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582章 一只喪家之犬
    辦公室里。

    悠揚的輕音樂回響。

    猶如一道道清泉緩緩洗劑著人門內心的焦慮。

    氣氛很安逸。

    一張并未擺放太多東西的辦公桌后面,穿著白大褂的張婧,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著一份病例檔案。

    而在她前方不遠處,有著一張躺椅。

    躺椅上,一個男人閉著眼睛,安靜的躺在那兒。

    張婧緩緩從檔案上收回目光,抬起頭來看向從進來之后,并未和她交流,便徑直走到這張躺椅上躺下,閉上眼睛的云易。

    這個病人,雖然真正見他的次數并不多,但給她的印象極為深刻。

    不是因為他那傳說中顯貴的身份,也不是因為他成功的事業,更不是因為他如今遍布四海的名聲!

    對張婧來說,這些都和自己關系不大。

    真正讓她一直記住的是,這樣一個本該站在頂層,不知人間疾苦的男人竟然擁有一種,任誰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會發生在他身上的病癥——戰爭綜合后遺癥!

    ……

    若有所思的放下手中的檔案,張婧站起身來,在音樂的回蕩聲中,她朝著躺椅走去。

    并沒有刻意放輕腳步聲,鞋跟在地板上發出一道道脆響。

    來到椅子旁站定,在閉著眼睛的云易臉上微微打量之后,她輕輕皺了皺眉,再次凝思。

    不一會,她便俯下身子,拿起躺椅邊上的毛毯,并未替云易蓋上,而是用她那好聽的童音,輕聲道:“云先生,蓋上吧!”

    隨著她的聲音響起,躺椅上的云易,終于緩緩睜開了眼睛。

    張婧目光立刻鎖定云易的眸子,再次皺了皺眉,卻仍舊將手中的毯子朝著他遞去。

    云易目光轉向她,緩緩坐起身來,似乎仍有不適,伸出手砸了砸腦袋。

    張婧看著她的動作,緩緩松開了眉頭,并沒有阻止他。

    連續砸過幾次之后,云易才停下動作,再次轉頭看向張婧,目光掃過她手中的毛毯,微微沉吟之后,搖了搖頭,隨即站起身來道:“謝謝,不用了。”

    張婧目光看向他敞開的領口,微微沉吟,轉頭看向自己那張正被陽光照射的辦公桌,伸手示意道:“這邊請!”

    云易點點頭,隨著她來到辦公桌前坐下。

    金色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折射在他身上。

    云易斜眼看向陽光,并沒有開口說話。

    而張婧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之后,又拿起云易的病例看了看之后才抬起頭來輕聲道:“云先生,好久不見!”

    不得不說,醫生和病人這樣打招呼是有些奇怪的。

    應該不會有人會想在這兒相見!

    云易收回目光,看向張婧點點頭道:“張醫生,你好!”

    他的聲音并不大,語氣也依然帶著明顯的低沉。

    但很明顯的是,他的狀態已經沉穩許多。

    張婧眼睛再次落在云易臉上打量,片刻之后,她輕聲道:“云先生,現在感覺好些了嗎?”

    云易看著她那張娃娃臉,以及那雙仿佛天生便能讓人平靜的眼睛,微微沉吟之后,輕輕點頭道:“我沒事,只是心里煩悶,想要安靜一下,便想到了你這里。”

    說到這兒,他伸手打算扣上領口的扣子,可扣子早就不知去了哪兒。

    也沒有在意,隨手將被拉開的領帶重新束好,站起身來告辭:“張醫生,打擾了!”

    張婧看著他轉身的背影,微微沉默之后竟突然站起身來開口道:“云先生,如果你有需要,或許你可以和我聊聊。”

    云易腳步微頓,似乎真的考慮了一下這句話。

    許久。

    他最終還是擺了擺手:“還能找到一個讓我真正安靜一會的地方,這已經很不錯了。”

    說完,他的背影再沒有猶豫的消失在門口。

    屋內,張婧依然站著。

    她的目光默默看著已經空無一人的門口,腦海中卻在分析著云易這最后一句話究竟代表了什么?

    是振作?

    還是無奈?

    又或是在人世中徹底迷失了方向?

