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305章 放開我
    四月的最后一天,再一次的下起了大雨。

    灰蒙蒙的天空,雨點打在玻璃上,滴滴答答!

    整夜未眠的穆琳坐在床頭,神情憂郁的聽著雨聲,借著灰蒙蒙的光線,看著身邊正在安睡的男人。

    她從未如此長時間的觀察自己的男人,雖然光線不好,但是穆林還是能夠看清楚云易的臉,他睡眠中每一次皺眉,歪嘴。

    天已經亮了,但是身邊的云易還絲毫沒有醒來的意思。

    云易的一只手臂依然直直的放在穆琳的腿上,這只手臂的姿勢已經保持了一整晚。

    毫無疑問,穆林知道這只手臂是用來給她做枕頭的,甚至云易都已經習慣了,即使她根本沒有利用這條手臂,他還是保持這個姿勢。

    或許是由于穆琳坐起來的原因,云易的肩膀處被子總有些風口,會讓他感覺有些涼,再一次的伸手拉了拉被子,讓自己的肩頭能夠溫暖一些。

    穆琳一動不動的看著他,果然,不到三十秒,他又主動將被子拉直壓在穆林的腰部,還微微用力按了按,讓穆林的腰部不至于有風灌入。

    這一切他都閉著眼睛,依然在深睡。

    這已經是他這一夜睡眠之中多次的舉動,以前從不知道的穆林,因為昨夜未眠,她才看到了許多以前從未注意過的畫面。

    她不能不動容,即使知道身邊這個男人可能做了對不起她的事,但是依然會感動。

    她知道這是因為云易以為她依然安睡在身旁,時刻都在替她注意著頸部被子,她自己的睡姿,自己是知道的。

    這個男人似乎將照顧她的使命融入了身體中,即使睡夢中也不會拋棄,甚至已經成為了習慣。

    而這一夜她也想了很多,看到他多次重復的舉動,才恍然,以前經常會感冒的自己,自從結婚后,睡在云易身邊以來,似乎從未夜晚著涼。

    以前沒有在意,而現在卻全明白了。

    這讓她憂郁的臉上會放松一些,暗淡的眼神也會閃過一絲光彩,但是也只是瞬間,她再次將頭扭過里面,不愿意再看他,也不愿意感動,眼淚再次滑下。

    經過這一夜,她不會懷疑這個男人對自己的愛,但是即使如此,她也不能接受一個男人的出軌。

    太骯臟了!

    再長的夜終將會結束,在深沉的睡眠也終將醒來。

    在天徹底大亮的時候,沉睡一夜的云易終于眼皮動了動。

    昨夜他睡的并不好,因為穆琳睡覺實在是太調皮了,被子總是會滑下,他不得不疲于奔命。

    即使是睡夢中,他也感覺疲憊,緩緩睜開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扭頭看向身邊的女人。

    然后……

    緩緩抬起頭來看著坐在身邊的穆琳,她的頭歪向另一邊,看不到表情,肩膀處的風還在徐徐灌入。

    他微微一怔,慢慢明白過來,原來是這樣,她怎么起的這么早?

    “滴答,滴答!”

    云易并沒有糾結穆琳起的早的原因,而是看向傳來聲音的方向,玻璃上的水珠正在不住花落,滴到窗臺上,濺起一朵朵小水花。

    “穆琳,下雨了啊!”云易輕輕呢喃一聲。

    恩,今天下雨了,應該可以多睡一會,反正公司也沒什么事,正好昨夜沒睡好。

    “你待會和小飛去上班,別叫我了。”穆琳沒有出聲,他也沒有在意,繼續說道,然后重新閉上眼睛,準備再次陷入沉眠。

    穆琳聽著他自言自語的兩句話,緩緩回頭看向他,這個男人竟然還準備繼續睡覺。

    難道沒有感覺到自己有些不對勁嗎?睡覺?

    她心里很悲傷,無法言喻!

    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把他叫醒問他,她整夜的時間里,看著他不時的關懷動作,她也會想自己或許是誤會了,根本沒有什么事。

    而且這事根本沒有證據,就算問了,他能說真話?

    就算他說真話,如果真有其事怎么辦,他們要怎么面對?

    至少她現在是沒有勇氣來面對的,甚至都沒有勇氣問出口。

    她已經想了一整夜,但是依然彷徨不定,到現在她還是沒有問。

    云易雖然閉上了眼睛,可是沒有立刻睡著,終于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穆琳好像沒有出聲,更沒有絲毫動靜。

    這是怎么了?

    再次睜開眼睛,看向穆琳輕聲道:“穆琳。”

    她的頭依然朝向另外一邊,不言不語。

    云易還不知道出了什么問題,卻連忙坐起身來,摸了摸穆林的肩頭,一片冰涼。

    “你坐了多久了,身上怎么這么涼?”云易大吃一驚道。

    也不等她回答,收連忙繞過她的脖子,一把將她摟在懷里,同時用被子包住她,聲音有些不悅道:“你不知道冷嗎?今天下雨降溫了,你不知道會著涼嗎?還是小孩子?”

