無疑沒有男孩那么重視。

    而對于穆琳來說,如果云易回答的不好,無疑會給她一些負擔,在他們這場婚姻中。

    不論云易承不承認,穆琳永遠處于弱勢,云易只能盡力去抹平她心中的不安。

    “真的,那要是我們有的是男孩呢?”穆琳依然平靜的問道,話語中聽不出她的真實想法。

    但是云易何許人也?絲毫不做考慮地說道:“是男孩,他小子以后調皮了,看老子不揍的他哭爹喊娘……你干嘛?嘿嘿,擰不動吧!……撕!”

    正說的起勁,突然脖子上傳來的一陣揪心的疼痛,讓他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穆琳不滿意了,先是伸手在他腰間想擰一下,誰知道云易的肌肉如鐵一般結實,她自然擰不動。

    可是云易得意太早了,女人不只有手,她們逼急了,還會用嘴,這不,平時端莊至極的穆琳,一口咬在他脖子側面,這里可沒有練成鐵啊。

    這不就悲劇了嗎?不過云易也不是吃素的,大怒道:“你屬蛇的?還咬人?”

    “哼!”穆琳哼了一聲,卻沒有說話。

    突然一碩大的腦袋,出現在她的面前,穆琳一愣道:“你干嘛?……唔……”

    五分鐘后,穆琳狼狽的逃走,云易滿足了:“你以為就你會咬人?哈哈……”

    第二天!

    夫妻倆來到父母家,母親在家,見到兩人聯袂而來,母親頓時高興的拉過穆琳的手道:“琳琳,你回來了?”

    穆琳笑道:“媽,我昨天回來的。”

    “好,好!”母親笑道,拉著穆琳的手,來到沙發上坐下。

    至于云易,當然放養了,有了媳婦,云易不重要了,云易也不在意,回到自己房間,任由她們娘倆聊天,他是男的,有些話不方便聽。

    打開電腦,繼續開始自己的工作。

    《亮劍》的劇本,他是準備近期完成的,靜靜的坐在房間里,開始思索劇情。

    說實話,寫亮劍,對他來說有些吃力,并非是記不得劇情,而是李云龍這個人的英雄氣,總會讓他不自覺的想起白狼來。

    那早已烙印在生命里的印記,每一次想起都特別難受,手指開始在鍵盤上敲擊。

    “我們的實力相差太大,這樣太冒險了,我絕不同意!”

    “對于敵人,我們要敢于亮劍,即使倒在敵人劍下,我們雖敗猶榮!”李云龍沒有罵娘。

    云易的眼角不自覺的濕潤,白狼和李云龍不同,但是他比李云龍更加英雄,他不但敢亮劍,還打得贏。

    可是他羨慕李云龍,李云龍多次違抗上級命令,多次被撤下團長職位,而白狼呢?曾經唯命是從,為國而戰。

    唯一一次違抗命令,卻再也沒有站起來的機會,死的是那般憋屈,他何嘗不想快意一生,李云龍的敵人是可以殺的,而白狼,英雄蓋過李云龍,豪氣沖天,最后卻只能黯然身死。

    云易的手指更加快速的敲擊鍵盤,一句句劇情開始顯示在顯示屏上。

    云易沒有看,他的腦海中全是一段段畫面,他仿佛是在報復一般,他在替白狼恣意的編寫人生,原本以為另外一部劇才是白狼的人生,才是對白狼的祭奠。

    可是這一刻他突然發現《亮劍》才是對白狼最好的祭奠,白狼做不到的,云易在筆下為他做到。

    “弟兄們,跟老子上,殺他娘的。”

    “李云龍,你這是違反上級命令,你是在犯錯誤,都不準去。”

    “給老子滾,你個軟蛋,老子他娘的,就犯錯誤了,就違反了,來人!給老子把他綁了……”

    客廳里!

    “琳琳,這次回來要多呆一段時間吧!”母親輕聲問道,眼睛卻透著希冀,她是高材生,并不是那種蠻不講理的婆婆。

    穆琳看著母親的眼神,心里有些慚愧,點頭道:“媽,我這次不走了,我和云易說好了,打算要孩子。”

    “真的?”母親突然得到這個期待已久的信息,頓時驚喜道。

    “嗯!”穆琳點頭。

    看得出自己的確是忽略了,云易恐怕沒有少被父母責罵吧,穆琳突然想到。

    有了這個保證,接下來穆琳和母親的談話輕松下來,兩人聊起了《金粉世家》。

    穆琳很明顯的發現母親對《金粉世家》的記憶很是深刻,時不時的在她臉上看,眼神有些可憐。

    這讓穆琳苦笑不得,尤其是母親的問題,讓她更是不知怎么說是好。

    “琳琳,清秋被燕西拋棄的時候,你怎么想的?”