    更可能只是疲憊,從骨子里蔓延出來的疲憊。

    張婧微微搖了搖頭,緩緩坐下。

    她無法完全分辨云易走時的情緒!

    正如云易來時,她也無法判斷云易那雙無數火焰交織的眸子中閃爍的到底是憤怒?

    是瘋狂?

    是暴躁?

    還是哀傷,孤獨,痛苦,心疼……

    她低下頭,目光再一次的看向桌上,那份她研究了許久的病例。

    她不得不承認,這一次,她甚至都無法分辨云易到底有沒有病?

    只是,不管云易到底有沒有病,今天這個男人的到來,讓她再次加深了印象。

    即使從頭到尾他們并沒有說上幾句話,她卻從云易身上感覺到了一種令她震撼的無奈、心酸。

    說實話,即便是云易得了那本不該得的病,也無法給他這種震撼。

    她實在無法想象,到底是什么因素,能夠將一個用最頂尖的催眠藥物都無法動搖其意志的男人,在理智清醒的情況下逼到這一步?

    ……

    車子在六號別墅停下!

    云易打開這扇很長時間沒有開啟過的門。

    屋子里依然是他們曾經在的時候的景象。

    一桌一椅都那么熟悉。

    客廳里。

    云易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他神色已經平靜下來。

    目光直直的看著天花板,誰也不知道此時的他到底在想什么?

    咚咚咚……咚!

    一陣腳步聲從樓梯處傳來!

    云易目光移過去。

    何憐穿著拖鞋,有些警惕的目光正好和他對視,頓時眸子中一驚,隨即緊張起來。

    而云易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眸子,卻是突然之間猶如一道驚雷炸開,閃亮駭人!

    似乎早已疲憊不堪的身體,更是陡然前傾。

    何憐站在樓梯口,原本就緊張的臉色,在見到這一幕之后,臉色陡然煞白。

    腳步不自禁的后退一步,只是太過緊張,拖鞋留在了原地……

    “云,云先生!”

    聽到她的聲音,云易前傾的身體,微微一頓!

    他盯著何憐的眼神,慢慢放松,微微沉默,目光再次轉向天花板,低沉的聲音聽不出太多異常:“穿上鞋,注意身體。”

    沒有他的視線,何憐臉上才恢復了一絲血色。

    聽到他的話,何憐緊張的眸子中,竟突然閃過一抹光芒。

    放開扶著樓梯的手,緩緩上前一步,略帶顫抖的穿上拖鞋,站在那兒不敢動彈。

    云易緩緩站起身,又看了一眼屋內的環境,站起身來朝著門口走去!

    “云先生,我……”

    云易的腳步聲一步步走遠,何憐抬起頭,看著他的背影,聲音很小。

    腳步聲放緩。

    “我懷孕了!”

    腳步重新抬起,遠去!

    有聲音傳來:“既然你決定留下,那就告訴小飛!”

    “哐!”

    門關上!

    何憐身軀微微發抖的聽著門被關上的聲音,緩緩坐在地上。

    兩行清淚自眼角滑落。

    隨即伏在膝蓋上大聲哭泣。

    ……

    太陽西斜!

    云易的車子還在路上行駛。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有路便走。

    身邊沒有手機,沒有人會打擾他,他想要再尋找一個能夠給自己冷靜思考的地方。

    可真的很難。

    茫然間。

    一片已經凝結成冰的魚塘出現在眼前。

    孤寂和冰冷,成了這里的主色調。

    云易停下車。

    看著小橋盡頭的“涼亭”!

    他朝著里面走去。

    這里夏天也并不吵鬧,現在更是安靜。

    屋里有燈光。

    他的腳步聲可能驚動了里面的人,一個中年男子打開門走出來望向他。

    “云先生?”似乎有些驚訝,這時候貴客會到來!

    “朱老板,我想在您這坐一會!”云易點頭。

    太陽的余光終于熄滅。

    灰蒙蒙的天有若黎明。

    昏暗的房間里,沒有開燈,只有煙火不時明滅。

    云易靠在一根木柱上,看著窗外,那已經冒出來的星星點點。

    手上的煙已經到了盡頭。

    他隨手伸向旁邊茶案上,再次拿起一支煙點燃……

    天終于暗了!

