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707章 傳喚?
    “首長,到了!”車子停下,青雨低沉有力的聲音在云易耳邊響起。

    云易原本一直看著窗外略顯茫然的目光,隨著他的聲音恢復焦距,輕輕點點頭,沉聲道:“好!”

    隨著他的聲音,前后幾輛車的車門立刻打開,十二名黑衣特衛毫不猶豫的閃身出現在黑暗中,隨即快若閃電的奔赴中間車輛的各個警衛點,他們身形挺立,若鋼鐵長城,將一切危險排除在車輛之外。

    青雨坐在副駕駛,在開車的特衛也下車之后,他打開車門,一只腳踏出車外,卻陡然一頓,回頭看向云易,目光里竟陡然閃現了一絲不應該出現在他身上的猶豫。

    他眼中的云易早已恢復了平靜、淡然,從云易的臉上看不到半點彷徨。

    “云易……”青雨嘴唇微顫了幾下,似乎想說點什么。

    但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又或者是他自己也不知道這一刻想說什么。

    云易卻看著他從容一笑,緩緩伸手打開了一直放在腿上的盒子。

    青雨目光垂下看著那被打開的盒子里面,那即便在黑暗中,依然清晰閃爍的血色光芒。

    他沒有再說什么,目光里剛才的那絲猶豫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最深沉的堅定。

    身形一閃,他下了車。

    “嘭!”

    關上車門,青雨屹立在車門前,望著天空若蒲公英般飄落的雪花,他身軀一點點的挺立,猶如一把慢慢拔出劍鞘的寶劍,鋒芒一點點的在長空閃耀。

    四周十二名特衛,仿佛同時感受到了這昂揚的氣勢,同時立正身形,氣勢集結,這一瞬間,沒有人能夠質疑他們可鎮八方敵!

    車內,云易一動不動的盯著盒子中那枚閃爍血紅光芒的勛章。

    一枚劍與盾相交織的血紅勛章。

    云易的目光里沒有劍,沒有盾!

    唯有那紅!

    震撼人心的血紅。

    “轟!”

    “轟!”

    “轟轟轟!”

    似乎有一道道爆炸聲在耳邊響起。

    云易堅定的眼里一抹恍惚,一幕幕猶如電影片段般的記憶,如潮水在腦海中涌過。

    一個年輕的身影,戰火紛飛中,渾身血流如注,他身后就是戰友,卻沒有再回頭看一眼,便身形若電,在一聲劇烈轟鳴中,平淡而震撼的消失在歷史中。

    “花貓!”云易嘴里無意識的吐出一個名字。

    又有一個狂暴的身影,在槍林彈雨中,殺戮若狂,竟于決死中,傷痕累累若戰神般沖出了那本不可能逃過的包圍圈。

    他的強,震撼人心,但卻比不了他沒有絲毫猶豫返身再入血火之中的決心。

    一聲爆鳴,劇烈的火焰中,他可以活,卻死了,最終沒有一個字留下。

    “王!”云易嘴里又有一個名字。

    “砰!”

    “砰!”

    “砰!”

    富有節奏的槍聲,猶如云易心臟的跳動,他好熟悉這種槍聲。

    小鷹的狙擊,曾讓特種戰場聞風喪膽。

    他個子不高,身體里卻隱藏著驚人的耐性,他的槍從不顫抖。

    可一定沒人知道,一個狙擊手,居然放棄自己的狙擊位置,猶如一個突擊手般,抱著不是他最拿手的突擊步槍,竟沖入敵營,最后一聲爆鳴中,狙擊手死在了重重包圍中!

    “作為狙擊手的他最后在想什么?”云易心底浮現一個念頭。

    這個問題,終將永遠沒有答案,因為小鷹連死前都未曾嘶吼一聲,或許是狙擊任務時間長了,他習慣了沉默。

    “大劉!”

    “子彈!”

    云易嘴里又吐出兩個名字,他們兩人的最后一擊,擊打的是白狼最后的理智!

    他們也未曾回頭看一眼自己!

    沒有人回頭,沒有人告個別!

    云易的腦海中,人影一個個閃過,有笑容,帶著血!

    好多,好多人!

    六年中,云易從來沒有去數過到底有多少人,在自己身后慢慢消失……

    他們的名字,或許到現在除了那永遠只能被少數幾人看到的檔案中,就只有自己能夠記得了吧。

    無名!

    英雄無名!

    云易眼神慢慢平復,他依然盯著手中的血紅勛章,他不看那劍與盾,唯獨感受著那紅!

    他其實從接受記憶起,便從沒忘過,這紅,是血!

    勛章之所以耀眼,是因為她被白狼浸泡在自己的獻血中整整六年。

    也因為那一個個將自己最后一滴血灑向勛章的生死兄弟們。

    她怎能不耀眼?

    世間還有什么光芒,能比他更盛?

    意氣風發的年代,鮮衣怒馬的時節,這枚勛章卻承載著一個個年輕的平凡身影。他們穿著樸素的迷彩,或許唯一鮮艷的氣質,便是迷彩上他們自己染上的血!

