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254章 云易太年輕啊
    “香港要亂了!”

    云易的強勢出手,以牙還牙的鐵血手段,讓人感慨的同時,所有人的視線也并不單單放在云易身上,而事件的另一方,率先打破底線的大豐,他們將會做出何種反應,也是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金牌大豐!

    在車禍發生的時候,蔣萬林正在劉慶峰的辦公室,正在將云易從昨晚到現在的行蹤,以及常明的動作一一匯報。

    劉慶峰臉色沉著的聽完匯報之后,微微沉默,蔣萬林也不插言,只需要等待吩咐就是了。

    良久,劉慶峰才輕聲說道:“你說云易堅持要舉辦王婧的專輯發布會?”

    這正是蔣萬林剛才匯報的事情,他們的注意力一直都對輝煌的人很關注,今天一早他們就得到了消息:“是的,而且地點就在我們正對面,時間也是下午兩點,劉總,看他們的意思是想和我們打擂臺,可是奇怪的是王婧卻并沒有出院。”

    他在娛樂圈也很多年了,自然也了解一些發布會的程序,剛得知的時候還以為弄錯了,仔細確認之后,的確沒有王婧出院的消息,他才趕緊來向劉慶峰匯報。

    劉慶峰點點頭,眉頭微微皺起沉聲問道:“你確定王婧沒有出院的意思?”

    蔣萬林心里微微一頓,有些下沉,昨天的事情辦砸了,今天劉總的話里就開始帶著質疑,這是不好的苗頭。

    心里雖然這么想,可是卻還是第一時間點頭保證道:“您放心,消息絕對準確,我經過多次確認,醫院方面給出的結果是必須要修養一段時間,他們也沒有提出出院的要求,這絕不會錯。而且云易和常明已經先行離開了。”

    劉慶峰聽完,點了點頭,眉頭陡然松開了,眼神也放松了下來,竟然帶上了幾分輕笑道:“這倒是有趣了。”

    “劉總,我們要不要做些準備……”蔣萬林沉聲道。

    劉慶峰看了蔣萬林一眼,昨天的事雖然辦砸了,但是他的態度還是好的,想了想卻是擺了擺手道:“不用,你認為沒有媒體關注,甚至連藝人都沒到場的發布會能辦成什么樣子,看來這位云總還是太年輕啊,呵呵!”

    他想了很久,唯一的可能就是云易太過年輕,咽不下這口氣,或者是在內地順風順水慣了,以為香港也一樣,如此天真的辦發布會來打擊他們,這不是胡鬧么?

    到時候也許會有幾個歌迷過來,卻發現他們等待的藝人沒有到場,到時候會是個什么場面?

    想到這里劉慶峰的心里陡然放松了下來,之前的擔心是云易可能利用身后的背景來打擊大豐,如果是這樣他還有些忌憚。

    可是現在看來,對方竟然使出如此幼稚的手段,這讓他不禁搖頭,這樣的對手,實在沒有什么評價的必要,嘴角不自禁掛起一抹輕笑道:“隨他去吧,香港娛樂圈可不是內地,讓這位內地來的云總清醒認識一些情況也沒什么不好,說不定他能自己想通了呢。”

    蔣萬林正在琢磨劉總的意思,直到這時才明白過來,嘴角也掛起笑容道:“看來我們是太高估他了,和您相比他根本就還沒懂事。”

    “呵呵,也不能這么說,云易在內地能將輝煌發展的風生水起肯定不是沒有原因的,還是要盯緊他,千萬別被他玩出什么花樣來。”劉慶峰心里很滿意,但是他也不是那種聽到好話就會上天的人,嘴里仍然告誡道。

    “您放心,我安排萬興親自跟著他,他在香港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開我們的眼睛。”蔣萬林毫不遲疑的保證道。

    劉慶峰倒是微微一愣,隨即望著蔣萬林的眼神更加平和起來道:“你讓萬興去了?這點小事哪里用得著他親自去?”

