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436章 審批風云
    和云易合作時間已經不短的木杉,對于云易已經有了相當的了解。

    凡是他極為重視,并且態度很堅決,不容反抗的決策,都必須當做公司第一要務來做。

    更別說這一次云易讓他親自記錄下自己的要求,顯然已經是在告訴木杉這件事的重要性,不容絲毫折扣,必須要做好才行。

    所以即使心中依然牽掛著《想唱就唱》的事情,木杉還是在從云易辦公室出來之后的第一時間就將手頭的工作交給了下屬。

    自己則全力投入到《亮劍》的上映工作中去。

    “吩咐影視部,立刻開始準備就《亮劍》上映央視的談判策劃……”

    “通知宣傳部從現在開始加班加點,用最快的速度給我做出一份滿意《亮劍》的宣傳策劃……”

    “業務部連同法律部,下班前給我一份最合適的送審計劃書……”

    駕輕就熟的工作安排有條不紊的從木杉這里傳達出去,公司從這一刻開始為《亮劍》高速運轉起來。

    這就是云易在輝煌的地位,雖然他不怎么經常管事,但是他的指令永遠都是公司最為重視的工作。

    待秘書離開之后,木杉緩緩打開自己的記錄夾。

    眼神定格在第一條過審上面,眼里浮現出一抹慎重。

    一刀不剪,最快速度!

    這將是他此次最大的困難,這一條做不好一切休提。

    靜坐在自己位置上,稍稍琢磨了一會,隨機就拿出電話開始為這次工作運作起來。

    翻開電話簿,最后定格在一個叫“楊處長”的名字上。

    眼神微微閃了閃,按下了撥號鍵。

    “喂,楊處長,您好,您好。”

    “是,好久不見,這不怕打擾您工作嗎……這樣,您明晚有空嗎……”

    “好,那說定了,明天晚上咱們不見不散,好,您忙……”

    電話掛斷,木杉臉上的笑容消失,再次找到一個號碼撥出去,臉上的笑容再次浮現:“張主任,您好,我是木杉啊……”

    直到下班前,他都一直在打電話。

    人雖在臨海,可是事情卻已經辦到了京城!

    ……

    ……

    第二天上午,木杉沒等公司上班,清晨時分就坐早班機直飛京城。

    這一次他將親自帶人過去,就這次過審工作,開始各方面運作。

    其實真正說起來輝煌能夠發展到現在這個局面,在廣電各部門的關系自然也是不弱的。

    雖然看似輝煌和廣電鬧過兩次,并不和諧。

    但是那不代表輝煌和廣電就早已互相視為仇敵,實際上之所以起紛爭都是因為不可抗力的因素。

    第一次政治風波,那是沒辦法的,并不是廣電想要打擊輝煌,那是必須打擊,沒得商量的事情。

    第二次,則是王家插手在其中,那是高層斗爭,并非所有人要跟輝煌為難。

    雖然看似輝煌和他們保持關系沒啥用,而且還要浪費大筆經費,但實際上卻不能這么看。

    他們也許真的在最高層面幫不上輝煌什么忙,但是并不代表就不需要他們幫忙。

    像一般的作品審批,很多時候,輝煌只要做到位了,在底下就直接抬抬手過去了。

    而如果真的想要為難你,他們也不是做不到,就算不敢名目張膽對付你,拖一拖時間還是可以的。

    有時候你要爭黃金檔期,審批方面稍微慢些,你就爭不到。

    云易就是再厲害,那又怎么樣?

    花花嬌子是人抬人的,你總不可能毫無理由的就去要干掉人家吧?

    而且每一次都拿高射炮去打蚊子,那丟的是自己的人。

    干掉一個兩個,換個人上來,你還是得搞好關系,要不然他心里還是不舒服,有些事情總是不方便的。

    閻王好惹,小鬼難纏!

    所以大家都以和為貴,很多時候,關系保持住總有用得到的時候。

    這一次木杉入京報審《亮劍》,他就沒指望過底下這批人真能幫多大忙,但是在時間上面他們肯定能夠幫些忙的。

    畢竟這次《亮劍》很可能卡在原則方面的問題上,這些人也不敢直接過。但是能夠用最快的速度將問題直接報上去,不要卡著慢慢等就好。

    到時候能夠第一時間知道哪位領導就哪些問題不給過,也好針對性的想辦法。

    ……

    ……

    木杉走了!

