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834章 媽媽,爸爸又嚇人了
    數日后,夜晚。

    有涼風吹起。

    云易陪伴穆琳坐在陽臺上賞著秋月。

    客廳里的電視聲音,依稀傳來。

    “目前已初步查出……兇手來自境外……我國退役上校云易,在某地區……完全合情,合理,合法……我數萬萬華人對此表示強烈憤概,并將繼續深挖線索,務必查清事實……并將就進一步線索,展開強烈反應……”

    “哼,真是好大的膽子,敢害我兒子,云林,這事不能算了……”孟語琴的憤概聲音也傳來。

    “嗯,那當然……”云林回答的有力的狠!

    “爸,您有什么想法?”蘭若不解問道。

    “……”云林啞口,他能有什么想法?

    屋子里安穩了。

    而陽臺上,穆琳躺在云易懷中,夜空里,她的眸子晶瑩閃亮,卻伸出手,狠狠掐向云易腰間:“你再敢這樣,我就……不讓你回房!”

    云易頓時從心到身上,都是一震,哪里還按捺的住,一把將她抱起:“那我們還是抓緊時間……”

    安樂的日子總是過的格外快。

    一切絲毫不出意外,經過這一出,正如云易所說,他的這條命實在是太值錢了。

    上層對外的宣傳如火如荼,繼續凝聚全國人民的愛國熱情,而對內的清查還在轟轟烈烈的沸騰展開,聲勢之浩大,令人無奈而又心驚,沒有人再能反駁。

    在這種情況下,誰敢動彈,誰死!

    一片沉默中,似改天換地,新時代,真正要來臨,那之前的頑疾,必然要掃除!

    可以預見,這才剛開始,因云易而開始,卻無需再因他而結束。

    他的愿望本來并不大,眼見著此次參涉進天易,有所圖謀之輩,一個個的血肉淋漓,他也不再多關注,算是心神俱寧了!

    但也還有些煩心事,沒法徹底切割。

    這一日。

    云易剛剛送走極難伺候的岳母娘,手中的電話卻響起,當看見來電上的名字,他眼眸還是不由自主的閃動。

    最終,還是接通了電話:“喂!”

    ……

    ……

    ……

    這間餐廳云易依稀記得曾經來過,似乎上次也是與她一同到來。

    只是時日太久了,記憶相當模糊。

    不過,這也不重要了。

    看向對面的倩影,云易眸光平和:“聽說你一直住在京城?怎么樣,這些年還好嗎?”

    周婷微微垂著頭,手里的調羹輕輕攪拌著黑咖啡,她到底還是來了。

    和云易一樣,也曾對這幅畫面感覺熟悉,同樣,那也不重要了,聽著云易的聲音,她抬起頭了,眼中有著沉沉的凄苦,令人望而生憐。

    一直富貴的生活,令她保養極好,和從前除了風韻上更為成熟迷人之外,仿若并沒有留下歲月的痕跡。

    只是,卻再難以打動對面的人,她輕輕點頭,又搖頭,不知想表達什么。

    但云易卻看的懂,好嗎?

    這些年應該是好的,夫妻和睦,孩子可愛,家庭幸福。

    要說不好,最近也的確是不好。

    王斌,王家最后的希望,終于還是被撤職調查了。

    要說起來,還真是猶如輪回!

    當年王斌曾慫恿乾羽對付穆琳,卻被乾羽留下了證據,當年曾被他父親收走。

    可乾羽其實從沒咽下王斌一再將他當作豬來利用這口氣,在云易不在的那些年里,他又暗自將那支錄音做了備份,時常心里想要報復王斌,卻怎奈始終沒有機會。

    這一次,云易突然歸來,鐵血而起,乾大少對他的心理陰影實在太大,本就覺得自己足夠倒霉,又見云易勃然大怒,要拿人開刀。

    他實在承受不住恐懼,竟主動將錄音交給云易,用來示好……

    這支錄音,平時沒有任何作用,但今時今日,云易王者歸來,誰又敢對那支錄音視而不見?

    這不,王斌,便被撤職調查了。

    而實際上,所有人都明白,今時今日,不提云易被槍擊,他的嫌疑之大,光僅憑云易戰場鐵血的視頻傳出來,這世間就沒有人能容忍一個在他鐵血殺敵的日子里,卻想盡心思謀害他愛人的公職人員。

    除非云易放手,否則,即便王家余威依然深重,但王斌卻再也沒有起復的機會了!

    “云易……”周婷深吸口氣,淚滴滑落:“求求你……放過他!”

