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契約神座 > 第1481章 永不停息的戰斗
    第五只神精靈出現,娑娜的榮耀歸來,改變眾人對她的看法!

    西澤開啟第七穴——暉穴,與班納的決議死戰!

    魔法世界的最終篇章,正義與灰暗的最終對決!

    一個肩負著魔法大陸生死存亡的使命,見證了眾生的毀滅,決議奉獻自己的生命。

    一個懷揣著征服世界的夢想,仰仗邪神大帝的力量,垂死掙扎!

    戰場上,眾人驚愕,第五只神精靈,不過只是傳說,當傳說成為了現實,眾人才覺得,魔法大陸放佛有救了,在絕處逢生。是西澤和娑娜帶給了他們希望,而一轉眼,迪格拉早已老淚縱橫,開啟最后穴位的下場,只有跟弗羅多一樣,這樣做真的值得嗎?為了魔法大陸而貢獻出自己的生命,一個人的死亡,換取更多人的生。

    “西澤,你?”迪格拉喊道。

    “總要有人犧牲,已經有很多人走出了他們的選擇,我說過我會改變這個世界的,我希望能夠通過這場戰爭,讓各個城市之間緊密的聯系起來,不要在出現不必要的紛爭,是嗎,娑娜?”

    “神精靈的使命,就是守護魔法世界的和平,我之所以隱藏起來,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之所以和西澤達成契約,可能是上天的安排,至少現在可以證明,這個契約是正確的,西澤,今日就讓我們并肩戰斗,不死不滅,永不停止。”娑娜說道。

    “你騙了我啊,呵呵呵。”西澤笑道。

    “早些年,隨著精靈世界的一場危機,我被迫離開了圣殿,就是知道,有一天會有人毀滅這個世界。”娑娜說道。

    “那應該是邪神大帝和上古大神戰斗的時候留下來的詛咒吧?”艾默吉斯坦丁城的領袖魔法師烏虛說道。

    “的確如此,邪神大帝在死的時候,靈魂附著在了黑魔法的上面,并在這個黑魔法上施加了誘惑,若是有人學習了黑魔法,那么就會讓邪神大帝一點點的復活,如今邪神大帝已經復活了,上古大神留給世界的只有分散的上古之力,并且囑托我,有一天要組織這場毀滅,所以我才會來到這個魔法大陸上,西澤,你就是可以阻止毀滅發生的人,相信自己,我將與你同在。”娑娜已經變成了一個落落大方的女人了,本來小時候的她,就是一個靈動的小姑娘,現在身著一身白衣,第五只神精靈的名字,叫做花仙,是世界上的力量主宰,綜合能力,最為強大,有了娑娜的幫助,對于其他四個神精靈,就不在話下了,西澤也不知道現在是應該叫她娑娜,還是花仙。

    “第五只神精靈嗎,我還以為是傳說呢,沒想到還真的存在,這就不是當初的那個黑漆漆的精靈蛋嗎,想不到來歷蠻大的,固然如此,你們又如何跟我抗衡,西澤你決心去死,我才不會攔著,那就去死吧。”班納吼道。

    “迪格拉,雷諾,你們先離開這里,這種級別的戰斗,看似會非常的激烈,留在這里可能會受到波及,如果很不幸,我死了,還沒有打敗班納,那么就只能依靠你們自己了,我所能做的,只有這么多了,娑娜,讓我們上吧。”西澤提起上古之劍,開啟暉穴之后,身體幾乎是瞬間移動,這次他沒有收到開穴的力量反噬,而是身體正在一點點的萎靡,等他的血液耗盡,就會跟弗羅多一樣。

    “西澤,你是英雄,大英雄,救世主。”雅思喊道。

    “你真是一個好女孩,可惜在你之前,我遇到了路亞,老駝背叔叔,已經得救了,你們很快就會見面的,不用著急,未來的路,還有很長,我希望我的朋友兒們都能幸福的走下去,那么不幸福的事情就讓我一個人來承擔吧!”西澤說完,腳下來到班納的身邊,一劍揮過去,班納運用白虎神精靈的力量躲閃掉了,他不是風大人蘭兒,他有神精靈的幫忙,西澤也不是弗羅多,他也有神精靈的幫助。

    “干得不錯嘛,畢竟也是使用自己的生命才能發動的魔法,你必死無疑。”班納說道。

    “死之前,也要拉你墊背,把你的癡心妄想,埋葬在你的墓地里吧。”西澤引賴彌漫的大霧,將整個卡尼蘭蒂斯城的天空都籠罩了,其面積之大,魔法力之最,后無來者,可見這場戰斗,從一開始就成為了曠世大戰。

