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契約神座 > 第1480章 英雄之戰
    六方軍隊!

    卡尼蘭蒂斯城的魔法師軍隊!

    艾默吉斯坦丁城的魔法師軍隊。

    諾曼底羅城的魔法師軍隊!

    冰峪古堡城的魔法師軍隊!

    魔法大陸上的城市聯盟軍!

    西澤的破曉軍!

    還有許許多多的起義軍,各個組織!

    對風組織的魔法師軍隊發出了最后的征討,這將是最后的一場決戰,面對無數反抗的人民軍隊,風組織的魔法師軍隊大勢已去,造成強弩之末,外圍阻擊陣地,全部失守,淹沒在魔法大陸聯盟軍的汪洋大海之中,而城市內部,隨著反擊,風組織的魔法師軍隊已經搖搖欲墜,一切都已經不可挽回,眼看著戰爭就要結束了,班納還在抵抗,還沒有人數,正在與西澤和布蘭妮交戰,其兩個人不是班納的對手,西澤將開穴魔法提升到了第六穴——天門穴位,往上只剩下最后一個暉穴,也就是當日弗羅多對付風大人蘭兒的時候,使用的絕命魔法,不到萬不得已,西澤不會使用,因為西澤還有牽絆,且班納已經無力回天,即便他一個人可以暫時性的抵抗一陣子,失敗早成定局,或許從一開始這個不帶著爭議色彩的戰爭出現之后,就奠定了風組織的失敗,所以說蘭兒也是看重了這一點,所以才會出現了放棄發動戰爭的打算,是班納重新演化了戰爭,成為了千古罪人,戰爭內外,一片孤鴻遍野,人們的叫喊聲嘶力竭,血跡斑斑。

    布蘭妮再次發動進攻,無數巨大的土刺從天而降,被手持邪神劍氣的班納,一口氣掃掉,這種級別的戰斗,比當日弗羅多大戰蘭兒的時候,還要激烈,根本不用大戰來形容了,而是西澤第一次經歷的生死之戰,放佛一不留神,就會被魔法的旋渦給吞噬掉了,哪怕是雙方一點點小小的失誤,都會斷送自己的生命。

    西澤的疾風斬上,施加風,火,水,雷電,等四種元素,混合成為了一陣強大有力的魔法團,打在了班納的身上,竟然未對班納構成任何的威脅,班納輕松地運用四種神精靈的力量,剛才那一擊,是被玄武的防御給阻擋住了。

    “對我來說,對與神精靈來說,你們的弱小,簡直就是不值得一提,還是放棄抵抗吧西澤,天才的你,根本就不是出色的我的對手,在這魔法大陸上沒有人可以跟神精靈的力量抗衡,幾萬人,十萬人,無數的魂魔法師,都是垃圾,一群垃圾而已!卑嗉{的位于高處,全身都被黑色的邪神之力覆蓋,宛如一個巨人,布蘭妮腳踩土龍,西澤踩在飛虎老大的身上。

    “西澤啊,這個家伙已經完全邪神化了,就是遠古時期的第二個邪神大帝啊,傳說邪神大帝可是魔法師的神啊,而且現在還用有四大神精靈守護,你固然持有上古之劍,可你的上古之力是來自于武器之上的,即便可以對付不算穩定的邪神之力,仍然很難對抗其他的神精靈啊,這場戰斗,我看不能持久,還是等到其他的魔法師都到了再說吧!憋w虎老大提醒道,西澤也深知這一點,打不過就是打不過,但是要把它控制在這里,不能讓他逃走了。

    “布蘭妮姐姐,請你再發動一次土棺材,制造出一個結界,我利用水霧蒸汽,形成第二道結界,希望可以將他控制在里面!蔽鳚烧f道。

    “好的,沒有問題!辈继m妮說完,指令腳下的土龍,吸收地面的塵埃,吸收到了肚子里面,然后吐出,一道四方的土壁,將班納控制在期中,如此制造出來的巨大的土棺材,有二十層樓宇那么高!

    成功了嗎?

    不!