    云易眼眸飄向窗外,避開了那眼淚,聲音低沉:“婷婷,你應該明白,他所做過的事,遠不止這一支錄音!”

    說到這個,他內心里突然一陣生疼!

    周婷淚如雨下:“云易,我知道,我知道是我們對不起你,但求求你,就看在我們曾經的情份上,放過他這一次,我保證……”

    云易回過頭,微微沉默,從桌上抽出紙巾遞給她,她不接。

    云易放下手,抬頭,目光看向她,滿是深沉:“我已經放過了他一次。”

    周婷聽不懂,現在他已心亂如麻,看著云易的絕情,她有些激動了:“他要是出事了,我和我的孩子今后該怎么辦?咱們幼年相交,你怎么能這么狠心?一點情分都不念?”

    云易站起了身,他無話可說。

    但最后卻還是說了一句:“婷婷,你愛著你的男人,見不得他受難。難道我就能眼睜睜的看著我的愛人一次次歷經磨難,而無動于衷嗎?”

    ……

    ……

    低頭行走在僻靜小道,云易獨自沉默。

    當年,今日!

    并不太遠,卻早已凝結成一個個不可割舍的人生!

    追憶或者心酸,都無可奈何!

    正如那句話,你愛著你的愛人,我又何嘗不愛到生死不忘?

    我不在時,她獨自支撐,面對諸多磨難,是怎樣過來的?

    云易抬起頭長長吐出一口氣:“我最不能對不起的是她!”

    一個較為特別的朋友從此遠去,云易的背影越來越遠!

    時光如梭!

    那余波還在繼續,卻與云易的關系越來越小。

    但是,他知道,不會有人忘記他。

    這不,又一天,云林終于還是將他叫入了書房。

    當出來后,他一人靜靜站在院中,良久,輕輕搖頭。

    回到房間,他對穆琳輕聲道:“明天,你給云康打個電話,讓他安心上班吧!”

    穆琳看著他凝結的眉頭,嘴角一笑:“云易,其實康哥這些年里,對我還是挺照顧的,尤其是剛開始的時候……”

    云易默默聽著,沒有多說。

    這一次,他親手給了云家狠狠一擊。

    明年,大伯就會退下來了!

    在這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那邊跟這邊仿若已反目成仇。

    但,今日,大伯卻終究是打電話來,沒有多的話,只有一句,云泰會照云易說的做!

    而那些夫人家的姻親,有數家,已被連根拔起……

    云木一親自出的手!

    不得不說,云易心中并不痛快,又怎能痛快呢?

    但,他不后悔,沒有人可以永遠犯錯不被追究!

    不知道痛,便不會忌憚!

    他自己無論如何被利用都可以,但卻絕不能容忍,他們連父母,穆琳都欺壓……

    “云易,有件事……”穆琳坐在云易身邊,突然有些猶豫。

    云易回過神來,看著她凝眉的模樣,微微一笑:“怎么了?”

    穆琳抬眸,最終還是開口了:“蕭蕭下個禮拜演唱會,我想去做嘉賓……”

    云易微微一愣,立馬明白了穆琳為何為難!

    從他歸來之后,母親就像入了魔,整天盯著他們倆……

    為啥?

    要小人唄……

    這時候穆琳若說要去工作,恐怕會是雷霆暴擊!

    云易看著她的糾結模樣笑了:“你去跟媽說!”

    “云易!”穆琳頓時眼睛一瞪。

    云易不理,穆琳無奈,只好吳儂軟語:“云易,其實這些年,我和蕭蕭也有過矛盾,但那一天,我暈倒了,蕭蕭真的嚇壞了……她其實心底一直有我這個妹妹的,這些年咱們有摩擦,也并不完全是她的不對,從你回來后,她一直沒有再來看我,但她總讓人送些吃的去輝煌,讓木總轉交給我……”

    云易神情慢慢正經下來,聽到這兒,眉頭微皺。

    穆琳卻趕緊說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有感覺的,她是真的關心我,沒有其他意思!她演唱會也沒有邀請我,是我自己想去的!”

    云易看她認真的模樣,心底倒是微嘆,看得出,穆琳心里也開始思考很多問題了。

    他心里不知是喜事優,曾希望她能夠清醒些,但現在卻情愿她單純些,人性,真的很復雜,讓人疲累!

    “好了,放心,逗你玩的,媽那邊我搞定!”云易揉了揉她的頭發,又輕聲道:“穆琳,我曾經說過,你喜歡唱,那就一直唱,從今以后,我們過自己的日子,再沒有人能左右我和你!”