    云易也沒有再回公司上班,這兩天他就直接和木杉單線聯系了,其他工作,也不需要他插手。

    就在家里好好陪陪穆琳。

    一連兩天,云易都沒有出門,而云林也罕見的沒有去上班,整天在家里心事重重的模樣。

    不過在穆琳和孟語琴看來,這兩天這父子倆倒是有意思,平時白天連個人影都見不著,這兩天倒是難得的一家人待在一起。

    然而云易卻知道,父親不去上班,恐怕是心中實在是擔心,放心不下。

    暫時也沒有心情去上班了。

    云易也沒辦法勸他,就算自己說的把握再大,做父親的又豈能真的放下心來。

    他爸能夠忍住一連兩天沒有找他談談這件事,問問情況,就已經算是很大的毅力了。

    晚上!

    一家人吃完晚餐后,云易再次陪著穆琳在院子里走了幾步,穆琳的身子越來越重,時時刻刻都得人陪著。

    “云易,我是不是越來越胖了?”穆琳才走了幾步就累了,云易陪著她在長椅上坐下。

    聽到她的問題,云易毫不猶豫脫口而出道:“哪里胖了,你現在兩個人肯定比一個人的時候吃力。”

    穆琳看著他認真的模樣,伸出自己的左手在右手臂上按了按,明顯的肉感,讓她有些無奈,這半年多以來,每天各種營養套餐補著能不胖嗎?

    輕輕靠在云易的肩膀上輕聲道:“我想通了,胖就胖吧,只要孩子好就行。”

    云易眼神閃了閃,卻還是根本就不考慮的道:“真沒胖,等生了孩子說不定你還瘦了!”

    穆琳嘴角微微翹起,抬頭看著星空,眼里閃現的光芒,云易卻不得見,這時她真的很滿意現在的生活。

    雖然對外形依然在意,但是真沒有曾經那么執著,娛樂圈,事業,和家庭孩子相比,真的重要嗎?

    “其實現在這樣我真的覺得挺好的!”穆琳輕輕閉上眼睛靠在云易身上感受著秋日的涼爽與安逸!

    星光灑下,兩個人影相依偎……

    云易抬首望天,的確很好,這樣的生活,他心中也向往。

    奈何人活在世間,總是有一些事情要做的。

    ……

    ……

    十月八號!

    國慶黃金周終于結束,從今天開始各行各業都重新回到工作崗位開始工作。

    早上六點半。

    “我相信你,你不相信我!”

    放在床頭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本來依然在熟睡的云易,幾乎剎那之間睜開眼睛,一把拿起電話按下接聽鍵。

    沒有看向電話,而是先回頭看了一眼只是腦袋擺了兩下就繼續睡的穆琳,微微松了口氣。

    昨晚她又沒能睡好!

    云易緩緩坐起身來,看了一眼已經接通的電話,木杉打來的。

    眼神閃了一下,沒有掛斷電話,也沒有說話。

    而是輕手輕腳的穿上衣服起床,獨自來到客廳,母親已經起來了。

    見他這么早就起床,有些詫異道:“今天要去上班嗎?”

    “我接個電話!”云易指了指電話道。

    孟語琴點點頭,明白過來,也不打擾他。

    云易來到花園,早上的露水還沒有徹底干涸,在長椅上坐下,這才拿起電話道:“木總!”

    “云總,已經有消息了,今天上午八點半,《亮劍》的審批將會提上會議議程。”木杉的聲音傳來。

    很顯然木杉的動作還是有作用的,雖然沒能直接在下面就通過,但是至少現在進行到哪個程序一幕了然。

    “能夠過的了嗎?”云易語氣依然平靜!

    “我已經做了些準備,但是恐怕還有些麻煩!”木杉直言以對。

    實際上這種情況木杉心中早就有了準備,底下人到底是不敢自作主張的通過。

    因為這部戲的名頭實在是太響了,在報紙上長篇累牘的爭論了大半年,如果廣電部門沒有外力介入,想要直接通過的可能性為零。

    雖然他已經盡力運營了,但是恐怕最終還是需要云易的背景介入,這也是最終結果。

    本來也是如此,這部戲真的有大問題嗎?