    “琳琳,你那個三嫂真不是好東西,她都那么欺負你……”

    穆琳只能應付著,同時這一刻才明白《金粉世家》到底有多么深入人心,聽著母親一段段戲,如數家珍的說出口來。

    比她還要深刻,她拍戲并沒有連續的劇情,有的只是自己的劇本,也并沒有看完全集,只是看了一部分。

    哪里又母親這么熟悉,很多戲她根本就不知道,自然回答不上來。

    到了中午!

    “咦,云易上哪去了,怎么一上午沒有見他人,去叫他做飯,我給你爸,打電話,讓他回來吃飯。”母親對穆琳說道。

    穆琳微微一愣,讓他做飯?

    隨即有些臉紅的站起身來,這就是自己不會啊,否則來了父母家,哪里用得著老公動手,沒見母親根本就不招呼她嗎,這是知道她不行啊。

    作為媳婦,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不過也奇怪,云易回房就不出來,莫非又在打游戲機?

    來到房間門口,房門并沒有管好,只是微微掩著,里面傳來噼里啪啦的敲擊聲,她挺出來是鍵盤敲擊聲。

    推開門,果然云易正在編寫著文檔,好像是在工作,她進來,云易也沒有發現,很入神呢。

    穆琳輕輕的走過去,想看看他在忙什么,可是走到他身邊,卻是大吃一驚,連忙叫道:“云易,你怎么了?”

    此時穆琳眼中的云易淚流滿面,卻毫無聲音,手指不停的敲擊著鍵盤,詭異的很。

    云易渾身一顫,敲擊鍵盤的手指停了下來,抬頭看了一眼穆琳,感覺有些模糊,手擦了擦眼睛,一片濕潤。

    頓時明白穆琳在吃驚什么,微微沉默了一下,心緒平復下來,笑道:“我沒事,寫劇本,寫的被感動了。”

    穆琳頓時哭笑不得,卻也松了口氣道:“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碰到什么事了呢?”

    云易在她眼中無疑是堅強的,曾經在軍區身中七槍,雖然不知道原因,可是他醒來之后,卻無一絲后怕。

    而且身軀上滿布的傷痕,經歷的痛苦可想而知,可是他卻沒有絲毫在意,可見自己丈夫的神經有多堅韌。

    今天這種場景如何不讓她心驚,聽到是劇本感動了,不由得大為好奇,眼珠一轉道:“媽讓你去做飯呢!”

    云易微微一怔,隨即苦笑道:“失策啊,上次給媽做了一頓飯,這就被惦記上了。”

    穆琳伸出手拉起他道:“快去吧,給爸媽做飯是應該的。”

    云易看著穆琳搖搖頭,那你怎么不去,但是卻不敢說,開玩笑,這是晚上想睡地板的節奏。

    只得無奈起身,出門而去,他沒有注意到穆琳并未跟下來,而是坐下來看他到底寫什么劇本,讓他那么堅強的人,能夠動容到如此地步。

    “打縣城。”邢志國大吃一驚:“這可是件大事,是不是應該向上級請示一下?”

    “來不及了,師部離咱們好幾百公里,等請示回來,黃瓜菜都涼啦。”

    “團長,這太草率了。牽一發而動全身呀,咱們手里有多少兵力?彈藥是否充足?有沒有攻堅重武器?鬼子增援怎么辦?咱們心里都沒底,再怎么樣,至少也得請友鄰幾個縣的主力部隊配合一下。”

    “怕什么?我是軍事主官,我負責任,就算將來上級要追查,槍斃我就是,你就執行命令吧。”

    ……

    ……

    穆琳一段段看下來,微微皺眉,無頭無尾的,只看的出這是一段戰爭片,卻不知道云易為何會動容到那個地步。

    沒有再看下去,心道可能是因為他曾經是軍人,所以才能有感觸吧。

    恐怕只有經歷過,或者知道他經歷的人才能力理解,他為何能夠從這一段段劇情之中,感受到一種痛快淋漓的快感。

    云易無奈的回到廚房做飯,云林回來的時候,看到妻子和穆琳坐在沙發上聊天。

    母親見云林回來,連忙站起來,來到門口替云林接下外套,同時笑道:“云易和琳琳都回來了。”

    “爸!”穆琳也很乖巧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叫道。

    云林微微笑了笑,穆琳回來了,他顯然很高興,輕聲道:“什么時候回來的。”

    “昨天中午!”穆琳應聲道。

    云林點點頭,來到沙發上坐下來,和顏悅色道:“坐吧,最近工作還忙嗎?”

    穆琳的心里微微一動,搖頭道:“沒有,最近都不忙了,不出去了。”

    她不可能和父親說要孩子的話題,只能表明自己不出去了。

    母親掛好衣服,坐過來道:“我去看看飯好了沒?”

    穆琳卻不好動,只能坐在那里,面對父親她還是有壓力,雖然云林從沒當面說過她的工作問題,可是穆琳還是有所感覺的。

    穆琳在父親面前沒有在母親面前那么隨意,謹小慎微的注意著自己的每一個舉動,而且云林本身也比較嚴厲,這讓穆琳更是小心。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