    “還是先要孩子吧!”穆琳如是答道。

    那浪漫的氣氛,瞬間破碎……

    ……

    ……

    ……

    看著母親那不時瞟過來的不悅眼神,云易趕緊放下小飛家的洋洋:“去,去找奶奶玩!”

    洋洋似乎很怕云易,被云易抱著的時候,不敢吭聲。

    此時一被放下,立馬朝著孟語琴跑去,抱住她的腿,偷偷望著云易。

    孟語琴也顧不得云易了,抱起他來,卻仍然習慣性地說道:“洋洋,你喜歡小妹妹,還是小弟弟……”

    云易頭大,二話不說,轉身出門。

    穆琳去彩排了,今天小飛帶著何憐和兒子過來,屋內倒也不缺熱鬧。

    此刻小飛正幫著父親在移栽院子里的果樹,云易這段日子是過懶了,啥也不想干,避開那邊,朝著另一方向走去。

    突然眼神微微一頓,一個女人在前方的長椅上坐著,安靜看書。

    何憐!

    云易目光微微飄渺了一下,隨即沉凝,打量了一下她如今的模樣。

    倒是與當初,大不相同了。

    整個人顯得安靜,不再是曾經的浮夸,很明顯這些年,真的有太多東西都在改變。

    當年那云易眼中并不太中意的小女孩,如今也為人之母,氣質改變了許多!

    看著她,云易心里突然有許多舊事浮現。

    他不知道該不該提起,但想到那一日,救出自己后,卻毅然走向火焰的教官,他心底生疼。

    “應該有個人為你哭泣!”云易微微閉目,走向了何憐。

    這么多年來,何憐都很怕面對云易。

    只要云易在的時候,她大多低著頭,不敢吭聲。

    今日,當看到那走來的身影,何憐還是下意識的站起身來,低下頭,不知如何是好!

    平時她過來都是陪著孟語琴的,今天看見云易在屋內,她始終不自在,便出來坐下。

    沒想到,云易還是單獨來找她了,她心中惶恐。

    眼眸微微朝著四方看了看,這一刻,她想看她的孩子!

    “不用怕!”陽光下,云易請她坐下:“有件事,我想了很久,但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你!”

    云易語氣很平靜。

    但何憐卻低著頭:“您說!”

    “你還記得你母親嗎?”云易抬起頭看向遠方,輕聲問道。

    何憐一怔,任她如何想,她也料不到云易會提起這個話題,微微一頓實話實說:“我媽在我四歲時就去世了!”

    “嗯!”云易點點頭:“那你印象應該不是很深!”

    何憐不知道他到底要說什么,卻只能點頭:“嗯,不看照片都記不起來!”

    云易看向何憐,眼眸波動了幾下,終究還是開口道:“你有一個哥哥,名叫天河!”

    “額……”何憐感覺自己沒聽清:“什么?”

    “你不用再有心理負擔,穆琳的事……你哥哥為你還了債!”云易站起身來,從身上取出一封信,遞給她,眼眸中那樣深沉。

    我有哥哥?

    我怎么不知道?

    但提起穆琳的事,她又心頭收縮,這些年來,這已成為她的心魔……

    一個人沉默良久,這才記起手上的信,緩緩揭開:“云易,我別無所求,只望你活著,照顧好何憐,我從沒盡過做哥哥的責任,代替我讓她一世平安!”

    字跡渾厚,仍有血跡沾染!

    何憐愣愣的盯著自己的名字,半晌會不過神來!

    “天河父親早亡,母親曾再嫁,卻并沒有帶他一起,他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她母親改嫁后誕下一女,名為何憐,得全家寵愛。而他那時候正用手刨坑安葬了他奶奶……他和他妹妹生活在兩種完全不同的環境中,他吃遍人間苦楚,成長之中,并沒能體會到多少人間摯愛,對他來說最好的日子,應該是從軍后的那段歲月……”

    “直到很多年后,他才知道自己母親改嫁后,沒幾年便病逝,而且,自己還有了一個一母同胞的妹妹!那時,他也不知道該恨,還是該愛,他選擇了不去接觸!事實上,他所處的環境,不接觸,便是對他妹妹的保護……”

    “但其實,他的心還是動容的,很多時候,我看見他的津貼被存了起來,妥善保管,我當時很好奇,曾笑問他,你連遺書都是寫給我的,這些錢難道也是留給我的?”