    “這件事還是他親自去好些,他辦事一向穩妥,不像現在的年輕人,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不會誤了您的事,我也放心。”蔣萬林則是嘴角帶著笑說道。

    “有萬興在的確出不了岔子,等有時間叫他過來一起吃飯。”劉總顯然心情不錯,嘴上帶著笑道。

    蔣萬林看著劉總臉上的笑容,心里終于輕松了一些。

    昨天的事情辦砸了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必須要補救,今天這跟蹤的小事當然不需要萬興上,但是他依然安排自己的弟弟親自上,實際上就是做給劉總看的,表明自己忠心耿耿,一向對他交代的事情很上心。而現在看來效果顯然不錯。

    “走吧,咱們一起去吃飯,時間也差不多了,下午還有好戲看呢!”劉總站起身來輕聲笑道。

    “好!”蔣萬林點頭,跟著站起身來,就在這時,他身上的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

    回頭看了一眼劉總,劉慶峰也沒有在意,反而重新坐了下來,并點頭道:“接吧,可能又有什么消息傳來。”

    蔣萬林點點頭,放下推門的手,拿出電話看了一眼號碼之后,當即就是發愣。

    警署的電話他自然是熟悉的,年輕時候沒少打交道,可是這些年洗白之后卻還真的很少接到他們的電話。

    不過想到昨天的事是他安排的,該不會哪里出了簍子,牽連到他了吧,想到這里臉色當即就是一變,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劉總,又覺得自己想多了,以劉總的關系這絕不可能的。

    微微一頓,還是接通電話道:“喂!”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好聽的女音,聲音清脆道:“您好,您是蔣萬林先生嗎?”

    “是,我是蔣萬林,有事?”蔣萬林聽著對面的話,心里微微放松,他對警署的電話還是了解的,如果是案子在身,估計就不是這種客服聲音。

    “蔣先生,您的弟弟蔣萬興先生……請您盡快來一趟沙田區警署,辦理一下相關手續。”電話里的女音聲音依然清脆動聽。

    可是蔣萬林卻是整個人一下自己就頓住了,眼神之中滿是迷茫,關鍵是根本就沒有過這個概念,這不是開玩笑么?剛剛才通過電話的,下意識地問道:“你說誰死了?”

    劉慶峰聽到蔣萬林的問話,眉頭微微皺了皺,誰死了?

    而蔣萬林卻再一次聽到電話里依然傳來:“蔣先生,蔣萬興先生于今天上午十點二十分在沙田區陳生路十字路口車禍,搶救無效,已經確認死亡,請您……”

    這一次蔣萬林聽清楚了,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覺,不可置信,傷心,憤怒……握著電話的手突然開始無力起來,想要再問些什么,卻嘴里發不出聲音。

    腦海里全部是“蔣萬興車禍身亡!”蔣萬興是他弟弟,他弟弟死了?被撞死了?

    “噗通”一聲,蔣萬林的雙腿一軟,頓時跌坐在了地上,臉色也一下子變得毫無血色,蒼白的嚇人,身體微微有些顫抖,手里的電話也松開了,里面還傳來聲音。

    “喂,蔣先生!”

    劉慶峰本來還在等著他匯報是不是又有什么情況,卻突然看到了這么一幕,蔣萬林的異樣,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來肯定出了什么大事,忙起身向著走到蔣萬林身邊沉聲問道:“出什么事了?”

    蔣萬林一動不動,仿佛根本沒有聽見劉慶峰的聲音,劉慶峰的面色開始鄭重起來,他還從沒有見過蔣萬林這個樣子,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蔣先生,您在聽嗎?”

    本來還想繼續問,卻聽到地上電話里依然有聲音傳來,他沒有遲疑,撿起地上的電話道:“喂,出什么事了!”

    電話那邊微微一頓,顯然聽到了聲音似乎有些變化,但是也只是一頓,就再一次重復剛才的話。

    劉慶峰聽到蔣萬興死了的第一時間也是微微一愣,不過他更快反應的是另外一件事,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急忙問道:“你剛才說是在哪里被撞的?”