    一道黑色的能量柱從土棺材里面射出來,朝著天空中的土龍打去,直接把土龍達成了一個粉碎,布蘭妮從空中摔下來,即將到達地面的時候,撐起一根土柱,將自己給接住了,否則這一次,非要摔死了不可。

    “布蘭妮姐姐!蔽鳚膳苓^去,看見布蘭妮沒事,就放心了,死了太多的人了,不能再出現死亡。

    “好厲害,連我最后的魔法都可以破解,看來只能通過我們之間的配合,號召更多的魔法師來對付他了,邪神大帝的力量嗎,我也是頭一次見過!辈继m妮的魔法力放佛都要被掏空了。

    班納爭脫出來,舉起邪神之劍,朝著西澤和布蘭妮劈了一劍,被一陣風雪給阻擋了。

    鳳凰。雪山之子索羅。爛泥怪。洛奇。小六。西蒙。大家都到齊了,正在對著辦法發起進攻,不過好像是在給班納撓癢癢,除了鳳凰的攻擊比較犀利之外,其他幾個的打擊,竟然毫無效果。

    “很強大的力量,不是神精靈的魔獸,鳳凰,你跟傳說中的一樣,不過誰也不能阻止我!卑嗉{喊道。

    “還有我,卡尼蘭蒂斯城的領袖魔法師!焙陂T帶著他們的人也到達了,根據西澤知道的,他的卡尼蘭蒂斯城的朋友,星巴,也死在了戰爭之中。

    “還有我,冰峪古堡城的領袖魔法師麥蒂!”

    “諾曼底羅城的領袖魔法師迪格拉!”

    “艾默吉斯坦丁城的領袖魔法師烏虛!”

    “諾曼底羅城的魔法師雷諾!

    “諾曼底羅城的魂魔法師波段!”

    “諾曼底羅城的木系魔法師森木!”

    “諾曼底羅城的魔法師布蘭妮!

    “我們破曉軍所有人!

    “海之城的聯軍!

    “其他部落聯軍!

    “我們今日以魔法師的榮譽發誓,將你阻擋在這里!贝蠹耶惪谕暤恼f道,城內城外,風組織的魔法師潰敗,轉眼之間,只剩下班納這一塊還在苦苦支撐。

    哈哈哈————

    哈哈哈————

    “你們都來了,好啊,很好啊,來得正好,正好我一口氣把你們全部給干掉了!卑嗉{說完,一跺腳,引起地震,強力的震蕩波朝著一群人攻擊而來,手中又扔出一團能量球體,朝著迪格拉砸過去,震蕩波讓大家腳下不穩,而能量團更是躲避不了,森木展開魔法,使用木盾魔法阻擋了能量團,然而能量團還是突破了,砸在了人群的后防爆炸,威力非常之大,附近的房屋成為了紙片,土崩瓦解,塵土彌漫,所有人都受到了沖擊,一根木樁從及米處被震飛,插入到了森木的前胸,森木倒在了地上。

    “就這點本事嗎,你們用什么跟我對抗?”班納吼道。

    大家去觀察森木的情況,被一劍劈下來的班納阻擋,森木消失于塵埃散盡之中,不見了蹤跡,剛剛交手就損失了一個傳奇般的人物,這極大地打擊了大家的士氣,不過在迪格拉的號召之下,所有人都重新振作起來,使用各自最為致命的魔法師發起反擊,班納在身前豎立一盾,高達百米,所有魔法乒乒乓乓的打在上面,就好像小石子打在了鋼鐵之上,可見這不是本身邪神大帝外衣的防御能力,還有玄武神精靈的能力注入到了上面,不可以忽視啊。

    “怎么辦啊,這個家伙堪稱絕對防御,我們的攻擊,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蔽鳚蓪Φ细窭f道。

    “讓去從天上發起攻擊,我就不信,他可以守護著自己的全身!兵P凰說道,騰空而起,來到班納的上方,但是很快就被班納釋放的流星雨給打算了,流行來自天空,是真實的,落到地上,砸出了一個個大坑,地震不斷,其中有很多降落到魔法師的隊伍中,發成了大爆炸,波及的面積,半徑達到了百米,如此殘暴的攻擊方式,不得不讓西澤覺得應該轉移一個戰場,這樣戰斗下去,不知還要平添多少無辜的生命!