    他嚴肅的話語,并沒有得到穆琳的回應,她反而身體劇烈反抗,趁云易沒注意,一把掙脫了他的懷抱,又重新坐回另外一邊。

    云易微微一愣,茫然的看著這一幕,這是怎么了?

    怎么睡了一覺,就變成這樣了?

    “穆琳,你怎么了?”云易臉色嚴肅起來,這還是第一次見穆琳這樣。

    這是在和自己鬧脾氣嗎?

    穆琳的頭依然看向另外一邊不看他,云易見她不答,怕她著涼,再次伸手,拉住她的手臂,再次把她拉回自己的懷抱。

    可是穆琳再次反抗,只不過這一次云易有了準備,她掙脫不了云易的手,被子已經覆蓋在她身上。

    同時云易身上熟悉溫暖的氣息再次包裹她,這曾經迷戀的氣息,這一刻她卻很是厭惡。

    幾次掙扎都無法掙脫,她寒聲道:“放開我!”

    云易低頭看向她的臉,臉上淚痕道道,原本清澈如黑寶石一般的眼睛也紅通通的,顯然這是哭過很久了。

    云易的心里頓時閃過一陣心疼,眼神剎那凝練,聲音陡然提高道:“你怎么哭了?發生什么事了?”

    雖然穆琳幾次要掙脫自己,但是他依然不認為是自己出了問題,穆琳在和自己鬧脾氣,這不是穆琳的性格。

    能夠讓她如此傷心,這得受了多大的委屈,不應該啊,誰敢欺負她,再說睡前還沒事的。

    難道說是穆琳家里人出了什么事?只有這個可能。

    “放開我!”穆琳原本清脆的聲音,此時只剩下清冷。

    云易能夠聽出一種冷淡,厭惡,他當然不會放開她,她身上那么冷。

    “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告訴我,沒什么事是解決不了的。”云易沉聲道。

    可是穆琳的反應卻讓他愈發不解,她的掙扎愈發劇烈,不知為何云易感覺她似乎想要逃離自己。

    但是這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逝,這怎么可能?再次出聲道:“沒事的,你別怕,有什么事你跟我說,我來解決。”

    “你放開我!嗚嗚……”穆琳已經沒有心思聽他在說什么,只想快點掙脫她,她寧愿冷,也不愿意在他懷里。

    可是她掙脫不開,她知道自己的力氣不可能比云易更大,著急的大哭起來。

    云易這次是真的傻眼了,她哭的如此傷心,而且自始至終不看自己一眼,這要是還不明白是針對自己,云易也白活這么多年,只得開口道:“好,好,你別哭,我放開,放開……”

    說著放開手臂,穆琳的反應出奇的答,動作敏捷的一把跳到床的內側,這張床很大,足有兩米多寬,穆琳坐在床邊相距云易足有一米多遠,抱著兩條腿,大哭起來。

    仿佛多久的委屈,在這一刻釋放。

    她真是要逃離自己啊。

    這到底是怎么了?云易被她的哭聲弄的著急不已。

    沉默的看著她抱著雙腿身體不停抖動,哭的撕心裂肺,云易拿起遙控將溫度調高,然后再將被子拿起來想要蓋在她身上,可是剛準備接近她,頓時她的眼睛第一次看向了自己,但是其中的神色卻令云易的心下一沉,那是戒備,厭惡,失望……各種復雜!

    云易的眼神頓時一縮,拿著杯子的手陡然一顫,那種眼神怎么會是看向他的?

    云易的心里狠狠的揪住了,動作也僵在了原地,心里這一瞬間不忿與心疼交雜。

    她這種眼神無疑是真的傷到了云易,云易沉默了好一會,終于深吸口氣,輕聲和緩道:“穆琳,不管發生了什么事,你先將被子蓋上,你放心,我不碰你。”

    穆琳看著他的目光,依然沒有溫度,卻緩緩低下頭,繼續哭,云易將被子覆蓋在她身上,這次她倒是沒有拒絕。

    云易沉默著坐到另一邊,聽著穆琳傷心欲絕的哭聲,他沒有出聲。

    這是他們夫妻之間第一次出現情況,然而云易卻不知道出了什么問題,他也想到難道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知道了?

    可是昨晚確實沒發生什么事啊,就算她知道了,也不會到這個程度吧。

    他不說,只是不想她會多想,絕不至于這樣,應該不是這件事。

    兩人一個人坐在一邊,云易穿著睡衣,絲毫不覺冷意,他的心里七上八下,找不到目標,更是心煩意亂。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穆琳的哭聲漸漸平息。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