    迷霧之中班納的視線受阻,不過似乎他不需要視野的幫助,神精靈的感官和邪神大帝外衣的感官都能夠幫助他找到西澤的位置,西澤也是如此,這場大霧,已經起不到任何作用,然而,西澤有其他的用意,這大霧也是護盾,將每一個都保護起來了,使得戰斗并不會傷害到他們,西澤所能做的,已經是極限了,娑娜做的還沒有。

    自然大地的力量無止無休,源源不斷,西澤,我將給你大地的力量,幫助你戰斗,你手里的是上古之劍,必定能夠發揮出上古之力,用心去發揮吧。

    “明白了。”西澤將水系魔法附著在上古之劍上,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源源不息的從地下,充實到自己的身體里,自己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

    魔法——霧系空間!

    西澤發動結界魔法,利用云霧,制造了一個結界,結界中只有班納和自己,班納一劍劈開結界,結界又自己愈合了。

    “沒用的,這可是依靠自然之力而形成的,你我從未像今天這樣認真的交手,導致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我曾經找到了屬于自己的魔法,早就在這方面下足了功夫。”西澤說完,一個瞬身來到了班納的身邊,班納揮了一劍,西澤又瞬身離開了。

    “要對付他,就必須要先對付四大神精靈,這四大神精靈,幾乎是魔法大陸上最強大的,就算是我,也無法打敗他們的聯合。”娑娜提醒道。

    “那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不是自由自然能力量這么簡單吧,一定還有其他的。”西澤說道。

    “我的特點,就是敵人越是強大,我就會越強大,既然你是用的是開穴魔法,那就是打算用近身格斗了,我就告訴你作戰的策略,先對付白虎,否則的話,你幾乎威脅不到他,自然之力可以再給你提供自然能量的時候,補充一些你失去的生命力,可以增加你開穴魔法的時間,但是最終你還是要死的這是不可以改變的事實,請你一定記住,我們的時間不是太多了。”娑娜提醒道。

    “我知道了,那么就先對付白虎,他的弱點是什么,移動的太快了!”西澤剛說完,班納的一個魔法打下來,頓時一道天雷從天而降,但是被結界給阻擋住了,娑娜的力量是很強大的。

    “該死的,第五個神精靈的能力這么強大?”班納質疑道。

    “你沒有聽見嗎,你的能力越強,娑娜的能力越強,這既是第五個神精靈的能力。”西澤說完,沖了過去,掃了一劍,被班納給逃走了。

    “神精靈幾乎沒有弱點,你居然想用近身格斗打敗我,白虎神精靈的能力,甚至比你開穴的魔法還要強大。”班納笑道。

    “是嗎,我可不見得,白虎神精靈固然擅長力量和速度,可他并不擅長躲避,西澤利用遠程的魔法打擊去攻擊他。”娑娜提醒道,白虎神精靈使用的是物理,可是其他的三大神精靈使用的是魔法啊,再說了,朱雀神精靈的豐厚的魔法和生命力,加上玄武的防御能力,如何才能洞穿他們?

    好在西澤的結界,抵消掉了來自結界之外的魔法打擊,限制了一些青龍神精靈的發揮,不然的話,西澤會更難過。

    “你就是一個笨蛋啊,玄武神精靈和朱雀神精靈的能力都是對于班納來說的,保護是班納,又不是白虎神精靈,而且白虎神精靈擅長的是攻擊,而不是防守,在班納發起攻擊的時候,白虎神精靈就會顯現出來,到時候你抓緊了機會,就可以干掉白虎了,當然了你殺不死他,只要可以將他從班納的身體里拉出來不就好了嗎?”娑娜提醒道。

    這的確是個辦法,利用遠程魔法的打擊,那就使用這個吧,西澤在上古之劍上施加了黑炎,可以大面積的燃燒目標,就在班納對自己發動打擊的時候,西澤不動,使用水霧護盾結結實實的挨了這么一下,還好西澤感覺不到疼痛,身體被掏出來一個大窟窿,找到了機會,黑炎攻擊到了白虎,白虎慘叫一聲,從班納的身體里脫離,消失不見了,應該是回到了精靈空間去了,失去了一個精靈的班納,實力大幅度下降,他失去了最好的攻擊手段,又難以掙脫水霧世界的結界,只能不斷的利用青龍引來巨大的魔法轟擊著結界,西澤的下一目標,就轉移到了青龍的身上,青龍神精靈這會兒看似沒有什么用,不過他的威脅可是最大的,這里畢竟是魔法大陸,魔法才是王道啊。

