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神級保鏢在都市 > 第551章 終章 無名
    十二半神決定的討論地點位于大倫敦市中心的“瑞士再保險塔”,聽上去名字很繞口,但想先大家多少都曾經再電影電視劇里看到過,那是倫敦的新地標建筑,一棟高達179.8米的橢圓形全玻璃幕墻建筑。就像一顆屹立坐在大倫敦的炮彈。

    7點十分,倫敦地鐵站里擁擠程度堪比帝都三里屯,大多饑腸轆轆的加班者正趕著回家吃飯,或者看球賽。在這些擁擠的人群中,一個身穿風衣的人影提著個大袋子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

    沒辦法,承受過不少恐爆分子襲擊的歐美市民警惕性不是一般的高,面對這種人總會不由的緊張起來。

    不過正在通過電子檢測口的時候,他的背包安全通過了,看來沒帶炸藥或者槍械,甚至沒有刀具,身邊旅客們的心也放了下來。

    乘坐地鐵一路向哪根本不知道,沈冥坐在了最后一節車廂,身旁坐著一位金發碧眼的美女妹子,那妹子似乎很累,順著哐當哐當的列車聲,靠在了沈冥的肩膀上。

    周圍的男乘客無不是一副,為何不是我的表情。沈冥只是微笑的掏出了平板電腦查看起了再保險塔的平面結構圖來,耳機中是星白的詳細程序。

    “這棟大樓已經被十二半神征用,安保系統從15天前已經開始系統升級,原本可以從外部切入的網絡已經全部關閉,內部有什么改造也無從得知,只能依仗過去搜集到的建筑圖紙了解內部結構。

    從外部可以看到,所有的玻璃幕墻上都已經裝備了壓力探測器,想從外部爬進去也是不可能的。

    在大樓外部的四處裝備了短劍防空導彈系統,靠近5公里內非認證的飛機都會被打下來。

    至于大樓守軍……四周隱藏停放著不下20輛裝甲車,還有15輛坦克,他們藏匿于各個路口或者停車場中,一旦接到警報5分鐘內就能聯動封鎖大樓,從外圍向內突進。

    內部的守備者可能使用了目前最先進的所有武裝力量,稍有差池,粉身碎骨。”

    “謝謝你的提醒,話說,那該如何進去?”沈冥輕聲問著,以免吵醒身邊的妹子。

    “瑞士再保險塔其實是修建于波羅的海交易所舊址基礎上的,這交易所是英國船舶和航運信息的全球市場銷售總部,但在92年時遭受愛爾蘭恐爆分子的襲擊,引爆的炸彈摧毀了交易所的大部分。2002年,設計者諾曼·福斯特主持了這棟大樓的建筑。顯然他對原本的建筑懷有一絲的熱情,在大樓修建中特地保存了一塊原建筑的地樁,那地樁中間的老式混凝土層可以和特殊凝膠起反應進行溶解。”星白將詳細的潛入路線圖展示在了平板電腦上。

    “看來你拉我來坐地鐵,肯定不只是為了讓我來艷遇的了?”沈冥微笑道。

    “馬上要下車了,我們要走另外一條路了。”星白說話時已經接管了飛馳的地鐵,啟動急剎車系統,停車的同時,沈冥自然的摟住了身邊妹子的肩膀,在其他人都摔倒的時候,妹子卻舒服的撞進了沈冥的懷中,迷迷糊糊中才蘇醒過來。

    “啊?對不起!對不起!”妹子慌張的道歉這,突然覺得身邊的男人胸口好舒服。

    “沒關系,注意休息吧,工作是做不完的,沒必要那么拼命。”沈冥說完起身,背起了自己的行囊跟隨人群下了列車。

    “這位先生好溫柔,其實我叫貝拉,不知道你有沒有空,一起吃個晚飯呢?”妹子熱情的起身跟上去,想結束自己長達23年的單身生活。但明明是跟隨的狀態一跳下車后,就發現沈冥竟然不見了。