    “迪格拉,我們得想個辦法,利用結界魔法,或者將他吸引到開闊的地帶,否則的話,卡尼蘭蒂斯城將不復存在了!蔽鳚烧f道。

    “這個想法不錯,但是畢薩爾還沒有來,如果畢薩爾來了,利用他的時空魔法,說不定可以將班納轉移到時空里面去,就算他可以突破時空的界限,不,這不可能啊,沒有人可以突破時空的結界,從另外的一個是空中跑出來的!钡细窭f道。

    利用時空魔法對付班納,或許是一個不錯的主意,然而畢薩爾還沒有趕到,而且時空也并非不可以突破,上次西澤也不是從黃昏大陸逃出拉了嗎?

    “阻擋我,你們盡然還在阻擋我,不自量力,我要把你們全都殺了,全都殺了!卑嗉{已經完全陷入到了邪神大帝的狀態,一個新的邪神大帝復活了,他不再是班納,而是邪神大帝。

    目前已經嘗試了魔法的打擊,無法穿透班納的防御,那么只能用物理攻擊了,然而物理攻擊是可行的嗎,還不清楚。

    西澤號召,利用物理攻擊試試,如果不行,那就再去試試幻魔法的打擊,洛奇也在這里,不過希望不是很大。

    頓時,在迪格拉的號令之下,無數的匕首攻擊,好像下雨一樣,砸向了班納。

    班納一揮手,所有匕首反彈回來,許多人因為躲閃不及,而遭了秧,其中小六的腿上中了比受攻擊,一條腿被瞬間割掉了。

    西澤幾步前往,來到班納的身下,與班納進行顫抖,上古之劍的威力可以與邪神大帝相提并論,一劍刺向班納的防御,竟然刺穿了,不過不是班納的實體,而是班納身外的邪神大帝的外衣,一見這招是可行的,西澤又連續刺了幾劍,被班納發覺,一腳把西澤踢開,雖然沒有擊中西澤,風還是把西澤帶飛了,鳳凰飛上了天,把西澤穩住,落到地面上。

    “可惡的西澤,你是我人生的第一大絆腳石,無論如何,都要先把你給殺了!卑嗉{吼道。

    “那就拉吧,我將不惜余力的跟你戰斗到底!

    班納脫去了邪神外衣,變得和往常一樣,手中持有邪神之劍,發動白虎的神精靈的能力,速度和力量。

    比開啟了天門穴位的西澤還要快,急速朝著西澤本走過來,一家踢在了西澤的肚子上,西澤和鳳凰一起飛了出去。

    頓時,西澤感覺到自己的骨頭斷了,而后西澤躺在地上,就看見一把黑劍劈下來,提起上古之劍一擋,上古之力與邪神之力增面對抗,班納在空中被彈飛,摔倒在地上,砸出來一個大坑,而西澤的后背緊緊的依靠地面,下降了兩三米,這一劍,西澤的一條手斷了,渾身個頭也被打得粉碎,不過看起來,班納也是不是不可被戰勝的,使用上古之力,便可以對付邪神之力,邪神大帝當年不是上古大神的對手,而今夜一樣不是。

    鳳凰趕緊跑過來查看西澤的傷勢,西澤已經被打的好像一灘肉泥,動彈不得,漸漸的感覺到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而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無雙和路亞趕到,路亞不顧一切的趕來,為西澤進行治療,迪格拉,烏虛,麥蒂,黑門等四個領袖魔法師跑過去查看班納的死活,班納從地上彈起來,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呵呵呵——————

    “真沒想到,上古之力,竟然可以對抗我的力量,那不過是一把武器而已,上古大神啊,當日你打敗了邪神大帝,留下了這些上古之力,目的就是要為了對付邪神大帝的崛起嗎,如此的有心機!卑嗉{以邪神大帝的口吻說道。

    “班納,見到你現在的樣子,我非常后悔,早知如此,當初就不應該把你從戰火中救下來,也許現在最后悔的應該是畢薩爾吧!钡细窭f道。

    水系——超大瀑布魔法!