    云易神情越發寧靜。

    他緩緩放下手中的勛章,低下頭從盒子里拿出那套他來到這個世界,便從未穿過的制服。

    他知道,青雨最后或許是想說,他其實可以選擇不穿。

    他也知道這是出于最純摯的兄弟情,最后一刻說不出口卻真正從心底而發的關心。

    云易嘴角含笑,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已經十一點了。

    距離凌晨,只剩一個小時!

    他再沒有猶豫,脫下了自己的便裝……

    他明白,若到此為止,不穿這套衣服,不戴這枚勛章,不再持劍殺人,或依然有一線生機,可茍延殘喘!

    但,他雖怕死,雖沒有白狼的英雄氣概,卻也并非懦夫!

    事已至此,他百般算計,卻最終只能發現,在他可以拋棄的東西中,唯有他的命最不值錢。

    英雄或許真的不是天生的,而是時勢造出來的!

    這枚勛章他敢負嗎?

    一眾戰友深情他能負嗎?

    已經到了如今境地,他退一步便什么也不剩下。

    他卑微求生,世俗中,早已視他為眼中釘的黑手們,又能放過他嗎?

    讓他去用余生看著父母妻兒承受他怯懦的代價嗎?

    他那注定輝煌的事業,比之他的性命,又孰輕孰重?

    云易真的從不認為自己能夠如白狼一樣做一個英雄,但這一刻,他只能選擇當英雄!

    車門打開。

    四周十二人,同時側目。

    當他探出車外,長身而立之時,一身黑色迷彩,腳踏戰靴的他,成為了十二人眼中最炙熱的光。

    他們緊緊盯著云易。

    盯著他踩著雪地,緩緩上前幾步站定,將手中那枚血紅的勛章佩戴胸前。

    “敬禮!”一聲大喝!

    四周十二人,身軀直立,若利劍橫空,禮致!

    云易沒有轉身,他低下頭,再次看向勛章。

    這一次看的是殺敵之劍,是護國之盾!

    這代表著的是,鮮血鑄造的責任與權威!

    蒼白的雪夜,云易抬起頭,看向遠方,那里有他最不舍的家!

    遠方的燈火迷離,而此處卻蒼涼寂靜!

    只是稍許時光,云易便已收回目光,轉身望向那棟并不顯眼的高樓。

    他抬起腳步,朝他已經很久沒有來過的老巢走去。

    身周十二人禮畢,氣勢驚天,身形閃縱于他四周,亦步亦趨護衛。

    而云易卻一抬手,隨即繼續前行。

    四周護衛隊落后于他身形,并不強求警衛。

    此刻的他,又有誰能傷他,又須何人護衛?

    前方建筑隨著他的腳步,點亮燈火。

    三層小樓,層層之間,均有人影出現在燈光下,他們在敬禮。

    和云易一樣的制服,和云易一樣堅毅的面孔。

    無聲間,威嚴震懾長空。

    云易面色堅毅,腳步不停,在身后護衛隊,以及那一雙雙目光的注視下,走進了小樓。

    門關上!

    此時十一點十分!

    五分鐘后,門重新打開。

    有數條矯健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京城里,早已被今晚的動靜震懾。

    但所有人卻都在等待,等待著平定,等待著每一次亂后,都注定會到來的平靜。

    而所有人都明白,結果恐怕快了。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再艱難的博弈也已經到了最緊張的時刻。

    畢竟涉及不可描述的單位太多,這些不可描述的單位都早已動作。

    這件不可描述的事,自然早已經驚動了最不可描述的那幾人。

    中山閣里,燈火通明。

    那經常抓人的部門最高領導,龍部長此刻便正嚴刑峻色的一遍遍闡述著這件事的經過。

    隨著他的講述,云易在這件事中的形象,簡直讓人不敢想象。

    而接下來史局長更是面色慎重至極的將他們這邊在這件事中的經過絲毫遺漏也沒有的匯報。

    云易所犯的罪孽,一點點的讓人汗毛倒豎。

    就連不可描述的幾位老大,此刻面孔上也再沒有了半絲和氣。

    這已經不是膽大妄為,和枉法能夠作為備注了。

    這簡直就是ZAO反!

    放在古代,恐怕誅九族都不足以正法!

    龍部長的領導竟毫不猶豫的當場拍了桌子,吐出四個字“必須拿下!”

    言語簡短,力度在當今世界,無人能質疑。

    如此鮮明的態度,讓現場沉默了一絲。

    云易和鄭一的老領導也位列圓桌,他面色沉凝,對云易他是絕對相信的,但,到現在為止,并沒有證據能為云易的作為備注。

    而此時,馬上就要到凌晨,事情自始至終沒有半絲轉機。

    為了國法威嚴,云易的行為也必須付出代價了。

    這一刻,他沉默良久,對首長沉聲道:“此案影響巨大,我建議立即傳喚云易!”

    傳喚!

    這依然留有余地。

    但門口快速傳來的腳步聲,卻終于讓這最后的余地,再也維持不下去。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