    周圍站滿了下車的乘客,列車員正打算帶領大家前往安全出口,誰知道他是怎么不見的。

    “不會……是鬼吧?鬼啊!!!”妹子嚇到放聲尖叫著。

    而這時,已經開始攀爬頭頂通風管道的沈冥也被震得耳朵有點發麻。

    “要是肖儀知道你百忙之中還要抽空泡妞,會怎么想呢?”星白越來越像人類,都學會調侃了。

    “像你這樣的好系統自然是不會干這種事情的,開啟導路模式,我們要加快速度了。”沈冥微笑道。

    “拍馬屁對我沒用,我的智商還沒低劣到為這種阿諛奉承感到高興。如果真想滿足我,那就努力活下去吧,因為理論上你死了,我也活不了,首當其沖會被破壞的就是涅槃營地中我的本體,我存在的時間很短,還不到1歲,所以,為了我,請你活下去。”星白邏輯清晰道。

    “雖然不夠直接,但且當成你在關心我好了,謝謝。”沈冥笑著加速向前。

    沿著地鐵通風管一路向前,穿過了一條被封閉的通風管道,沈冥翻身落下時,正好進入了一個小房間。這正是深入地面下數十米的波羅的海交易所舊地樁,房間的入口都已經被封死,只有通風管道可以進來,這里沒有燈,更沒有氧氣,沈冥佩戴著呼吸器,點燃了一根照明棒,不過比廁所大不了多少的房間中央屹立著一根立柱,上面鑲嵌著一塊金屬板,鐫刻著,“人類不堪承受的重量,就是自認凌駕一切上的愚蠢,銘記昔日的傷痛,才能行走向更遠的地方。”

    “設計師還是位詩人?”沈冥詫異道。

    “你想太多了,我至少在網絡上找到了20幾處抄襲的痕跡。”星白聳了聳肩膀。

    “那就開始吧。”沈冥徒手撕下了銅牌,將凝膠噴進了立柱內。

    凝膠如病毒一般迅速擴散膨脹,將立柱的老式混凝土層溶解,而內部的鋼筋框架結構則沒有收到影響。

    膨脹的泥漿一路向上噴涌,甚至灌滿了沈冥剛才進來的通風管道。

    此刻,已經是晚上8點,偌大的再保險塔大樓中寂靜無聲,如同鬼屋一般嚇人。就在地下室一間工人用的雜物間里,厚實的地板磚,嘭得一聲傳來了震動,一個換好了衣服準備開始大掃除的清潔工被震得一跳,取下了耳朵上的耳機,仔細的聽,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嘭!又是一聲響,這次的聲音更清晰了,清潔工本能的掏出了手機,對向了地板,看了太多恐怖片的老外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逃跑,而是咔嚓,拍張照,再發FACEBOOK。

    可沒等他按下快門鍵,從碎裂的地磚下直接伸出了一只布滿泥漿的手,將他給拉進了泥漿堆中。

    5分鐘后,梳洗干凈,換上了清潔工服裝的沈冥推著清潔車離開了雜物間,那個來不及發微博的清潔工已經被打暈鎖進了他自己的柜子里。

    拉低的帽檐擋住了沈冥大半張面孔,耳機里傳來的不是音樂卻是星白的聲音,“沈冥,一個壞消息,一個好消息,你想先聽哪一個?”

    “好消息。”沈冥的小心肝可不想在這種時候聽到壞消息。

    “好消息是這棟大樓內的生命體反應極地低,不會超過30人,說明幾乎沒有人類守衛。”

    “壞消息呢?”沈冥知道不能高興太早。

    “這里壓根就不考慮用人去做防御,下個轉角,你會遇到愛。”星白說話時,推著清潔車的沈冥正好經過入口,看見的是2輛黑寡婦蜘蛛單兵裝甲車高速的穿行而過。沈冥對這玩意可不陌生,當初在林海市曾經手撕過一部,但那只是一部。

    當沈冥來到大廳之時,向上前去,每一層都有眾多的黑寡婦單兵戰車來回巡邏著,光是看看就讓人頭皮發麻。

    “這東西不是還在試驗階段嗎?不是要人駕駛嗎?”沈冥汗顏道。

    “那是對外界而言,這里的都是無人駕駛系統,配備了最猛烈的火力,而且是以兩個一組為巡邏小組的。你傷害其中任何一部都會觸發警報,你行走任何一處不符合原定清潔的路線,他們會直接開槍打死你。”