    云易獨自思考。

    這一個下午,他不好過!

    突如其來的打擊讓他迷失了方向。

    憤怒,無可抑制的憤怒,超越了血滿京城的憤怒!

    情還不夠深嗎?意還不夠重嗎?

    生死都可拋之腦后,我對你還不夠好嗎?

    我所做的一切難道就無法給你絲毫信心嗎?

    你若有心……怎敢不堅持?

    怎么能放棄?

    ……

    她當真在云家就是個恥辱?

    她當真就離了云家什么都不是?

    為什么不記得她冒著巨大風險,忍受著全世界的謾罵,忍受著最深沉的委屈,為云家力挽狂瀾?

    為什么不記得她失去孩子,卻為云家立下不世之名?

    我苦思冥想,處處思量,從不敢放開手腳的做事,難道還換不回我老婆的尊嚴?

    我戰天斗地,只為她一人安平!

    卻不想斗得過天下,卻……

    你們安敢如此欺她?

    ……

    煙頭急劇閃爍!

    天上的星星閃爍,云易抬起頭。

    黑暗中,他的神情無法看清。

    但濃濃的悲,沖刺整個房間。

    一個下午了。

    他仿佛卸掉了心氣,什么也沒做,東奔西竄,猶如喪家之犬。

    他在極力讓自己冷靜!

    他怕自己會一怒之下,忍不住釋放心中的壓抑,讓結果再也難以挽回。

    他砸了手機,電話。

    因為他怕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打給那個已經做出決定,不再堅持的人,問她到底有沒有心!

    他也怕自己控制不住心中的恨意,直上京城,鬧個石破驚天。

    而之所以怕,是因為他真的深愛,也因為他真的明白事情到了何種地步。

    其實他并不意外,一直在避免。

    其實他早有感覺,一直在努力。

    其實他并不傻,只是在盡量裝傻!

    他了解她,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她,她的驕傲看似一點點的被自卑取代。

    其實,并不是,她的驕傲其實一直都在。

    她之所以自卑,正是因為她驕傲。

    因為她始終想要追尋有尊嚴,真正平等,沒有心理負擔的愛。

    然而這一次,大伯和伯母讓她徹底明白,她永遠也要不到她所希望的完美愛情。

    蓋子已經被揭開,如果她沒有驕傲,或許還有機會挽回。

    可正因為她驕傲……

    他現在不知道,還能給自己一個希望。

    若是知道了,那么只有一個結果,那便是連那最后的緩沖也徹底消失!

    所以他不敢打電話,甚至都不敢打去云木一那兒,他要避免從一切途徑“知道”這件事。

    或許,還能借助這最后的遮掩,挽回她那顆冰冷的心。

    云易再次點燃一支煙,深吸一口:“還有可能嗎?”

    過量吸煙帶來的暈眩產生。

    云易天旋地轉!

    沒人能理解,面對刀山火海不懼分毫的他,怎么會被一件還沒發生的事,打擊到這個地步!

    因為沒有人知道他為何如此害怕!

    因為沒有人知道他上一世的經歷,以及睜開眼的那一刻,所帶著的遺憾和期望!

    ……

    那天,婚前的云易酒醉,他睜開了眼!

    似乎因開啟了他新的紀元,所以無形中有一陣風,自冥冥中吹來,模糊了他上一世的情感痕跡。

    可情感雖已淡漠,那三十多年的存在痕跡,卻并沒有在腦海中消失。

    非但如此,他反而能夠更加看的清楚!

    三十多年的人生,在未閉眼前,他自認為在大多數同齡人中,還是能算作成功的。

    畢竟寒門出身的他,依靠自己一日不敢懈怠的奮斗,和能夠在機會面前,當機立斷的性格。最終有幸能夠年紀輕輕,便坐于高衙,俯視一方山河,怎能不算功成?

    可當他再次睜眼,驀然回首,內心中卻只剩下一片茫然!

    一世奮斗,到底是為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

    幾乎人之天性!

    即便情感淡漠,在回望當初時,他第一時間想到的還是重若泰山的父母恩,可曾報答?

    他卻不得不搖頭!

    遺憾終身!

