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巔峰寶鑒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新生(終章)
    安東尼拉丁的身體恢復的很好,看得出來他是個很珍惜身體的人,又或者說他很怕死!

    一身舒服的休閑裝的安東尼拉丁悠閑的與衛修閑逛著他的莊園,莊園外可以看到大量西裝革履的保鏢巡邏戒備。

    “三十歲的時候,我這身體就開始發福,五十歲以后,我的私人營養師也不止一次建議我節食、保持鍛煉,我是想過鍛煉減肥,可惜堅持不了幾天。沒想到,這次從地獄邊緣溜達一趟,我這身材竟然瘦了下來,真是意外之喜啊……哈哈哈……”安東尼拉丁中氣十足的談笑著,看起來就像是普通老頭一般。

    衛修笑道:“我聽說過一句話,說,肚子上游泳圈是屬于有錢人的奢侈品。如今看來果然是奢侈品,你摘除這個奢侈品的代價有些大啊!”

    安東尼拉丁臉上閃過一抹復雜之色,知道自己這真的是從鬼門關溜達了一圈,這其中的滋味,現在回想起來依舊令他心驚肉跳。

    衛修指了指外面的保鏢道:“怎么這么多人?”

    安東尼拉丁無奈的攤開雙手道:“你好意思問我?阿諾德那老家伙被我坑這么慘,雖然說主謀是你,但是我也躲不了一個幫兇的嫌疑啊,你本事大,不怕殺手,我這命可是好容易撿的,不小心不行啊。”

    “可是這也不是辦法啊,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我聽說現在有很多人盯上了他,你算是成名已久,該認識的都認識,不若……”衛修眼睛瞇了起來,這邊正要打出一個劈砍的手勢,兜里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衛修收回手,掏出手機一看,竟然是岑雪落打來的。與安東尼拉丁比劃一個我接電話的手勢,便走向一旁接起了電話。

    “那邊很忙嗎?”岑雪落的聲音有些虛弱。

    “前段時間挺忙的,現在好多了。”衛修道。

    “那怎么不回來?”岑雪落干脆的道。

    衛修一愣,回頭看了看正在欣賞風景的安東尼拉丁,道:“正在算計著人呢,哪有功夫回去?”

    那邊臉色微白看著四周忙碌醫生的岑雪落,腹中忽然一痛,令她咬牙撐著的情緒突然崩潰了:“我懷孕了,就快要生了,你趕緊給老娘回來!”

    衛修表情頓時僵住了,整個人如遭雷擊,懷孕了?要生了?

    “你要是敢不會來,我保證會讓你后悔的。”岑雪落吼完,便掐斷了電話,再也忍不住腹中的絞痛,臉色陡然慘白下來,口中發出凄厲的痛呼聲。

    衛修聽著電話中的忙音,再也呆不住了,轉身就走。

    安東尼拉丁一愣喊道:“有事?”

    衛修頭也不回的道:“急事,阿諾德那事你自己上點心,有事電話聯系。”話還在說著,人已經小跑起來。

    安東尼拉丁錯愕的看著顯得有些慌張的衛修,他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衛修這般模樣,這是出了什么事?

    飛往華夏的途中,衛修顯得有些坐立不安,不時站起來左右漫步,偏偏狹窄的座艙,哪里又能邁開雙腳,反而拘束得越發煩躁。

    如果岑雪落沒有開玩笑的話,那這件事樂子可就大了。

    敢和國際金融寡頭掰腕子的衛修,此時面對一位即將出生的小北鼻,完全慌了手腳,此時的他哪里還有什么世界超級富豪的淡然,有得盡是不知所措的驚喜與滿心復雜。

    等到衛修飛機降落嶸城的時候,已經華燈初上,夜幕籠罩。

    快要走出飛機的時候,衛修忽然想到了什么,從懷中掏出一個瓷器瓶子,遞給跟過來的王啟星道:“早就打算送給你的,帶在身上忘記了。這個送給你妹妹,手腳干凈一點。”

    說完,這才匆匆趕下飛機。

    王啟星看著腳步匆忙的衛修,忽然想到了什么,雙手有些顫抖的打開瓶子,里面靜靜的躺著一顆綠豆大小泛著銀色的藥丸。

    ……

    衛修腳步匆匆的行走在嶸城一家高級療養院的走道上,在他的身后跟著兩名板著撲克臉的白人保鏢,一路上不時有人認出衛修,而大驚失色的捂住嘴巴。

    此時的衛修,哪里還顧得了這些,只曉得一個勁的往前沖。

    在快要到達岑雪落病房的時候,衛修的腳步又忽然停了下來,扭頭又準備往回走,沒走幾步又停了下來,再次走回來,來來回回折騰的兩位保鏢都是一臉納悶。

    衛修想著自己就這般空手過來好嗎?本想出去買點東西,忽然又覺得太虛,然而正想走,心中忽然更是發虛,說到底,還是因為他還沒準備好做一名父親。

    許久,衛修咬了咬牙靠近病房,緩緩的將門推開。

    他這邊剛一踏進去,臉色就是一變的退了出去,指著兩位保鏢吩咐道:“你們在外守著,別讓人進來。”