    “那怎么辦?”沈冥手上可沒有帶槍械,只有一把羈絆軍刀。

    “中央控制中心有關閉他們的系統,但是屬于物理開關,我沒辦法黑進去,需要你先抓兩只來弄一弄,以它們作為掩體,還有機會靠近中央控制室。”星白劃出了道道。

    “說的真輕松,你以為是抓蟑螂嗎?”沈冥無奈,卻只能照辦。整個大樓內到處都布置著攝像頭,唯一保留一點人類隱私的就是洗手間。

    人有三急,沈冥放下了拖把,走進了一樓的洗手間。口袋中掏出的信息屏蔽極其迅速布置在了四周。

    “我有多長時間?”沈冥完成了布置后,打開了洗手間的大門,自己則在里面半蹲在了地面,如同短跑選手準備起步。

    “從發現信號丟失,到嘗試恢復信息,到發現問題再處理,如果不能再20秒內結束戰斗,就會被發現。”星白預估的時間極其準確。

    “20秒……真看得起我……”沈冥深呼吸著,在面前兩輛黑寡婦經過之時,他突然發力沖出,一雙大手瞬間逆鱗具象化,抓住了兩輛黑寡婦的腦袋,將他們給抓進了洗手間內。

    其中一個反手準備射擊,被沈冥將星白U盤如刺刀般捅進了它的接口中,大型機械頓時安靜癱軟在地抽搐起來,星白開始了黑客工作。

    另外一只,不斷發送著敵襲警報,卻全部被信號屏蔽機給阻擋了下來。

    負責監控所有黑寡婦信號的操作員,發現了兩臺丟失的黑寡婦信號,“報告,有兩個信號丟失了,位置位于一層的洗手間外。”

    “有敵襲信號嗎?”指揮官輕聲問道。

    “沒有,可能是信號故障。”操作員嘗試著恢復信號。

    “調配其他隊伍前去確認。”指揮官慢條斯理的吩咐著,其實操作的機械多了,出故障也是正常的,這些雖然已經量產,但畢竟還是實驗型裝備。

    沈冥在洗手間里用那逆鱗雙臂徒手撕開了懷中一臺黑寡婦的護甲,將自動駕駛終端如內臟一般的拔了出來,那黑寡婦還沒開槍,就已經失去了動力。

    另外兩隊黑寡婦單兵戰車開來,就在即將到達洗手間時,兩輛丟失了信號的黑寡婦戰車從里面也開拔了出來。恢復的信號顯示沒有問題,操作員也將準備觸發安全警報的手收了回來。

    恢復過來的兩臺黑寡婦戰車繼續沿著原定路線巡邏,沈冥還是第一次開這玩意,并不順手,幸運的是車內配備的應急手槍算是找到了武器。

    “沈冥,中央控制室就在上面,房間里共有15名控制人員,每個人的手邊都有報警器,從發現他們到開火殺光他們,你需要多久?”星白提醒道。

    “你猜。”沈冥在駕駛室中笑道。

    “誰有心情跟你玩,自求多福吧。”星白帶領著沈冥一路向上,來到了第17層的中控室門外,兩臺黑寡婦并列停在了門口,面對厚達10公分用鈦合金打造,需要視網膜指紋鎖已經聲音密碼的大門,哪怕動用黑寡婦上的全部火力也不可能轟開這種大門。

    不過人的思維卻是這防御體中最大的漏洞……

    星白和沈冥將車廂停在門口釋放出了故障的信號,里面的操作員根本沒有多想的就走了出來。

    都說特洛伊木馬就是為一群SB設立的陷阱,但來到了現代社會,還是會有人毫不猶豫的上當。

    “通知技術組,這里有機械壞掉了,就是剛才信號丟失的兩個。”操作員一遍回頭說著,一遍開門上前準備檢查。就在這時,其中一輛黑寡婦的后背艙門彈開,沈冥從里面直接站了起來,連續扣動的扳機,讓手槍響起了沖鋒槍一般的鳴響,方向里的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全部應聲倒地,最近的那操作員剛剛扭頭看清沈冥的臉時,已經被抓著一把撞上了身旁的墻壁,就此斃命。

