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女總裁的特級高手 > 第490章 大結局
    葉揚拉著秦傾城來到了樓頂。這間教學樓是今年新蓋的教學樓,一共有十三層。加上頂樓的天臺,一共有十四層的高度。

    高空中,寒風凜凜,吹得秦傾城的長發紛飛。

    秦傾城此刻還帶著羞澀,小手握在葉揚的手心,一陣溫暖的感覺傳遍她的全身,只覺得全世界都在身邊。

    不得不說,這就是葉揚的魅力。任何一個女性,只要接觸過葉揚,都會被葉揚的自信所折服。

    而這種氣質,很少人有。

    尤其是秦傾城。從小到大,她身邊的追求者就沒有停過。小學一路升到大學,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花花公子數不勝數。

    但是唯獨葉揚,沒有因為她的美貌而淪陷,反而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多次的拒絕不僅傷了秦傾城的心,也讓她更加的迷戀葉揚。

    現在自己的男生牽著自己的手,來到空無一人的樓頂,也讓秦傾城面紅心跳。

    他不會是要在這里……

    葉揚牽著秦傾城,不知道秦傾城此刻心里已經有這么多亂七八糟的想法。如果葉揚知道了,他一定會大叫一聲,女人的心思,還真是如野馬一樣啊!

    “秦傾城?”葉揚喊了兩聲,發現秦傾城沒有反應。

    “啊?”

    “小丫頭發什么呆啊真是,大白天也做夢啊?”葉揚壞笑的看著秦傾城。兩個人站在忽然前面。

    杭城的美景盡收眼底。

    這車水馬龍的城市,底下又有多少暗流呢。

    不過現在不是葉揚想別的事情的時候。葉揚靠在護欄上面問道:“學校的事,你應該知道吧。”只見秦傾城點了點頭,但是沒有多說什么。

    葉揚繼續問道:“是你那個司機在里面動手的吧。沒看出來,這個小日本還挺厲害的嘛。”

    “你可別小看池田,他的家族在日本能夠排到前十。要不是因為跟我哥有合作,又看上我的美貌,你以為他會愿意當司機哦。”

    葉揚心說,這就對了。池田的身手是很了不得的,不過還不夠葉揚的等級。而且這個人的氣質,也絕對不會只是一個司機或者打手。

    他身手有紈绔氣,一看就是少爺。

    “這么說,這間學校,也是他用來討好你哥的?”葉揚問道。他不明白這么一個大學,有什么能被日本的財團看上。

    “才不是呢。這學校聽說是前幾年需要修建新的教學樓。那時候池田家族想要進軍杭城,所以正好以這個學校作為突破口,跟我哥才沒有關系呢。”

    葉揚心說怪不得。這個池田家族也是野心大的很。杭城的地理位置在華夏算是很優越的,接壤內陸同時靠海。

    不管是經濟,氣候或者說的更深一點,軍事,都有它獨特的作用。也怪不得很多外來勢力都想要分一杯。

    可是為什么池田他們沒有參加這一次的地下拳賽。莫非他們早就知道秦伯牧要對付自己和趙若塵,以免誤傷?

    想到這里,葉揚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現在整個杭城的地下勢力,恐怕只有池田他們沒有損傷。他們要吞掉其他人,恐怕不是什么難事吧。

    “你知道董事會在哪里開會嗎?我聽趙仁杰那家伙說,最近那個什么背后的董事會還是財團的天天開會,就想怎么將學校里面的人全部換成他們的人。”

    有吳碧欣在,任何合約和合同,都彷佛一張白紙。她總是有理由能讓你自己走人。

    這是秦傾城聽池田說的。

    “我知道,就在……”葉揚拉起秦傾城,飛快的坐電梯下樓去。

    “沒時間說了,帶我去。”葉揚也不知道這是一種什么感覺,他覺得今天腦袋里面的嗡嗡聲音特別響。而每一次響起,都會發生大事。

    兩個人來到了辦公樓的最上一層。這當然也是最先進最豪華的辦公室,里面設備齊全。外部是用藍色透明玻璃呈弧線形鋪滿,顯得潔白光亮,并且寬敞和高端。

    一路無視保安的問話,直接來到了最頂層。葉揚一腳踢開了會議廳的大門。

    只見此刻,會議廳里面聚集了七八個人。有男有女,不過他們穿著都很講究。而且舉手投足,都給人一股無形的壓力。

    這些壓力在葉揚進門的那一瞬間,就轉移到他們自己身上。

    要比殺氣?葉揚可還沒輸給過誰。

    葉揚這么多人里面,只認識池田和吳碧欣。葉揚就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中,直接一個箭步沖過去。

