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627章 能來的是朋友
    年二十七。

    各行各業該放假的都已經放假,大多數人都已經回家團圓,忙碌著準備迎接千百年來最盛大的節日。

    全國各地,歡聲笑語不絕,喜慶的氛圍已經彌漫開來。

    而有些行業,卻無法這么清閑,他們甚至比平時還要忙。

    娛樂圈便毫無疑問是這些行業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種。

    各種盛大的頒獎典禮,正在如火如荼的舉行。

    各大衛視的春晚也在進行最后的沖刺。

    春節檔發唱片、上檔電影的更是忙的不亦樂乎!

    總而言之,年尾,對娛樂傳媒行業來說絕對是一塊最盛大的蛋糕。

    所有人都隨時準備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上去搶一塊……

    本來今年雖然大事頻出,但說實話,對更多人來說卻總有好有壞。

    比如,輝煌前段時間不就沉默了么,一時間就躲在角落里,三棍子打不出個屁來。

    這無疑讓各大公司暗自琢磨,這也好,至少今年年底這塊蛋糕,少了個強大對手,說不得這一次,就要磨刀霍霍大顯身手一番……

    但是,尼瑪,就在昨天,輝煌又突然之間一棍子敲來,讓所有人蒙頭蒙腦。

    張紫玉毫無征兆的重歸已經“快不行”的輝煌,這尼瑪總讓大家害怕,他說不準就又要搞出什么大事,讓大家一起,沒有絲毫快感就直接進入高潮……

    所以啊,忙的要死,也必須分出目光去盯著他們……

    清晨。

    報紙來了,大家迫不及待的翻開,總有些消息是自己不知道的,而且特別是輝煌,他媽的,一逼急了就直接上大菜,根本不和大伙好好商量商量。

    就像張紫玉的事,事前,尼瑪一丁點消息都沒有,誰能說報紙上會出現一件圈內沒有絲毫風聲的大事呢?

    “干……”很多人翻開報紙的同時,內心里怦怦直跳,不由得爆粗口,不是自己沒定力,實在是云某人太不好琢磨了……

    不過很快,眾人,便松了一口氣。

    “張紫玉重歸老東家輝煌……”

    “張紫玉力挺新東家,叱責劉歌有眼無珠!”

    “輝煌回應劉歌文章,云易:封殺劉歌!”

    “張紫玉新專輯即將發布,老兵再祭寶刀……”

    “湘南臺飛鷹獎,今晚揭幕,眾星齊聚……”

    “陳雨聲憑《都市神探》有望角逐視帝……”

    ……

    頭條。

    毫無疑問是輝煌的,這一點,經過這兩年來大家心理上的磨練,已經不再驚奇了。

    畢竟早就習慣了不是,沒看人家湘南臺舉辦這么大的頒獎典禮,話題都只能排在輝煌之后嗎?

    說起來,有些人心里也不禁暗想:“不知道鄭克橋看到報紙是什么感覺?”

    不過這話題并不重要,現在大伙卻心里始終不定的是。

    “現在究竟是個什么局面,封殺鄭克橋,一字未提啊!”

    “老板,這很正常啊,您不記得了,云易自己都曉得,說了也沒人敢報道!”

    “我不記得……算了,老子懶得跟你生氣,你動動腦子想想,他突然把張紫玉收歸旗下,這么高調,其中到底是怎么個意思?”

    “嗯……或許真的只是一次普通轉會……而已?”

    “而已?……你要不是老子侄子,老子絕對炒了你……是你傻了還是張紫玉傻了?就只是普通轉會而已?她要是對輝煌沒有信心,她是去跳火坑的嗎?你就不能動你腦子想想,這說明什么?”

    “什么?”

    “我如果知道,還用跟你商量……”

    “這……要不算了,咱們就干脆別管他,他鬧他的……”

    “能不管嗎?那尼瑪飛鷹獎咱們參不參加,要是參加了,云易又突然搞事,你說,到時候怎么辦?”

    “這……”

    “這,這,這……你給老子滾!”

    “老板,放……放假了?”

    “我操……砰咔咔,咚咚叮當、鏘鏘哈……滾!老子放你一輩子假!”

    很明顯,這種問題,需要很多人思考。

    最近頒獎典禮迭出,湘南臺的飛鷹獎,也舉辦到了第二屆,這不,原本灰頭土臉,根本就沒有什么風聲的,隨著鄭克橋重新復出之后,又開始大張旗鼓起來。

    可就在這當口,卻沒人不考慮云易,畢竟他說了,誰與湘南臺同舞便收拾誰?

    本來嘛,你自己都認輸了,那也怪不著別人不是。

    可現在,他又不知道哪兒發瘋,突然搞出張紫玉的事,讓大家心里又發毛,怎么看輝煌都不像服軟的樣子……

    此時大伙心里堵啊,你要是直接就搞出個大事,讓湘南臺顧及不到飛鷹獎也好啊,大家也不必為難了。

    就是一刀將鄭克橋斬了都好,反正你狂,反正也干不過你們輝煌,當頭就當頭吧,就便宜你小子算了!