    2.5秒完成了12發連射,有2發屬于貫穿傷打中了兩人。死了14個,還有一個重傷。不是沈冥槍法差,而是角度真的不好。

    從黑寡婦中出來,沈冥直接進了控制室,一邊更換著彈夾,一邊來到了傷者的面前。他很盡忠職守,肩膀上的血洞還在噴涌著鮮血,卻依舊努力的想去按下警報器。

    “抱歉,讓你承受了更多的痛苦,不是我不努力,是彈夾子彈有限。”啪!沈冥終結了最后一人的生命,將星白的U盤插入了控制器的電腦上。

    專業的星白直接攻占了黑寡婦的控制中心,它并沒有主動關閉這些黑寡婦戰車的系統,反倒篡改了新的程序,將他們全部化為了沈冥的守衛,就算是此刻潛入被發現,外圍的部隊想沖進來,也等同于送死,最少在這些多達百輛的黑寡婦戰車彈盡糧絕之前,再保險塔大樓內,沈冥就是絕對的神。

    “該去找半神們算賬。”沈冥不用再躲躲藏藏,邁著平緩的步伐走向了電梯,一路向上。

    星白也就不再陪同沈冥了,為他播放了一首悠揚的鋼琴曲作為背景音樂。

    叮的一聲,沈冥來到了頂層,完全隔音的會議室外,是宛若籃球場般寬闊的之地,無需燈光照明,僅僅用月光也將這里照耀的宛若白晝。

    沈冥知道復仇的一路不會順暢,不擺平那個地表最強的狙擊手,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葬龍就在那里,就像剛剛睡醒一樣,頭上還頂著睡覺用的眼罩,手中的魔改干預者卻已經上膛完畢。

    “朋友,又見面了,你好像知道我會來一樣。”走出電梯的沈冥微笑道。

    “當有消息說你死在安全屋,我就知道是不可能的,你這樣的人,不是那種蝦兵蟹將可以打死的。說真的,我從來沒想過有人敢挑戰半神,畢竟在知道他們的能量以后,還敢這樣做的人一個都沒有。我并不討厭你,甚至有點同情你,所以,如果你現在離開,我會假裝沒有看見你。”葬龍輕聲嘆息道。

    “同情我?其實該被同情的是你好嗎?明明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卻要給這十二個的老不死的怪物當手下,你才是最可憐的。”沈冥笑道。

    “自由自在?世界上哪有這種東西?不管你是工作,生活,甚至隱居荒島,都無法避免與人打交道。只要你與人打交道,就難免被人左右。所以,隨性一點吧,何必那么在意呢?”葬龍奉勸道。

    “我可以被左右,但絕不可沒有是非善惡,十二半神已經被權力洗腦,剩下的只有對生命的漠視,沒人教他們做人,自然不會明白人類的疾苦。至少,我需要讓他們明白,我的生活,不容許他們來左右。”沈冥堅定道。

    “多說無意,戰吧,不打贏我,你哪都去不了。”葬龍拉動槍栓上膛道。

    “真遺憾,今天的我是戰士不是保鏢……所以,誰也擋不了我。”沈冥的雙手雙腳化為了漆黑的鱗片之色。

    金碧輝煌的會議室內,十二位半神正查看著手中的資料。

    “這一屆的迷失者游戲似乎很有趣啊,多出了很多另類的選手,還有人當我們的邀請函是傳銷的單子,撕了已經有十幾封了。”坐在12號位的半神微笑道。

    “比起迷失者游戲,我們還有一件事情需要繼續討論啊,說好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提議,我所掌管的軍工行業最近又倒閉了兩家大型的公司,再這樣和平下去,就要萎縮到不行了喔。”二號位的半神調侃道。

    “你的事情先放放,我們現在需要擬定的是新的神格規則。”坐在首席的雷博微笑招呼道。

    就在大家詳談甚歡的時候,轟隆一聲巨響,雙開的會議室大門被倒飛的葬龍身影撞開,重重撞上了防彈玻璃的葬龍翻著白眼昏迷的彈回了地上,伴隨門口的點點塵埃,遍體鱗傷,沾滿了鮮血的沈冥走了進來,宛若魔鬼走進了天堂。