    “一直到那一年,我才知道,那些錢,是留給她妹妹的,只是,他始終沒有勇氣去接受這個妹妹,他自始至終沒有寫下這筆錢的收件人,至今為止,那筆錢仍然在他的遺物中被保存……”

    “但是,何憐終究是他妹妹,當后來他想認時,卻回不來了,只能在遠方看著,但當她妹妹犯了錯,他不顧生死危險,也要親自為她妹妹彌補……”

    “最后,他至死不忘的也是你,何憐,你哥哥他一生縱橫,英雄蓋世!卻又凄涼至極,受盡人間苦楚,你是他在這世上唯一的念想,不能讓他失望!”

    “當年的仇恨,我和你哥哥已報,你不用再有心理負擔,好好過日子!”

    云易緩緩站起身來,抬起腳步朝著前方走去,獨留何憐一人不知何時開始淚眼已模糊,握著信的手顫抖不休。

    ……

    ……

    ……

    “穆琳……”

    “穆琳,穆琳……”

    山呼海嘯,云易頭頂冒著細汗,虎視眈眈的瞪著小陳:“怎么我感覺有些不對!”

    小陳縮著脖子,滿目的委屈,心道:“我的爺,您就是怯場了!”

    但這話是不敢說的,沒見云總那隨時要撂挑子的態度嗎,連忙好生安撫道:“不會啊,停好的,云總,相信我,就您這臺風,那一上去,絕對是風靡萬千……額,絕對的占據舞臺中心……”

    小陳不愧是眼神機靈之輩,看著云易越來越青的臉色,連忙改口:“其實,我也不騙您,您就是坐在角落里,鋼琴伴奏,恐怕沒有多少燈光照到您……”

    果然,此言一出,云易的臉色驟然便好了太多,但依然板著臉道:“你們這次安排之前就沒考慮一下嗎?我現在是什么人氣,怎么能安排上臺?這不是搶穆琳的風頭嗎?你這經紀人越來越不是那么回事了!”

    小陳默默聽著,我想讓您來啊?

    還不是您媳婦開口,您不敢反駁,找我出氣……

    “您教訓的是!”小陳點頭哈腰:“云總時間到了!”

    云易的手微微一抖,已經到了臺上,他尼瑪還能跑不成?

    無語中,也就這么著了!

    穆琳來彩排之后,云易在家里也實在是待的怕了,這不就說保護穆琳,一起陪她來。

    這理由,母親倒是認可的,可尼瑪誰知道,來到這后,云易看著那鋼琴向穆琳吹牛,說自己也曾有幾手絕活!

    其實他那兩下子……真不能聽!

    但穆琳卻不知怎么動了心,硬要云易幫她伴奏!

    云易話已經說出去了,死鴨子嘴硬,不好意思反嘴。

    這不,就淪落到了今日。

    華光異彩的舞臺,光影閃爍。

    云易一身潔白西裝,坐在鋼琴前,緩緩升起!

    多日的練習終究還是有效的,再加上,他的心理因素的確很強。

    第一個音符響起!

    似乎沒有人注意到他,又或許是他真的想多了,當穆琳在臺上,哪有多余的目光來看他。

    臺下是異口同聲的尖叫,穆琳的名字震天響。

    白色紗裙,穆琳猶如畫中走來的女子,和云易當然不同,他毫不怯場,手持話筒聲音清脆開口:“很多人問我,我先生回來之后,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什么!”

    “吼……”

    臺下毫無疑問,徹底爆了!

    穆琳微微一笑,走到了鋼琴邊,燈光隨之移動。

    音符震響,穆琳將話筒遞到了云易嘴邊。

    臺下微頓!

    轟然!

    “那是云易!”有人第一個吼出了聲音。

    隨之,徹底爆發。

    云易還是第一次聽著數萬人齊齊瘋狂呼喊自己的名字,又被穆琳這突然一下子給弄的徹底傻眼了。

    但望著穆琳眼中那醉人的神色,他仿佛看懂了她要說的話。

    讓全世界都知道,她嫁給他很幸福!

    云易張口,一邊彈琴,聲音沙啞,并不好聽:“背靠著背,坐在地毯上,聽聽音樂,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來越溫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說想送我個浪漫的夢想,謝謝我帶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輩子才能完成,只要我講你就記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留到以后坐著搖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直到我們老的哪兒也去不了。”

    “你還依然把我當成手心里的寶!”

    從沒想過有一天會上臺唱歌,但這一次他無悔!

    只為她那傾城的笑!

    數年后。

    一個七八歲大的女孩,聽著這首歌,大叫道:“媽媽,媽媽,爸爸又嚇人了……”

    (全書完)

    ==========================================================

    更多精校小說盡在奇書網http://www.txthk.com

    ==========================================================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