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369章 離間三兄弟
    粵州的風云變幻,以最殘酷的姿態越演越烈!

    在這隨時可能刀斧加身,一步走錯,就是萬丈深淵的戰場上,參戰的人卻是越來越多。

    無他,兇險背后的巨大利益實在是讓人無法忍耐。

    在這場或許短暫,或許漫長的戰斗中,有一點所有人心知肚明。

    那就是隨著云易的開場,周家和云家,必然有一方要在粵東斷腿為止!

    而失敗的一方,他們曾經掌握的巨大利益,毫無意外將被勝利者所掌控。

    這是無論哪一行,都萬年不變的至理。

    精明,能干,深思熟慮,通達事情,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選擇。

    無論你是強,是弱,對了,你將扶搖直上。

    錯了,一切休提!

    云家那么強,一次還沒錯到底的選擇,就已經沒落到如此地步,如果沒有老爺子,如果沒有云易,云家……早已飛回湮滅。

    周家那么弱,卻一次正確的選擇,讓他們甚至有勇氣和如今的云家一搏,并且開場的局面竟然撐住了。

    這強烈的對比,刺激著每一個有著權利欲望的掌權者。他們同樣要在這場戰爭里分一杯羹,否則只會被超越。

    云家!

    “部長,粵州已經完全動了起來,到目前為止,咱們已經取得了一些成績,但是到目前為止,還無法……”張秘書看著手上的文件,面色鄭重的向云木一匯報道。

    云木一面色還算鎮定,實際上這種情況也已經預料到,周家經營粵東這么長時間,又有王家等人作梗,在決議上難以取得絕對性的優勢,甚至稍占劣勢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如果是先前,云家以雷霆之姿只求震懾,打斷他一條腿,付出些代價,或許要容易些。

    可是現在是矛頭必須直指周家主要人物,他們并沒有完全的把握,一個上午的龍爭虎斗,結局并不樂觀。

    “我知道了,繼續按計劃出手。”云木一沉聲道。

    “是!”張秘書看著領導鎮定的神色,沉聲應道。

    “云易那邊有什么動靜?”云木一似乎對這個問題更是關注。

    張秘書心中一動,輕聲道:“上午他去了周利群的辦公室,二十分鐘之后離開,現在去向不明。”

    “去向不明?”云木一眉頭一挑,這是什么話?

    張秘書苦笑道:“現在盯著他的人很多,可是他忽然就消失了。”

    ……

    ……

    “他消失了?”王家勝站起身來,臉色意外道。

    “是,他去過周利群辦公室之后,就忽然不見了。”秘書同樣皺著眉頭說道。

    王家勝來回走了兩步,他不可能不關注云易,沉聲道:“他去找周利群說了什么?”

    秘書臉色微微尷尬,斷斷續續開口道:“他是去勸周利群投降的,他說周家如果不答應他的條件必將連根拔起,王家保不住他們,還,還有……”

    王家勝此時對這話已經有些免疫,可是總被云易拿在嘴里不當回事,心里也著實不爽,冷笑一聲,無知,狂妄!

    卻見秘書吞吞吐吐,顯然還有話沒說,眉頭一皺:“說!”

    秘書無奈,臉色發紅道:“他還說,別說周家,他……”

    秘書實在是說不下去了。

    王家勝知道恐怕后面不是什么好話,在秘書面前總得保持威嚴,就看看他又說了什么狂言,眼神直視向秘書,顯然有些不悅。

    秘書在他視線下,只得低頭道:“他說您敢插手他的事,再不知死活,他就敢摘了您的人頭,也沒人能奈何他。”

    靜!

    房間里的氣氛仿佛一瞬間僵住了,秘書深深的低著頭,卻感覺到一道鋒利如刀片般的目光,正狠狠的盯著他,他不敢抬頭,作為下屬是不能看到領導失態的。

    “出去!”

    突然一道冰冷壓抑著強烈憤怒的聲音傳到耳邊,秘書連頭都沒敢抬,就立馬轉身,腳步飛快的跑出去。

    關上門之后,沒敢停留,立刻遠盾。

    然而耳邊還是好像傳來一聲巨響,伴隨著那憤怒的嘶吼:“混賬!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王家勝的確怒了,徹底的憤怒,他是誰?全國有誰敢說摘了他的人頭?