    有半神掏出了手機準備叫人,但沈冥卻是用槍瞄準他們搖了搖頭,雖然是受傷的狀態,可他的槍法依然可以一槍一個,手槍中的十二發子彈就是為他們每一位準備的。

    “各位你們好,雖然相識很久了,但我們還是初次見面。我呢你們該都認識,至于你們,除了雷博,其他還有11個,我也沒興趣知道你們是誰。”沈冥隨手拉開了長桌另一端的位置,坐了下來,加入了半神的會議中。

    “沈冥你要什么?錢,還是地位?想要什么,直說吧。”二號半神省略了無謂的討價還價,直接進入了買命的環節,他們雖長生不死,但不表示不會被打死,雖然沉著冷靜,可并不表示不會害怕。

    “和半神們聊天真痛快,廢話都少了許多。可惜,你們的承諾我根本不信,就像雷博給我表演的翻臉不認人一樣。找你們不容易,我想下次再一口氣和你們見這么全也不太可能了吧?”沈冥邊笑邊抹去了臉上的鮮血道。

    “沈冥,我承認你很強,至少強到我們從未想過有人可以和我們坐在一起聊天。你夠資格活在這個世上,只要你承諾不打擾我們的存在,我們也可以不去打擾你。”雷博再次給出了承諾。

    “對不起,你的承諾太美,我都不敢相信了。這樣吧,我們就將事情變的簡單一點好了,我知道諸位都是重要人物,死了哪一個都將天翻地覆,我是斷然不敢殺你們的,但是為了保證你們也不敢弄死我,就這樣吧。”沈冥隨手掏出了12個小藥丸,沿著桌面一顆顆彈了出去,將每一粒都滾到了每一位半神的面前。

    “這是什么?”雷博問道。

    “涅槃營地專用的追魂系統,只要你們吃下這個,以后不管你們在哪我都能第一時間找到你們,不過我也有做一些小改良,就是加裝了引爆系統,爆炸范圍不大,就是足夠把你們的腸子,胃什么的炸出來的那種。現在,吃了它們,我就相信以后你們再也不敢來打擾我的生活了。”沈冥獰笑微笑道。

    “你以為我們會吃嗎?”雷博怒吼道。

    “其實它并不一定要用吃的,你們不肯嗎,我也有辦法從菊花里給你們塞進去,但那過程很辛苦,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忍受?我知道你們的世界非常牛掰,誰都在你們的手下茍且求生。但小哥我天生放蕩不羈愛自由,在我的世界,我就是那唯一的神明。為了我的朋友和家人,為了我自己的小命,確保你們的承諾不會失效,是我必須做的事情。”沈冥用手槍頂著桌面突然怒吼道,“現在給我!吃!”

    十二半神,活著超過200年的無上掌管者,他們代表這世界的一切,卻在此刻沈冥的面前不得不低頭。沈冥或許不敢殺了他們,但絕對有能力讓他們活得生不如死。

    這些半神根本沒有選擇,拿起了藥丸吞咽了下去,從此他們也嘗試到了被人掌控的滋味。

    “這樣多好,大家都能快樂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不去打擾彼此了,你們喜歡玩迷失者游戲就去玩吧,而我只想平靜的生活別來打擾我,從今天開始,再敢踏入我的世界一步……別說半神,就算真神,我也照殺不誤!”沈冥說完,對著天花板,嘭嘭嘭!打空了12發彈藥,多少半神被嚇得縮緊了脖子,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就這樣,再見了各位,希望在有生之年,我們都不會再見了。”沈冥笑著丟下了手中冒煙的手槍,帶著傷痕累累的身體離開了半神的會議室。

    直到他離開了許久,也沒有一個半神敢說話……

    “現在,怎么辦?”二號半神代替兄弟們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除了無視他,還能如何呢?就讓這個故事……到此為止吧……”雷博無奈地嘆息著。

    沈冥是邁著大步從再保險塔大樓中走出來的,根本沒有人敢攔他半步。在和半神們進行了愉快的溝通以后,沈冥等于已經給自己的未來買了一份保險。他沒有殺死任何一位半神,卻也守護了世界的和平,最少是自己世界的和平。

    未來會怎樣?誰有說的清楚了?王子和公主會不會快樂的生活一起?只能看命運如何安排了吧?

    這個故事,到此結束,它是結束,或許也是開始?誰知道呢?

    (全書完)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