    電話里還沒有回答,可是坐在地上的蔣萬林卻不知怎么聽到了這句話,腦海里瞬間想起了剛才說到地址沙田區……

    蔣萬林根本不用多想,剛才是一瞬間懵了,此時哪還能不明白,那就是昨天王婧他們被撞的地方,那么自己弟弟跟著云易……

    他的臉色瞬間漲紅,眼神中的兇光直閃,渾身的煞氣更是瞬間爆發,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嘴里緩緩吐出兩個字:“云易……”

    聲音之中是透骨的仇恨和冰涼,略帶瘋狂的眸子轉過身看著還在發呆的劉慶峰,聲音壓抑道:“劉總,萬興……”

    劉慶峰聽著他的話,眼中才慢慢回過神來,看著蔣萬林,微微沉吟了一下,他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最后只得道:“萬林,節哀吧!”

    “節哀?”蔣萬林的眼中陡然怒氣閃過,卻是沉默的點點頭道:“我要先去給我弟弟準備后事。”

    “嗯,你去吧,有什么需要隨時和公司說!”劉慶峰道。

    蔣萬林沉默的轉身離去,而劉慶峰看著他的背影,慢慢坐了下來,他的心臟還在劇烈跳動,此時他沒有心思考慮蔣萬林會怎么想。

    蔣萬興死就死了,他不在乎,就算蔣萬林死了他也不在乎。

    但是云易的手段卻讓他驚住了,他要警告王婧還要遮遮掩掩,會鬧的這么嚴重也是意外,而云易卻是幾乎明目張膽,赤裸裸的報復。

    他不用去了解事情經過,就百分之百肯定是云易做的,剛才還在輕視云易年輕幼稚,可是轉眼之間卻是讓他坐立不安。

    云易殺了蔣萬興,他還會做什么?劉慶峰心里不停的猜測,先前有的鎮定完全沒有了。

    關鍵是他對云易毫無了解,他從沒有想過云易會用如此酷烈的手段來做這件事,他根本就沒有這個概念,在香港雖然有著一些混亂。

    但是就是他也不敢如此肆無忌憚,直接沖著要命而去,絲毫不留余地,他感覺自己喉嚨一些發干,仿佛隨時會和云易你死我活,真正個你死我活,而不僅僅是生意。

    他不得不面對一個問題,一個之前沒有想過的問題,對方和他一樣……甚至比他更不守規矩!

    不行,不能這么發展,額頭上冒著冷汗,拿出電話,他怕了……

    ……

    ……

    “云總,前面就是無線了。”常明略微發干的聲音傳了過來。

    “好,待會你先去發布會那邊,按照我們商量好的處理就行。”云易點點頭看著一路沉默過來的常明說道。

    常明微微發怔,從后視鏡里看著云易那張淡然的臉,他還沒有緩過來。

    云易實在太過淡漠了,他實在想不通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能夠毫無影響,從車禍之后,云易就沒有過一絲茫然失措。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他絕不相信是面前這個人安靜的做出了如此恐怖的事,可是事實偏偏就是如此。

    他要考慮是否離開輝煌了,這樣的老板他接受不了,他心里也害怕。

    一時間竟然沒有回應云易的話,云易看著他有些失神的臉,心底微微一嘆,開口說道:“你應該還記得朱玲吧!”

    前面的常明心臟陡然劇烈跳動了起來,終于要面對這個問題了嗎?朱玲?他點點頭道:“記得!”

    “那是個孤兒,她還沒出校門,安安分分上班,一個艱難長大的女孩,本該好好活著享受未來的美好,卻死在了一次不應該發生的車禍之中。或許除了我們,沒有人記得她的名字”云易終究還是輕聲說道。

    常明和朱玲不熟,可是也是見過的,也說過話,剛才一心想著云易的心狠手辣,滿是恐懼,可是此時聽著云易的話,心里卻慢慢平靜下來。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女,她沒有做過什么壞事,她不應該遭受這樣的結局,可是結局我們已經改變不了。”

    “而有些人卻是惡貫滿盈,一身血債,他們不會知錯的,朱玲的死終究要有個交代,因為我是輝煌的老板!”

    常明再次從倒視鏡里看向那張沉著淡定的臉,仿佛剛才的不安惶恐,突然消失了,車子突然停了下來。

    常明回過頭來輕聲道:“云總,到了!需要我安排人來接您嗎?”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