    可現在不陰不陽,尼瑪……怎么辦?

    鄭克橋也在看著報紙,他其實并不傻,而且相當精明,有豐富的工作經驗。

    對大局的掌握自然也不會弱。

    看著報紙上對封殺自己的事絲毫不提,他心里略安,人哪就是這樣,先前云易死死沉默,他反而心中驚懼。

    可當云易出手了,收拾不了他的時候,他卻反而要輕松的多。

    可能在他心中,這是試過斤兩了吧!

    略微沉吟,飛鷹獎的事,抬起頭來對請示的秘書道:“飛鷹獎,不但要辦,還要大辦!邀請名單給我公開發出去!”

    “嗯?公開?”秘書微愣。

    “對,盡管公開大辦!”鄭克橋輕描淡寫道。

    很快一個個名字被邀請,在圈內流傳。

    這其實并不奇怪,邀請你也是給你面子,人抬人嘛!

    但放在這個時刻,就有些不合適了。

    尼瑪,你這么搞,老子要是不去,好像怕了輝煌。

    老子要是去了,又好像怕了你,畢竟之前針對過你的,你說你怎么能這么不懂事?

    然而有些人卻對此很是贊同!

    鳳凰王燕山,也同樣接到了邀請函,卻哈哈大笑道:“去,為什么不去,馬上發聲明,我親自參加!這一次,咱們鳳凰的藝人,也該重新在圈內出聲了!獎項,我們寸土必爭!”

    沒有人反對他的意見,卻也沒有人提出支持。

    林飛昨日的話還在耳邊回響,這是要和輝煌做對到底啊。

    決定,在他一言堂之下,下達。

    很快鳳凰的聲明,傳遍娛樂圈。

    這讓所有拿到邀請函的人,如坐針氈,可尼瑪輝煌就是沒半點動靜。

    仿佛又不再管圈內紛紛擾擾一般。

    但,湘南臺方面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了。

    因為,即便如此,一直到上午十點,除了鳳凰,竟沒有一人公開表示會到場,但也沒有一個人表示拒絕。

    “不是說之前已經有一些人已經答應參加的嗎?”鄭克橋臉上又浮現陰沉。

    “這……這,輝煌……”秘書聲音盡量小。

    但鄭克橋豈能不知,心中是又恨又難堪,輝煌只是簽了一個藝人,什么都沒做,然而卻依然威壓娛樂圈。

    他這么多天做的事,竟然抵不過他露個面。

    臉色慢慢平緩,他再次恢復平靜,眼神看向桌上的電話,半晌,他抬起頭來沉聲道:“罷了,能來的就是朋友,不強求!”

    嗯?

    什么?

    不強求?

    能來的就是朋友?

    秘書陡然渾身一寒,這還是不強求?

    不能來的是什么?

    敵人!

    秘書很懂事,這句話,當然不可能只是一句感慨那么簡單。

    很快,能來的就是朋友,便在娛樂圈暗中流傳。

    這下,逼到了墻角。

    “去不去啊?”

    “等別人先表態唄?”

    “那始終要去,為何不提前表示,還能落鄭克橋個好!”

    “算了,不管了,聯系其他人,一起表態!”

    “可……”

    “就這么辦,咱們仁至義盡了,輝煌又怎樣,咱們拖了兩個小時,面子已經給云易了。他到現在不放個屁,那咱們能有什么辦法?怪不到咱們頭上,再說,咱們還真怕他不成?別說他沒收拾鄭克橋,就算他收拾了,也不敢和所有人做對!”

    “那獎項,咱們爭不爭?”

    “這……嗯,既然去了,還是要爭,恐怕如果大家都去了,今天收視率肯定差不了,要是我們的人能拿獎……這機會不能放過!”

    娛樂圈除了一些和輝煌一項關系不錯的公司或者藝人之外。

    很快就統一了意見。

    畢竟事情就擺在這里,怎么做,大家心思都差不多。

    不過,即便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依然沒有選擇大張旗鼓。

    畢竟之前跟著云易一起封殺鄭克橋,現在尼瑪,又大張旗鼓的支持湘南臺,這臉再厚,也他媽終究受不住啊!

    所以大都只是私下答復湘南臺去參加。

    當鄭克橋得到消息,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暗道:“經過這一次,云易在圈內的威信將大幅度降低。只要他不能控制輿論,自己就不會再如上次般,差點身敗名裂!”

    “臺長,關于獎項,這次過來的幾家大公司都表示了意向,希望能向他們傾斜……”秘書請示道。

    “呵,我看鳳凰不錯……”

    ……

    ……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