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護花妙手 > 第711章 返璞歸真(大結局)
    呼!

    狂風呼嘯,云卷長空,無頭戰神懸停在空中的神軀緩緩落下,包裹住昆侖鏡的白煙好似一條靈動長蛇從他肚臍鉆入,昆侖鏡不及墜落便被挽盾巨掌一把捉住擎起。

    白煙盡皆沒入神軀肚臍,昆侖鏡上方的光門好似一張饑餓的大嘴在等待食物送上,無頭戰神舉起手中巨斧。

    一個雄渾有力的聲音仿若悶雷滾落。

    “葉兄弟,你我相識一場,今夜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吾已將三成神力注入昆侖鏡中,有朝一日你若能納做己用必成為當世第一強者。”

    葉飛撇撇嘴,抬頭面向空中大聲說道:“老開,你應該知道我不想做什么第一強者,人一輩子求的東西不多,老婆孩子熱炕頭,這才是人過的日子,擁有了強大的力量最終連人都做不成有什么意思?”

    天空中的戰神刑天握住巨斧的大手晃動了幾下,發出一陣大笑,笑聲響徹長空,久久回蕩不休。

    “好兄弟,人各有志,強求無益,吾留下的神力足夠開啟三次昆侖鏡,若有那么一天你遇到難處,只需開啟昆侖鏡朝門中喚幾聲老開,吾縱使在萬里之外必會趕來相助。”

    葉飛偏頭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擺手說道:“要走就走,磨磨嘰嘰做什么?到時候我結婚生孩子會叫你回來喝酒吃肉,問題是你有嘴么?”

    戰神刑天小山似的身軀劇烈一晃,險些從空中到頸栽下,他的神軀沒有頭,喝酒吃肉真有難度。

    “嘿嘿,跟你斗嘴神都要毀,吾還是尋西王母那婆娘打架去,珍重!”

    話音剛落,戰神刑天展掌將昆侖鏡輕輕一拋,神軀拔空而起,瞬息間投入光門,就在他進入門中的剎那,光門如水波般漾動不休,轉眼間消失不見。

    葉飛展掌將劃空落下的昆侖鏡接入掌中,略掃一眼縱身朝莽莽群山間飛掠而去。

    明月當空,繁星璀璨,望月山再次恢復了平靜。

    兩月后,首都大學斜對面新開了一家“慈父大酒店”,裝潢豪華,菜式精美,開業第一天店門口掛出了一片很特別的牌子,上面寫著兩行大紅字:乖女兒,老爹是你最可靠的飯票,首大學子登門,憑學生證一律半價。

    一位土豪老爹,為了讓上大學的女兒能吃上美味飯菜斥巨資在學校對面開了一家豪華大酒店,用超低實惠的價格硬生生擠垮了校門外所有快餐店,一時間成了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有錢就是任性,這種任性一直持續了四年。

    慈父大酒店開張后不久,首都大學多了兩名美女教師,一個叫夏虹,一個叫龍楚楚,據說這兩名美女教師對一位陽光帥氣的入校新生青眼有加,經常看到兩人跟這位新生出雙入對,引來校園角落里無數羨慕嫉妒恨的眼神兒。

    首都大學一對學神兄妹聲名鵲起,這對異姓兄妹好似飆風般席卷校內文理科各大成績榜單,牢牢占據榜首整整四年,學神兄妹在國內外各大學術競賽中獲獎無數,一時間風頭無兩,讓各大名校領導們扼腕嘆息,當初要是拿出足夠的誠意將這對學神兄妹收入囊中,這份輝煌何至于旁落?

    兩年過去,華夏軍方多了一位超級軍神,這位傳說中人物以壓倒性力量輕松拿下兩屆全球軍事大比武冠軍,傳說他可以悄無聲息的在米國總統三明治上簽名,與華夏國素有領土爭議的五大聯盟國首腦一覺醒來臉上多了兩行龍飛鳳舞的墨筆小字,犯我華夏天威者,雖遠必誅……這種例子不勝枚舉,全都是出自這位軍神的手筆。

    這位超級軍神很神秘,在公開場合露面時帶著一個烏金面具,肩膀上掛著亮閃閃的將星,除去幾位軍方大佬外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他作為一種遠勝核武的威懾力量身份必須絕對保密。好男兒為國效力,持吳鉤威震八方。

    學神,軍神,沒有人把他們身份重合,但有人知道,他們原本就是一人,傳說延續了整整四個年頭,隨著學神畢業,一切好像畫上了休止符。

    海風兒輕吹,濤聲依舊,一只好像鐵嘴麻雀似的鳥兒在刺穿身體的荊棘梢頭朝天空張開了尖尖小嘴,它仿佛在放聲歌唱,用最后的生命唱響世間最美的歌……這是一座酒吧門前生鐵雕塑,酒吧的名字就叫荊棘鳥。

    荊棘鳥酒吧生意并不算紅火,但它的存在代表著一種品味,這里有最特別的美酒,能讓人留戀難忘,這里有兩位風情萬種的女老板,她們是最亮麗的風景。

    盧易佳穿一身運動服站在海邊,目光放虛望著海盡頭冉冉升起的朝陽,心中憶起那個充滿血腥味的特別夜晚,當時已成為世界第一的殺手組織“暗影修羅”一夜之間土崩瓦解,只因為首領一時利益熏心接了一樁暗殺華夏軍方高級將領的高級任務。

    月黑風高,一個戴烏金面具的男人仗劍殺入“暗影修羅”總部,組織中所有頂尖殺手在那柄勾魂奪魄的黑劍下有如脆弱的麥草,收割起來不費吹灰之力,他是真正的索命修羅,每一道燦閃的劍光劃過便留下一具或幾具尸體,僅用了不到一刻鐘工夫,暗影修羅百名頂尖殺手全成了沒有生命的尸體,連首領也不例外,一劍斷首,血柱沖天,為他的愚蠢決定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暗影修羅總部所有殺手被屠戮一空,僅留下面如死灰的盧易佳一人,她看到面具男緩緩收起那柄滴血黑劍,轉身快步離開,一個低沉的男聲在耳畔悠悠回響。

    “從今天起,你自由了,比起做殺手,其實我覺得你更適合做房東!”

    直到如今盧易佳也想不明白男人話中的意思,但有一點是沒錯的,她自由了,腥風血雨的生活漸漸淡去,真正做回了自己。

    “想什么呢?鞋都濕了。”

    林詩曼快步跑到她身旁,笑瞇瞇的指了指她被海水沁濕的運動鞋。

    盧易佳如夢初醒般回過神來,訕訕一笑說道:“沒什么,我在看日出,回吧!”

    兩人并肩小跑來到荊棘鳥酒吧門前,卻發現門對面多了一個燒烤攤,炭火早已燃起,烤串兒在火苗炙烤下吱吱冒著油珠,一位陽光帥氣的年輕人動作熟稔的翻動著烤串兒,散發出陣陣濃郁的香味,年輕人穿著一套嶄新的軍裝,肩膀上兩顆金星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全文完)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