    迪格拉發起打擊,大水淹沒,班納愣是在水中劈開了一道空間來保護自己,迪格拉大吃一驚,他跟版納存在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該死的,看我的,冰系——冰雪融魔法!丙湹僖齺硪魂嚤,冰雪中帶著蒸汽,溫度達到了幾千度,這就是冰雪融的概念,可以融化任何一個人,然而,班納吹出來的冷氣,凍結了這些冰雪,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冰雕,而冰雕的樣子,竟然是一個女人,她就是班納的母親。

    “看見了嗎,她美麗嗎,他可是我的母親啊,就死在了你們這些人的手上,你們都是殺手,我要改變這個局面,就不會有人死了,而你們卻在這里阻攔我,你們是真正的殺人惡魔,都得死!卑嗉{一扇,雪雕朝著四個人打了過來,黑門在地面山建立起一座小山,與雪雕撞在一起,轟隆一聲,驚醒了西澤。

    路亞不要命的救治,用自己的生命力為引起,注入到西澤的身體里,使用了秘魔法,才讓西澤活過來,而她自己卻累垮了。

    而遠在天邊,西澤曾經遇到過的玉匠的師父王匠制作出的機械獸,天馬,等幾十個機械獸飛過來,他們是知道了玉匠的死,前來給玉匠報仇的。

    西澤從新站起來,看著閉上眼睛的路亞,吩咐無雙一定要照顧好路亞,還有小六,受傷的索羅。

    在這次戰爭之中,玉匠,森木,星巴,先后隕落了,偉大而犧牲,屬于他們,也屬于剩下的人。

    所有人都去幫助迪格拉等人戰斗,波段也身受重傷,布蘭妮遭到了毀容!

    這一切,西澤都看在眼里,不應該再有人犧牲了,該結束了。

    西澤也趕過去,以為既然上古之劍上的上古之力可以穿透班納的防御,那么疾風斬也一定可以,但是疾風斬卻沒有人的作用,應該是魔法攻擊對班納起不到效果,或許使用物理疾風斬可以達到這個效果,而要產生強力的物力疾風斬的效果,就是劍氣的殺傷,這需要很強大的力量,繼續開穴嗎,再往上就是死穴了,如果打開,自己將必死無疑,西澤看了看路亞,又看見了前方糟糕的戰斗形勢,他既然有這個能力,或許可以改變著一切。

    弗羅多,格爾老大人,希秋,阿文,森木,玉匠,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小七,張大人,大山,哈尼,星巴,西風,還有無數為了魔法大陸的和平而付出犧牲的人們,他們在死亡面前就沒有恐懼過,而西澤為什么還要恐懼呢。

    現在輪到西澤犧牲的時候,西澤也不會退縮。

    “無雙,麻煩你等路亞醒來的時候,幫我告訴她,我今天是帶著異常堅定的決議而去的,讓他不必為我傷心!蔽鳚烧f道。

    “嗯?”“不,西澤你要干什么,不要做傻事!睙o雙喊道。

    “你千萬不要亂來,我知道你要干什么,你這簡直就是在賭博,開穴魔法,不一定會成功的!兵P凰說道。

    “你們不用阻止我,我心意已決!蔽鳚烧f罷,目光堅定的朝著前方的戰場走去。

    雷諾,迪格拉等人被打壓的節節敗退,放佛,真的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阻止班納了,大地就要毀滅了一樣,西澤不會相信,自己一直深愛的魔法大陸,就這么完蛋了,如果自己不努力的話,可能真就完蛋了。

    西澤一邊走,一邊甩出疾風斬,這個時候娑娜自己從五行結界空間中跑了出來,他知道西澤的決議,準備與西澤一起赴死。

    “西澤呢,你當真決定如此做了嗎?”

    “小娑娜,我們今天也將只能走到了這里,對不起!

    西澤憤怒的眼神中,掠過一絲絲的不舍和悲傷,他即將離開這片熱愛的大地,再次體驗死的感覺,四壁空空,只有天地的回響,沒有情感的糾葛。

    “我將與你并肩作戰!辨赌日f完,渾身斗起黃色的光芒,在場的人全部都驚愕了。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