    一巴掌打在了池田的臉上。池田經過上一次的事情,本身已經有一點懼怕葉揚。根本就無力反抗。

    葉揚微微一笑,將池田丟在一邊。不過此刻,吳碧欣突然出現了葉揚的眼前。向葉揚拋了一個媚眼之后冷冷的說道:“葉揚,現在是會議時間,擅闖董事會,是要負責的。”

    “呵呵,負,當然負。只對你負責。”葉揚手指輕輕抬起吳碧欣的下顎。但是眼里并沒有貪婪,而是血色和殺氣。

    吳碧欣愣了一下,她不是沒有見過氣勢很強的人。也有很多地下勢力的人曾經通過她徹底洗白。

    但是葉揚的眼神,正在令她害怕。

    深邃,幽暗,并且帶著血絲和殺氣。這簡直就好像殺神一般的存在,讓人動彈不得。

    “告訴這些有錢人,學校是蘇長河的。我要他繼續留著。我想你應該知道怎么辦吧。”吳碧欣突然哈哈大笑,將手里的一疊資料砸在葉揚的身上。

    “葉揚,你還真以為你贏了拳賽,就能只手遮天了嗎?這個學校從法律上來說,是董事會的。跟蘇長河一點關系都沒有。說的好聽一點他是校長,說白了,他不過是給人打工的罷了。”

    吳碧欣這一句話直接點燃了葉揚,不過葉揚并沒有動手打他。而是突然出拳,一拳貫穿了紅木的會議桌!

    這一拳力量十分強大!董事會的老爺闊太們也開始害怕,一瞬間,幾個保鏢沖進了會議室。

    而在這些保鏢里面,葉揚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葉揚準備和池田好好談一談,就看到突然一個人影閃到自己的身邊,而這人帽子下面,飄過一絲銀發。

    又是你!銀牙!

    銀牙不知道什么時候混入了保鏢的隊伍當中。他早就看葉揚不爽了,而這一次,他來這里,就是為了干掉葉揚的。

    銀牙一拳轟在葉揚的身體上面,葉揚沒想到銀牙的速度竟然有這么快。身體向后退去,撞擊在了后面的墻壁上!

    怎么回事,自己的反應速度竟然變得這么慢,而且眼前,似乎開始模糊起來。

    會議室里面保安越來越多,而且竟然還有不少人拿著槍指著葉揚。葉揚知道自己又失算了。銀牙恐怕一直就掌握了自己的行蹤。

    早就派人盯著自己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秦傾城在底下踢了一腳葉揚。葉揚瞬間明白意思。這個情況下,他沒有的選擇。

    銀牙做事太狠毒,其他人恐怕不行。想到這里,葉揚抓過秦傾城,手里一根銀針頂在秦傾城的脖子上面。

    “別過來,否則這個小妞就沒命了。你知道他和秦伯牧的關系,銀牙。”葉揚冷冷的說道,并且不斷后退。

    剛才輕輕在他耳邊輕輕地告訴他,后面有安全通道,可以出去。

    只要能出去,銀牙這些人不是葉揚的對手。但是在這個空間有限的會議室里面,葉揚施展不開。

    葉揚挾持著秦傾城不斷的后退,出了安全門。誰知道銀牙早就準備好了。向下的路全部被堵住。

    留給葉揚的只有一條路。向上到達天臺。

    銀牙冷冷的看著葉揚,隨后冷笑一聲。葉揚心說不好。果然,就看到銀牙扣動了扳機,而且目標是秦傾城的腦袋。

    葉揚本能的伸出手臂擋住了這一發致命的子彈。隨后銀針落地,葉揚飛快的放掉秦傾城,向上跑去。

    沒想到這個銀牙竟然眼光如此的毒辣。他賭定葉揚肯定是在演戲,他一定會幫秦傾城擋下這一發。

    盤旋的樓梯,葉揚一邊躲避著子彈,一邊向上跑去。沒多一會,就來到了天臺上面。不過葉揚現在臉色非常的不好看。

    因為天臺,已經是死路。除非跳下去。而這里,可是十四樓的樓頂。對面就是剛才的教學樓,兩棟樓之間間隔不算太遠,但是人力,絕對跳不過去。

    銀牙一個人走了進來,槍口對準葉揚:“葉揚,你無路可退。這一次,你死定了。”

    “你覺得,憑你,能夠單挑的過我?”