    太放肆了,殺了自己?全國誰敢?別說敢,這么想都是犯罪。

    云易竟敢公開如此言論,他王家勝是阿貓阿狗,隨時可以一腳踩死的?

    他再也抑制不住,這一次如果不狠狠教訓他,恐怕他真有發狂敢來欺辱自己的一天。

    王家勝臉色鐵青一片,眼中閃爍著咄咄兇光,一把拿起電話,撥通電話:“曹主任,我是王家勝!”

    “王部長您好!”

    “我有事匯報領導!”

    “好的,下午三點您可以過來,我為您安排時間。”

    王家勝放下電話,看了看時間,現在下午一點半,到中山閣得半個小時,該出發了。

    出門之后他的臉色已經恢復正常,一個人離開,臨走時對秘書吩咐道:“全力出手。”

    ……

    ……

    周利群和父親兩人單獨坐在一起,周利國,周利人并不在,兩人都是眉頭緊皺。

    他們第一時間將云易見面的結果匯報給了王家,話還是那些話,可是卻有選擇性的稍微變幻了一下語氣,意思就截然不同。

    云易是說他的底牌可以做到,然而周家卻轉換成了云易是故意羞辱王家。

    以云易的狂傲姿態,這并不讓人懷疑。

    周鴻海瞥了深沉的周利群一眼,沉聲道:“你覺得他說的是真的?”

    周利群微微低頭,眉眼之中回想著最后云易臨走時的畫面。

    辦公室里!

    周利群控制不住的呼吸加重,摘了王家勝的人頭?和王家勝一樣,他不認為這個國家有人敢說這話,更別說有這個能力。

    即使是云家也不行,這是犯忌諱的,犯了大忌諱,光是說這話都會引起天大的麻煩。

    付出的代價將是不可想象。

    可是云易那氣勢沖天的身影下,眼神卻是那么清明。周利群的心里不能不顫抖。

    云易怎么敢說?

    “云易,我是有錯,但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兔子急了還要咬人!”周利群仿佛背負了一座大山般的憤怒道。

    云易微微搖頭:“當你受了委屈就如此憤怒,可曾想過我小姑該如何度過這漫長歲月?其實你應該慶幸,若是一年前的我……”

    云易眼神微微內斂,如果是一年前,白狼犯病找死的日子,周家或許已經被滅門,雞犬不留。那時的他估計不會想值不值得,戰友保不住,家人的打擊他絕對再也承受不了。

    轉身,沒有必要再說下去,本來也只是心底的一絲執念罷了。

    “等等……我,我們可以付出代價……”周利群嘴唇緊咬,他眼睛充血盯著云易的背影。

    云易腳步微停,然而搭上門把手的手,卻并未收回,顯然等著他最后的話。

    周利群卻心里更加顫抖,云易絲毫沒有激動的感覺,仿佛周家真的無關緊要。

    他深吸一口氣,雙拳握緊:“我可以給云芝道歉,祈求她的原諒,我可以不再見孩子媽媽!”

    微頓。

    云易等了一會,轉動門把手!

    “我,周家可以認輸,我可以勸我父親讓我大哥和三弟……”周利群低下了多少年沒有低下過的頭,微微閉上眼睛。

    云易終于轉過身來,眼神依然平淡的打量他。

    只是眸子深處卻是一抹悲哀,周家,小姑真是選錯了人啊。

    周利群似乎已經在強烈的刺激下克服了心里負擔,抬起頭來:“云易,我周家不可能全部退下來。”

    云易最后看了他一眼,轉身毫不猶豫的離去。

    周利群愣愣的看著云易離開的聲音,卻再也沒有出聲,眼中兇狠,絕望交織。

    最后狠狠的一拳砸在辦公桌上,茶杯滾落地上,四分五裂。

    周利群絕望的坐了下來,真的,到了這時他才絕望了。

    他的條件有試探之意。

    然而云易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周家做到如此姿態,云家的面子絕對夠了,然而云易毫不猶豫的拒絕,眼中都沒有絲毫竊喜。

    這是什么,這就是底氣,這說明云易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沒有半點開玩笑。

    周家!