    上一世,他少年離家求學,歸家甚少。

    青年總算出息了,本該慰藉養育之恩,將二老接到身邊孝敬,讓他們頤養天年,但最終卻因為他那被所有人羨慕的婚姻而至死那一日都沒能做到。

    他之所以能夠事業如此成功,當然并不單單只是他自己的奮斗。

    更不可否認的卻是因為他娶了一個對他事業至關重要的女人……

    沒錯,正是她的妻子給了他在官場中必不可少的“背景”,讓他能夠平步青云!

    但,人世間終究還是不可能盡善盡美的。

    正如大多數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一樣,這場對他事業上給予最大助力的婚姻,在生活上,卻讓他未能真正如意!

    雖然妻子在人品、才華、修養上其實都能稱之為良配,但到底兩人從小長大的生活環境存在著天差地別。

    高門大戶出身的佳人,雖然能夠看得上寒門出身的上進才子。

    卻未必能夠看得上他那小家小戶的親人。

    沒錯,這其中也包括他的父母!

    面對這種情況,正意氣風發,處在事業黃金期的云易縱使心里已經埋下了一根刺,但卻還是用他那政客頭腦輕而易舉的分析出了他該如何取舍。

    他選擇了妥協!

    或許,在那時,他其實并沒有認為有多么不妥。

    他不能接二老到身邊,也沒有時間經常歸家看望,但他卻也在物質上盡量優越父母,望二老享福!

    或許父母這種身份,天生便是為子女付出一輩子而無怨無悔的!

    很多時候,他們都能夠輕而易舉的說服自己,兒子是孝順的。

    云易的父母也是如此,偶爾電話里,一輩子與灶臺打交道的父親,總是笑著說,又給他們腌制了幾條十多斤重的魚,什么時候回來帶走……

    沒有多少文化的母親,也時常說,照顧好自己就行,家里很好,就是想孫女了,什么時候帶孫女回來住幾天……

    他們不再提起去他家!

    一年,兩年……

    人的慣性真的很可怕,時間長了,除了得知父母身體不好,又去了醫院的時候,心里那根刺會再次浮起之外,很多時候,云易竟已理所當然的認為,父母過的很好,真到他這來,未必習慣……

    直到,那一日,他閉上了眼睛……

    毫無疑問,當站在上空,俯視自己的一生。

    父母恩未報!

    夫妻情未濃!

    子女債未還!

    縱使是一輩子奮斗的事業,也不曾留下真正有意義的東西,就更不要提青史留名的榮耀……

    如果真要說的話,他一生匆匆忙忙間,獨留下了一顆過個兩三年便沒人會記得的追逐名利的心。

    他是遺憾的!

    他遺憾,一世人生,卻沒有做到“人”之真味!

    ……

    所以當他再醒來的時候,便不曾想過要從走一遍老路,為了力爭而上,迷失了自己。

    他真正想做一回人,甚至,他更想要做個普通人,人生苦短,真的做不了那么許多事,也背不了那么許多責任。

    便只是簡簡單單的去經營自己的家,盡應盡的責任,盡享人間情重,不留遺憾便已經功德圓滿!

    但,還是那句話,命運不會予取予求!

    這一世,老天似乎跟他開了個玩笑。

    他更加復雜了!

    不但要在心底放一個永遠不可能公開,即便做夢也不敢說出的驚天。

    就單單只是他身上的特殊使命,便足以注定了他時刻背負著最深的責任。

    想要做個愛恨不留遺憾的普通人,會很困難。

    可有過一世的經歷,他當然不改初衷,盡力去做!

    怎能辜負這一世!

    父母恩,他時刻報!

    夫妻情,他專注其中!

    子女債,他絕不怠慢!

    戰友情,他舍生忘死!

    有多余精力,用自身底蘊,做幾件利民大事!

    用自己身份,除幾個害群之馬!

    若能有幸,青史上博一個功名!

    做到這一切,他這一生無憾,不負人間再白頭!

    ……

    呵!

    門不當戶不對!

    轉了一圈,竟然轉回了原點!

    云易靜靜的坐在星空下,默默吸煙!

    父母恩!

    夫妻情!

    孰輕孰重?

    這個鐵血堅毅的男人,坐在冰冷而孤寂的長空之下,被愛振奮,也被愛壓垮!

    身背沉重壓力的他,該怎么做?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