    嘭!

    子彈打在了護欄上面,銀牙冷冷的說道:“當然不,不過,這種追逐獵物的感覺,我很喜歡。”

    兩個人在大風和烈日之下面對面站著。就在這個時候,葉揚突然聽到了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對面的教學樓上面,自己認識的人全部站在上面,就連顏冰嫣和趙若塵他們,都在。

    “葉揚!”

    所有人喊著葉揚的名字,但是他們都無能為力。葉揚知道,這一次,恐怕自己很難逃了。不過在這之前,至少要替趙若塵干掉這個銀牙。

    葉揚深呼吸,看著銀牙不斷的逼近。銀牙沒有開槍,而是將葉揚逼到了角落。身后就是十幾米高的邊緣。

    “葉揚,我不殺你,你自己了斷。放心,我很快會送那些人下去見你,包括趙若塵。”銀牙子彈上膛。

    銀牙身后,他的手下也緊跟而上,這一次,葉揚插翅難飛。

    不過這時候,葉揚竟然沒有一點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著看著銀牙。

    “銀牙,你知道嗎?”

    銀牙眉頭一挑,正準備回答,就看到葉揚突然速度爆發。銀牙一驚,趕緊開槍,不過子彈擦過葉揚的臉頰,劃出一道血絲。

    就看到葉揚已經撲上了銀牙,抓著他的槍敲在邊上的護欄上面。手槍掉到樓下,兩個人扭打在一塊。

    葉揚爆發出全身的力量,壓在銀牙的身上。不過下一個瞬間,葉揚就感覺自己的失去了重心。因為銀牙腳下一滑,整個人像后仰去。

    葉揚被慣性帶動,和銀牙一同,從十四樓的高空墜落。

    不會吧!

    葉揚一陣無奈。伸出手想要抓住大樓外面的墻壁,一片玻璃被葉揚打碎,直接插入到葉揚的手掌當中。

    但是玻璃的材質本來就很光滑,葉揚沒有著力點。大片的玻璃破碎,灑在了葉揚和銀牙的身上。

    “葉揚!”

    “葉揚!”

    對面樓的眾人紛紛大喊!

    葉揚仰面朝上的墜落。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葉揚腦海中閃過連接的畫面。寒倩,秦小刀,還有自己被李飛鴻逼迫跳崖的片段全都連接上了。

    “我,我是葉揚!”

    葉揚終于在這一刻,找回了自己的回憶。

    ……

    秋日的陽光很溫暖,灑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一位身材婀娜的女性打開窗簾,讓陽光充足的照射在床上。葉揚突然睜開了眼睛坐起來,看著周圍的陌生環境,眼里沒有了殺氣,沒有了血色。

    只有單純,如孩童般單純的眼睛。

    女子看著葉揚微微一笑,眼里閃著淚花。手里的鮮花掉在了地上。

    女子突然沖到葉揚的身邊,抱著葉揚嗚嗚的哭著。門外,走進來一男一女,看到這個場景,也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

    “葉哥!你終于醒了!”秦小刀激動的摟著葉揚的雙肩。而抱著葉揚哭的寒倩,在這一刻終于爆發。

    “寒……寒倩。秦小刀。”葉揚露出了一個孩童般的微笑,彷佛在自言自語。

    葉揚看著自己身上插滿的醫療器械,并沒有疑惑,而是不斷傻笑著看著自己最親近的幾個人。

    右手還有一些疼。手掌上面包扎了一圈,不斷滲著血。

    “我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啊。”

    秦小刀激動的說道:“對啊,你昏迷了半年多了,當然會做夢了!”

    葉揚轉頭看向樓下,來了好幾輛車,而里面的人,長得好像我夢里的那些人啊……

    (全書完)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