    面對父親的問題,周利群低著頭,他知道有些事是瞞不住的,但是最終也只需要得到老爺子的認可就行,他輕聲開口道:“爸,我試探過他,我……試著答應了一些條件,想看看他的反應,但是他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周鴻海看著低著頭的兒子,眼睛陡然瞪大,嘴唇微微顫抖,卻最終一個字也沒說。

    周利群終究是周家最有希望的人才,周鴻海能說什么?或許他真的是試探呢?

    “罷了,既然如此,就看王家能否擋得住吧,相信王家會有反應的,咱們也不必多想。”

    ……

    ……

    周家這場災難來源于周利群,事實上周家兄弟就團結到這個地步嗎?

    當然不是,只看周利群的選擇就知道了,在萬般無奈之下,他最終還是選擇了保全自己。

    那作為被牽連的周利國和周利人又如何?他們真是心甘情愿被牽連?

    他們都已經年紀不小,都有了各自的家,怎么可能沒有一點私心,兄弟情很珍貴,但是自家人的感情豈不是更珍貴。

    但是這就是政治家族的一些不同之處,他們必須要有一個領頭羊,正如周鴻海,就是他們那一代的領頭羊。

    資源是有限的,必須著重一個本事出眾,能夠帶領周家走的更遠的領頭羊,才是利益最大化。

    太過分散培養,最終是大家都走不遠。

    周家二代最出眾的毫無疑問是周利群,所以他自然也應該受到力保,周利國和周利人無奈也必須接受。

    但是這個領頭人也必須讓周家信服才行,周利群以前是能夠做到的,他爬的最快,和兄弟們相處也不錯。

    周利國看著手中的信件,信件底端署名云易。

    沒有什么特別內容,不過是今天和周利群見面的對話而已。

    沒有錄音,只是一封信。

    周利國一遍遍的看,他的心也越來越冷,他體會到周利群當時的感覺,他真有這么大本事嗎?

    云易是一個謎,是一個所有人想知道的謎,他殺了王家勝不會死,他不知道。

    但是云易曾經的確正面對抗過王家,絲毫無事,雖然不能拿來做對比,但是心里豈能沒有絲毫動容。

    微微搖頭,最后將目光放在周利群所答應的條件上,事實上他最多的目光竟然是放在周利群所答應的條件上面。

    微微閉目,他當然知道云易的意思,想要挑撥離間他們兄弟關系而已。

    云易也并未遮掩,一切要看他自己去想,周利國早已經見過云易這樣的手段。

    云易就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對待周欣怡就是如此。

    緩緩取出打火機,將信紙點燃,就當沒有收到過這封信。

    只是有時候,心底真能完全無視嗎?

    或許本就有不甘吧,局面尚好可以維持,但是一旦崩碎,那么一切丑惡將再沒有遮掩。

    在他燒掉信紙的時候,年紀要小很多的周利人,卻并沒有這么做。

    云易徹底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隨著王家突然全力出手,不再呈守勢,聯合周家,反而開始瘋狂的反攻。

    云家也似乎放開了手腳,大家圍著粵東戰場,一時間刀光劍影血腥至極。

    點燃了戰火的云易,卻悄然隱退了。在看不到他的身影之后,大家的目光全部投向戰場,他說到底是局外人。

    但是關注他的人依然有,云家,王家,周家,這三家,時刻都把眼神放在尋找云易的事情上。

    七月的最后一天結束!

    本月到來,這場戰爭已經持續了三天,只是圍繞粵東一地,局面仿佛慢慢清晰下來。

    云家依然后勁十足,周家也的確損失慘重,但是局面的僵持狀態越來越明顯。

    斗爭已經向著高位發展,開始爭斗的層面也越來越高,云家依然展現了極強的能力,讓人震撼。

    面對本土周家和高層王家,卻章法自如,打的有聲有色,雖然沒能打垮周家,但是卻也讓人知道,云家依然強大。

    如果不是云易大鬧一場,云家或許可以很體面的收場,但是現在卻讓人無語!

    騷亂可以發生,但是絕不能如此大規模長時間的繼續下去。

    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人心要定下來了,云家終究沒能做到,周家一系保住了。

    然而就在這種環境下,失蹤了三天的云易卻突然出現了,他出現的位置讓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

    京城機場!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