    說完,這才小心翼翼的推門而入。

    此時斜靠在病床上的岑雪落,正一臉溫柔的看著懷中吃奶的小生命,對于外面的世界似乎充耳不聞。甚至就連衛修的到來,都毫無所覺,或者說即便是知道了,也無所謂了,因為從今天起,在她生命中排第一的只有懷中的小北鼻,至于衛修?恐怕只能排在小北鼻屁股后面了。

    梅女士神色略有幾分復雜的看著衛修,輕聲道:“你來了!”

    不知道怎么的,在外面忐忑不安之極的衛修,在看到小北鼻之后,情緒忽然平靜了下來,這一刻,他忽然有種說不明道不白的明悟,他的努力,他的奮斗,他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不是為了眼前的小生命嗎?

    衛修沖梅女士點了點頭,走到床邊坐了下來,眼神溫柔的看著岑雪落,滿是歉意道:“辛苦你了。”

    岑雪落微微搖了搖頭,眼神依舊沒有離開小臉皺到一起,丑萌的好似猴子一般的嬰兒。

    “男孩女孩?”衛修問。

    “男孩!”

    岑雪落瞥了一眼衛修,嘴角翹了翹,帶著一絲初為人母的嫵媚傲嬌。

    《全書完》

    ……

    ……

    寫到這,雖然萬分不舍,但是不得不說一聲,本書到此完結了。下面不是寫不下去,而是寫下去,也是灌水章節,那就是騙稿費的行為了。

    一直想在完結的時候多說幾句,事到臨頭反而不知道該說啥了。不過,不管怎么說,非常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與厚愛。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謝!沒有你們的支持,我或許半途就放棄了。

    現在這個結尾,我知道大家肯定不滿意,其實我也不滿意,但是能力有限,面對多女主的局面,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圓下去,大被同眠的這種結尾,我覺得實在是不太現實,所以只能留白,讓大家想象吧!

    大綱里,本來最后的章節是打算給安琪兒的,本來打算寫一個盛大婚禮之類的東西。因為想著主角如果想千秋萬代下去,就必須得學習菲利斯這種傳承千年的貴族生存模式,所以娶了安琪兒是最好的選擇,所以我一開書的時候,就設計了安琪兒生病的情節。

    然后我故意設置黑森林的白堡以及分子機器人的功能,其實是想寫出“王子一吻喚醒白雪公主”那種童話般意境來著,可惜,筆力不夠,寫偏了。

    現在寫到結尾的時候想想,忽然又覺得不公平,對其她幾位女主的不公平,尤其是岑雪落,所以尾章我臨時改了,改成現在這個樣子。

    因為按照現在這個樣子推演下去,安琪兒未來還是注定和衛修在一起,以她的背景,她是不會吃虧的,但是岑雪落呢?如果不這樣寫,岑雪落可能真的被邊緣化了,而且因為她的美貌,很容易被排擠的。

    唉,原諒我的私心。終究是我設計的故事,不想以悲情結尾。

    這本書初期的成績很不好,我很急,于是就不停趕著主線節奏章節寫,造成大量支線劇情都沒有出現,比如買玉握的販子、徐欣馨、穆青青、南湘悅等等,其實當時都埋有伏筆來著,想在后面寫的,可惜我還是太年輕,沒沉住氣。

    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該怎么續了,只能硬著頭皮寫下去,那些角色只能被遺忘了。

    這也造成本書女主出場看起來干巴巴的似乎就是為了襯托男主而存在,寫的很失敗,真的很失敗。

    不管怎么說,這本書算是完結了。關于未來新書,暫時還沒下文,下一本我想拿買斷合同,這樣的話,稿費穩定,我就能沉得住氣寫。

    但是買斷條件比較高,于是被拒了好幾份稿子,現在在寫新的稿子,未來情況不知,如果……如果下面有幸能開新書的話,我會在下面新章節告知大家的。

    最后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雖然你我不識,但同知衛修之名。

    今晚恐怕要惆悵的失眠了……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