    當然沒有,可是對一群不愿意被責任的人來說,他們卻害怕創新,害怕不確定因素的襲擊。

    所以木杉才會這么早給云易打電話。

    “好,我知道了!”云易依然聲音平靜。

    電話掛斷,云易坐在長椅上想了一會,良久才拿起電話撥出去。

    上午九點!

    廣電局。

    大會議室。

    已經休息一周的彭正林,此時臉色看不出喜怒的坐在會議室主位,看著手里關于亮劍的報告!

    一部電視劇,竟然會勞動他親自出面做決定,這似乎有些諷刺,底下的人都是吃干飯的嗎?

    但是他此時面色卻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在這張桌子上,現在坐著整個電視劇司的領導。

    各個沉默看著手中的報告,默不作聲。

    辦公室里有些安靜。

    各個盯著文件,仿佛這一份簡短的介紹里面有什么大秘密一般,總之就是沒有一個人愿意先開口。

    彭正林的眼角余光一掃諸位,終于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沉聲道:“大家都來說說吧,這戲能不能過?”

    他也是沒辦法,畢竟事關到云易,他也不能說底下人不負責任,將事情推到他這兒來。

    畢竟連他都扛不住,底下人就更不用說了。

    尤其是坐在這間辦公室里,當初的事情雖然過去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只要坐在這兒誰能忘了,那個怒發沖冠,三扣公安,就在這里打了王斌兩巴掌的男人?

    眾人終于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頭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沒有一個人先開口。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楊處長臉上,因為今天的提案就是他提出來的。

    自然在大家都跑不了的時候,必須由他先表態了。

    楊處長是分管主流片的處長,也正是木杉打電話的那一位,當然他不是白當這個出頭鳥的。

    自然是木杉給了好意的結果!

    “咳咳,各位領導,我認為這部戲雖然在情節上有些創新,但是在主觀上是沒有問題的,整部劇,充分體現了我軍戰士的英勇和血性,面對強敵絕不妥協的大無畏斗爭精神……當然,這只是我的個人看法。”楊處長,一番慷慨激昂之后,虎頭蛇尾收場。

    現場沒有一個人露出異色,對他最后不表態的意見,沒有絲毫奇怪。

    不過既然他開口了,并且幫著《亮劍》說話,這里面很多人,心中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有親近輝煌的,自然就有對輝煌不滿的,曾經被云易趕下座位的那位領導,此時就臉色難看的看向楊處長道:“楊處長的話,張某不敢茍同!我軍戰士的確有著大無畏精神,對革命忠誠,流血犧牲豪不皺眉頭的高尚情操。但是楊處長,大無畏精神卻絕不是流氓精神,不是地痞精神。”

    楊處長的面色一變,他沒想到張副局長竟然會如此直白的針對他,一點面子都不留。

    這也是他上次沒資格坐在這里的原因,如果他知道上次這位曾經被云易擰起脖子扔到一邊的糗事,恐怕就能理解了。

    官場上混的就是個面子,這事他也成為一輩子的笑柄,不敢跟云易放對,但是放些冷箭絕對沒有問題。

    “張副局長,您這話有些過了吧?整部劇中李云龍英雄蓋世,在戰場上英明睿智,自始至終對我黨忠誠,大小戰無數,立下汗馬功勞,這不正是吐出我軍的英勇風范嗎?”楊處長被這樣諷刺,怎么可能就此認下?

    而且他是實權處長,和虛職副局長,還真可以頂一頂,兩人的位置其實相對來說差不了太遠。

    張副局長臉色一黑,目光掃視諸位,最后直接看向彭正林,激憤道:“彭局長,這部戲我看了,楊處長說的英勇風范難道就是一個戰場上沖動抗命的莽夫?犯錯被處罰之后還心有怨意,滿口臟話,行為粗魯,對戰士隨打隨罵進行體罰的風范不成?如果這都可以說是個人性格,那么他隨意殺俘的場面是不是給我軍抹黑?如果連這都不是,劇中李云龍甚至和某黨干部楚云飛惺惺相惜,兩人之間勾勾搭搭?各位,咱們廣電局審查,難道已經放松到這個地步了嗎?”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