    青龍的防御力還是很強悍的,那么只能用超驚風斬,配合水系火系兩種魔法對付,西澤一道疾風斬朝著班納打過去,班納使用玄武神精靈防御,魔法攻擊并未奏效,然而只不過是西澤的一個佯攻而已,西澤使用靈魂渾身,小黑和小白,又在一次多次使用分身,西澤分身的數量充滿了結界之中,分別使用驚風斬對班納進行無形的打擊,多次打擊之后,班納立足不穩,玄武神精靈的防御直接被突破了,這全部都仰仗了自然之力的力量,攻擊等級直接上到了20級,而最強的防御等級也就是玄武神精靈,20等級,西澤進了自己最大的可能,還是突破了,單絲他身體卻血流不止,尤其是身體里一個大窟窿,再讓他難以支撐,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不行,我還不能倒下,還有兩個神精靈沒有除掉,就算要死,也要另外兩個也除掉了,給其他人創造機會。”西澤想到這里又站起來了。

    班納大吃一驚,白虎和青龍兩大神精靈都消失了,自己的多年努力,都白費了嗎?

    “班納,事到如今,你已經不可能還有挽回的余地了。”西澤說道。

    “雖然損失了兩個神精靈,可你的生命也將走到了盡頭!”班納說道。

    “不,他還不會死,我是不會讓他死的。”說話中一個人出現在了結界內,沒錯,他從外面進來的,竟然突破了西澤的結界。

    西澤定睛一看,竟然是弗羅門,他站到了自己的面前,看了看自己的傷勢,將一只手放在西澤的后背上,頓時一股強大的力量涌入到西澤的身上,西澤的傷口正在完全的恢復過來。

    “哥哥,你已經走了,而我還活著,少了你的斗爭,一個人實在是無聊透了,所以我們還是不關心這個世界了,以前我做的不對,但是現在我想我能夠真正的做一次諾曼底羅城的魔法師了,西澤,你給我聽好了,我現在正用轉生魔法,幫助你恢復到最佳的狀態,也就是說我將代替你去死,你將活下去知道嗎,要好好的活著,為了魔法大陸活著。”弗羅門說道,對于他是如何進來的,西澤已經來不及考量的,在魔法大陸最危機的時候,弗羅門這樣的人都能夠重拾自我。

    弗羅門去了,最后的尸體會被埋葬在烈士陵園中,迪格拉會給他一個撥亂反正的機會,埋怨他的愿望。

    西澤宛如新生,站起來,面對班納,比剛才似乎更強大了,這場戰斗一直持續到了晚上,最后,朱雀從把班納的身上被剝離出去,班納徹底喪失了反抗的能力,可他還沒有認輸,進一步使用邪神大帝的力量進行反擊,戰場被夷為平地,結界散去,班納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迪格拉派人上前將班納拉走,捆綁起來,喪失了魔法力。

    西澤也是傷痕累累,路亞從廢墟中走來,兩個人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短暫的休息,參加了紀念戰爭的晚會,西澤解散了破曉軍,將破曉軍的指揮權交個了索羅,可索羅不想要,就交給了小六,小六加入到了諾曼底羅城,成為了一個軍團長。

    迪格拉繼續成為他的領袖魔法師,并且與阿紅結婚了,就在結婚這天,西澤喝了喜酒,就帶著路亞前往了密林的深處。

    對于西澤來說,他沒有成功的改變魔法大陸,但是魔法大陸上的個城市因為浙產風組織的發生的曠日已久的戰場,得到了教訓,彼此之間簽訂了很多和平的契約,娑娜又變成了原來的樣子,選擇跟著西澤,一直到西澤和路亞終老。

    這本來就是一個由著各種各樣的契約而形成的魔法大陸,契約的形勢還將繼續下去,魔法師與魔法師之間,魔法師與精靈之間。

    可西澤忘了一點,魔法的斗爭,是在本質上無法改變的,只要利益得不到公正的劃分,戰斗就會不斷。

    一個在戰爭中存活下來的人,帶著一股股黑暗的勢力,正在借助更強大的力量崛起,不過那也是后來的事情了。

    (全書完)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